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搅屎棍

“你不必担心,白翎敢阴我们,可对非常机敏睿智的军长她的手段可是不够看,她也就是使些猥琐的小手段而已,她很清楚,即便她得手与军长发生关系,军长不但不会对她负责,对于敢陷害他的人,军长必会让她死的很惨。”莫芷给季婉吃定心丸。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愿如此吧。”季婉忧苦的说。

daocaorenshuwu.com

莫芷看了看季婉紧握着的手机,说:“依我说,你就彻底给军长玩失踪,让他着急一下,让他知道你的坚决,调走白翎的事很快就能解决。”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觉得,他会是重色轻友的人吗?”季婉苦涩笑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是以前,他绝对不会是,但从军长几次与我说起你,我觉得他现在是。”莫芷点头肯定的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我,真关机了?”季婉举着手机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关吧,不仅关机,把星墅的电话线也给拔了。让他着急去吧,呵呵。”莫芷笑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好,听你的。”季婉将手机关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有了莫芷的开解心情舒畅了很多,季婉与莫芷走回楼里把电话线也拔掉,两人相视而笑走回房间休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敖龙走进军属大院,静寂的夜幕下没有看到那盏等着他归家的桔色灯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婉儿还在生他的气,如果他告诉她,他今天把白翎临时调走了,她会不会不生气了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婉儿从不会这么任性,可这次真是让他有些头疼。

daocaorenshuwu.com

来到家门前,怕她已经睡了没敢按门铃,用钥匙开门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开了灯,家里冷冷清清的,似乎,她没在家。 www.daocaorenshuwu.com

敖龙走去卧室,月光映射在平整的床上,他烦躁的吁气,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 daocaorenshuwu.com

拿着烟,却又扔在茶几上,看着空荡荡的家,孤寂的冷让他的心绪更为烦乱。 daocaorenshuwu.com

他都想不起来没有她的时候,自己是怎么一个人孤伶伶住在这个家中的。 稻草人书屋

没了她的家,整个世界都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吧,他妥协了,他会把白翎永远的调离。 稻草人书屋

为了她,他就做回重色轻友的损友。

daocaorenshuwu.com

打出电话,对方却是关机状态,他凝紧剑眉想了想,又把电话打去星墅,电话中一直呈现忙音,他气得把手机扔在沙发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平复了一会儿,他无奈的叹息,又拿回电话打给星墅的佣人,知道季婉今天带莫芷小轩回了星墅,现在她们都已经休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得知季婉安然在家,他放心些。可想到漫漫长夜要自己一个人度过,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孤独可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又打出电话:“喂,皇朝,陪我喝酒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朝是宛城最高逼格的酒吧,能来这里的皆是皇戚贵胄级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龙推门而入,令人身心愉悦的轻音乐萦绕于耳畔。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里纯英式皇庭的装修,三三两两友人聚一圆桌闲情雅致的笑谈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龙傲然环视酒吧,看到向他招手的敖晟,他走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晟轻慢的睨了他一眼说:“某人不是一直春风得意的吗,怎么了,惹弟妹生气被赶出家门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敖龙瞪了敖晟一眼,坐下来拿起桌上的红酒,仰头对瓶吹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呵,借酒消愁愁更愁。”敖晟惬意的举着红酒杯,优雅的轻摇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waiter!再来一瓶。”敖龙干掉了一瓶红酒招呼服务生。

稻草人书屋

服务生立刻送来一瓶红酒启开,还不等放在桌上被敖龙抢去,又要对瓶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晟及时伸手拦下把红酒夺过来,摆手让服务生离开,他为自己的酒杯倒了酒,又倒了一杯递到敖龙,敖龙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又给自己斟满再次喝下,再满……

www.daocaorenshuwu.com

敖晟恣意笑看喝闷酒的弟弟,说:“做为哥哥,看着弟弟这么难过,我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知道你还记得寒山的仇,切,干自己老婆还要借酒盖脸,怂货。”敖龙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敖晟想起与南宫嫣的第一晚,他的嘴角弯起一丝弧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龙瞪着窃喜的敖晟,说:“你这憋了快四十年的老处男,要不是我激你,你能享受到鱼水之欢的美妙吗?还来呛我,没良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弟妹是个知书达理的人,你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惹她生气了。”敖晟边说,边优雅的品着红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知书达理,这一次,她可真是胡搅蛮缠任性到家了,我惹她,我哪里敢惹她,你说她,豪无理由的看白翎不顺眼,非要我把白翎给调走。白翎那是我们六强龙中最小的哥们好兄弟,你说我怎么开这个口把她调走,这以后兄弟还做不做了,不讲道义啊。”敖龙气闷的发着牢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不愧是我敖家的族母,眼力真毒。就你这个二货看不出白翎对你的心思。”敖晟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说什么,白翎对我……什么心思?”敖龙懵然的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白翎她从没把你当成哥们看,她呆在你身边十五年,象一个小妻子一样照顾着你的生活起居,所有人都看得出白翎对你的情意,就你……,也别说你看不出,你是根本没有在意过她的存在,之前你身边有方依依,方依依走后你受伤封闭自己的心,现在你又有了弟妹,白翎真够可怜的,把女人十五年的大好青春都耗废在没一丝在意过她的人身上。”敖晟摇头叹息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