第九十九章 为夫自豪

两名战士跑向他们的车前立正敬礼,然后跟着他们的车子跑。 www.daocaorenshuwu.com

“军长,这位就是嫂子吧,嫂子好!”一个皮肤黝黑的军士笑嘻嘻的看着季婉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好,你们也可以叫我季婉。”季婉向跟车跑的两个军士招手笑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怎么行,必须叫嫂子,嫂子,您可来了,您都不知道,我们军长见天的念叨着您,说您是天下最好的女人。”另一个军士笑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贫,一边去。”敖龙说着,一个急转弯把车子停在了军办大楼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敖龙带季婉下了车,两个军士上前身姿挺拔的敬了军礼,笑说:“嫂子好,正式向您介绍一下,我叫吴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嫂子好,我叫李强,我们是军长的勤务兵,嫂子您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们,我们一定给您办的妥妥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吴越,李强,你们好。”季婉伸出手要与他们握手,见两人怯然看向从车后的敖龙,小声对季婉说:“嫂子,不是我们不和您握手,实在是我们军长占有欲太强,您懂的哈……” www.daocaorenshuwu.com

“还杵哪干嘛呢,赶紧把行李送到我的住处去。”敖龙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吴越李强应声,对季婉说:“嫂子,我带您去军属大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敖龙说:“不用你们,你们只管把行李送去吧。” daocaorenshuwu.com

“军长,您马上要参加授勋仪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知道,我要我的妻子见证我的荣耀。”敖龙笑说,傲然看向季婉牵着她的手走进了军办大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来到敖龙的办公室,办公室很大却是一目了然的简朴肃然,尽显军人肃穆威仪与果敢的气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龙给季婉倒了杯水,就去处理公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给敖龙送文件的女兵长得眉清目秀,她与军营中男人一样的短寸头,到是没有任何的突兀感,到更显她的俊秀帅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昨天他明明听敖龙说,他的特种军营里只收过莫芷一个女兵,从莫芷出事后他再没要过女兵。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么这个女兵为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兵看了几眼坐在沙发上的季婉,季婉与其对视上温婉一笑,莫名的感觉这女兵平淡漠然的目光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阴鸷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旋即自嘲一笑,她真是越来越像占有欲极强的敖龙了。这是要把所有出现在敖龙身边的女人当成假想敌吗? 稻草人书屋

敖龙在忙碌,季婉便从手包中拿出昨天姜医生拿给她的疗养院战友的病历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与病历一起的还有一本账簿,上面除了记载着疗养院的一切支出,其中有一部分,是以疗养院名义捐给一些军属的款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账目上标记的很清楚,敖龙曾捐赠过不少因战身亡的战友家属,另还一直资助十几个战友子女上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直以来,季婉心中的敖龙是高傲不可一世的冷血军阀,他的柔情与温暖只在她与她的亲人面前呈现过。面对他不喜欢的人,就连他自己的亲人,他都可做到六亲不认的冷血,更不用说外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这个疗养院季婉看到了不同的敖龙,似乎从走进这个军营,他虽然面上严肃冷厉,他凌厉的眸子里隐匿着不易察觉的柔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疗养院是个无底洞,敖龙或敖家再有钱也是个很大的负担,季婉决定把疗养院归属到军荣基金会,有选择性的把一些人的事例传到网络上去,请求大家的帮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些可爱的人为国流血,人们应该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这样也可温暖他们那颗赤诚之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对敖氏财团,她还是不想接手,一是,她真的做不到卓璇商政两界的如鱼得水运筹帷幄。再者,爷爷宣布她成为下一任族母时,长辈们虽然震惊但没有表现出那么的抵触,但当说她将接下财团时,叔叔姑姑们立刻跳出来反对,这才是真正踩到了他们的利益上。如果她真接下财团,光是这些叔叔姑姑她就应接不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酒店工作经验告诉她,与顾客打交到时,她会先摸准客人最在意的是什么。她可以任性与顾客人沟通交流,但前提是万万不能踩到他的底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于敖家人就是如此,她可以是高高在上的族母,却不能是挡着他们发财的上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想专心做基金会,没有心思与那些老狐狸斗心眼。所以,她觉得,她不能接下财团总裁一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相比于实干家,季婉更精通于管理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让你看看你老公威风八面的样子。”敖龙拉起正思考的季婉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问:“你不是说,你的军营中再没女人了吗?那刚才给你送文件的是谁?”

稻草人书屋

“哦,她是女人吗?你不说我还真忘了这一点。”敖龙凝眉思忖下了,灿然一笑说:“老婆,我越来越喜欢看你吃醋的样子了,我要是多找几个秘书来,你是不是会有紧迫感,然后对我更好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你最好别拿风流债来挑衅我,我会直接废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