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季婉走了

楚璟陆凯泽与两个兵士把监控仪器搬来,白翎再无可辩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技术兵士们搜察的视频与资料中,是敖龙的与季婉在家中相处的视频,还有另几个是敖龙在浴室洗澡的视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龙看着自己洗澡的视频,他的脸黑沉之极,他很懊悔没有相信季婉说的话,他在听到大哥说白翎暗恋自己,他还在顾忌兄弟情谊,想着即便把白翎调走也要为她安排好一切,不让他这个小兄弟受委屈,可,在他看到那个摄像头时,他才明白季婉说的,白翎对自己的欲望足可使尽心机的去破坏他们的婚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璟指着白翎说:“白翎,我们都知道你喜欢二哥,可身为军官明知窥视军长属间谍行为,你怎么能……,我,说你什么好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个好兄弟都捶胸顿足的气白翎做的傻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敖龙看向瘫坐在地上哭泣的白翎,冷冷的说;“你的行为虽然不是叛国,可是,军法如天,你就等着军事法庭对你的裁决吧。”

daocaorenshuwu.com

“二哥,不要啊,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一直苦恋着二哥,我知道你绝不可能爱我,我就是想偷偷看着你,求你不要把我交于军事法庭,求你给我一次机会。”白翎爬跪在地上抓着敖龙的脚踝哭求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老二,要不你就对白翎网开一面……”

daocaorenshuwu.com

敖龙森森寒眸看向求情的唐俊驰,唐俊驰怯然的垂下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敖龙看向兄弟们说:“你们都是我的兄弟,应该知道我的原则,除却军中之事,我都可给予你们帮助与谅解,可现在,白翎给军中领导安置监控器,这是很严重的间谍罪,我不可能对她姑息养奸。还有就是,白翎……”他看向白翎,又道:“白翎,你去招募新兵前,婉儿说看到你在我的办公室里……,我当时没有相信,也没有相信婉儿说你心机深重想要破坏我们的婚姻,后来,我无意在房间中发现了摄像头,你知道我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吗?我想到季婉上次带队去援助遇到狙击杀手的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白翎使劲摇着头,惶然辩解,说:“二哥,我知犯了窥探军情的大错,你怎么处罚我都成。我爱你胜过一切,只要你幸福我宁愿一生默默守护着你,二哥,你不要把其它莫须有的罪名也扣在我的头上。”

daocaorenshuwu.com

“有没有你心知肚明。我只告诉你,婉儿是我此生钟爱之人,任何人存害她之心我必不轻饶,那件事你做得干净,我也不想费心去找证据。只窥探军情这一项罪足以让你在牢狱中反省自己的一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龙说着看向挺立在一旁的兵士,说:“先把她关禁闭室,听候军事法庭的裁决吧。” 稻草人书屋

满脸泪痕的白翎看着决绝的敖龙,她不再哭泣,推开上前的兵士擦去眼泪,站起整了整军装先一步走出房间。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太了解军纪严明的敖龙,再者他已然知晓她是害季婉的狙击手,他再不可能她视为兄弟,不管她如何祈求也换不回他一丝情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白翎被带走,几个兄弟看着一桌丰盛的庆功宴,摇头叹息,刚还闹热的兄弟聚会瞬间变得无比凄凉,更没想到相处十几年的最让他们疼爱的小兄弟白翎因爱而违犯军纪,而敖龙的话里有话,白翎应该还做了无法让敖龙原谅的事。 稻草人书屋

他们说不出应该怜悯白翎还是惋惜她毁掉了自己光荣的一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龙拿出电话拔打给季婉,对方处在关机状态,他知季婉定是在伤心他宴请白翎一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发出一个信息:老婆,白翎将会被军事法庭裁决,没有第一时间相信你,是我错了,原谅我好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竖日中午,敖龙兴冲冲捧着一大束黄玫瑰来到威龙基金会。

daocaorenshuwu.com

莫芷看着敖龙,摇头说:“军长,你怎么半天晌午了才来啊,你来晚了,季婉已经走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敖龙愕然,心下一紧,说:“她去了哪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昨天晚上临时定的,她顶替秋水带队去蒙古援助,今天一大早5点就出发了。”莫芷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敖龙烦躁的挠了挠头,旋即打电话给影子,说:“影子,你与季婉在一起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没有,族母让我追查一些事,这一次她出行没让我去,她带了四名猛龙军卫走的。”影子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把那几个军卫的电话给我。”敖龙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影子很快把电话给了敖龙,敖龙一一拔打却都没接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情况,怎么都关机。”敖龙凝眉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秋水说,内蒙地势与气候都非常的不好,应该是遇到糟糕的天气了吧。”莫芷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敖龙垂头不语,想到昨晚季婉定是非常伤心与对他的失望才临时做了决定要走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她难过,他的心一抽抽的疼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季婉这两天情绪非常低落,你不应该不相信季婉。”莫芷叹声说。 稻草人书屋

“白翎已经被移交军事法庭了。”敖龙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