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过大年

“别哭,快别哭,你说谁回来了,出了什么事?和我说说,我帮你想办法……”季婉劝说着哭得伤心的南宫嫣,而南宫嫣情绪失控哭得越发的伤心,说的话更是哽咽的不成句。

www.daocaorenshuwu.com

南宫嫣口中的她,让季婉想到去电视台做节目时,金瑶曾说敖晟上大学时的女朋友,后来因进入娱乐圈被卓璇棒打鸳鸯,那么,南宫嫣口中说的她回来了,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女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耐心的安慰南宫嫣好一阵,见她悲伤的心绪稍稍平复了些许,她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站在你这一边,不光有我,还有敖龙,我相信爷爷也会支持你的,不管怎样你与大哥还是合法夫妻,若他敢在婚内与那女人有什么关系,我做为族母定不饶他。”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南宫嫣突然抬起头,说:“你知道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曾听别人说起过大哥在大学时有个女朋友,我想说的应该是她,但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女人回来又能怎样,你是发现大哥他们有什么……”季婉凝眉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宫嫣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说:“没有,他们没怎样,就是,就是那个女人约敖晟去吃过一回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怎么知道的,你不会是跟踪大哥吧?”季婉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我哪敢跟踪他啊。是我大哥看到晟和那个女人吃饭,拍了照片给我看的。”南宫嫣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翻了翻白眼,说:“你这大哥是怕你不伤心还是怕事不大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大哥他是不想看我总委屈自己,想让我看清楚事实,想我离开晟重新生活。”南宫嫣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叹息一声,对于南宫嫣如此卑微的爱着敖晟,她一外人看着也是一肚子气的,更何况身为南宫嫣的亲大哥,心疼妹妹为妹妹不值,她到是可以理解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吃了一顿饭而已,又没怎样,再说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年少时的那点冲动与浅浅的情意早就淡了,你别想那么多折磨自己。”季婉说。

稻草人书屋

“不,不是的,当年他很爱那个女人的,更关键的是,他不爱我。”南宫嫣说着又嘤嘤的哭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扶着南宫嫣的肩膀,让她正视自己,说:“南宫嫣,你当初勇敢的选择半年之期,不是已经做好准备有一天会与敖晟离婚的吗?我看现在的你似乎更放不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我从没有放开过,选择半年之期就是抱着最后的希望,想在与他相处的半年之中,让他看到我对他的爱,更想用我的爱感动他,如果他一直不能爱上你,我也认命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可是,与晟在一起这几个月,我更舍不得了,我,我不能没有他,我觉得,我要是离开了,我会死掉的……,我,我真的好难受啊。” 稻草人书屋

“那好,我这就带你去问敖晟,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他依然不爱你,如果他还抱着一定要离婚的想法,那你们现在就做个了断。”季婉说着就要起身。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南宫嫣拉住季婉,说:“不要,你别去,我知道现在多和他呆一天都是我奢求来的,如果要分开,如果梦终要醒来,那就让它晚一点来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季婉看着伤心欲绝的南宫嫣真不知如何帮助她,一直无法理解张爱铃那句——见了他,我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我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现在的南宫嫣让她明白了些许,只是这种卑微的爱真的能换回好的结果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抱住南宫嫣,说:“别哭了,我相信大哥的人品,他不会与那个女人有事的。不管你与大哥未来怎样,我希望你能勇敢面对。走,我陪你去花园走走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扶着南宫嫣穿过厨房向后花园而去,一道身影从屏风后闪现,敖晟冷峻的眸子带着一丝罕见的伤情看着走远的身影,剑眉紧蹙沉思了片刻,默然低下头转身走回客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年的新年就连大姑奶在美国的儿孙们都回来了,是敖家全族好久没有的大团圆,平日总是肃冷威严的敖啸天脸上一直盈着慈爱的笑容,被曾孙辈围绕着要红包,他来者不拒的派利士,看着满堂子孙的欢喜笑闹他无比欣慰,这便是他一直渴望看到的天伦之乐,绕膝之欢,家合万事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回到主楼客厅里,走到季母身边坐下来,季母正在给孩子们讲故事,季婉看着表情生动的母亲,让她想到小时候在孤儿院时,孤儿们最喜欢缠着母亲讲故事,而讲故事的母亲似自带发光体一般的神圣而高大,是孩子们心中最伟大的母亲形象。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阵夸张的笑声引季婉看向正与公公说话的姐夫陈志强,姐姐季姝微低着头唯唯诺诺的坐在一边。耳边是陈志强不懂装懂的高谈阔论,季婉真觉有这种的亲戚而丢脸,更愧然于公公的好耐性能受得了陈志强这种庸俗之极的人,她厌烦的凝眉想起身把陈志强从公公身边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