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拍卖会

卓璇看着满桌珍肴美味皱着精致的柳眉,美丽的凤眸里盈满怒气。 daocaorenshuwu.com

敖擎宇走进餐厅看到坐在桌前生闷气的妻子,温和笑说:“这是怎么了,我好不容易回来你就冷脸对我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卓璇起身走向丈夫,亲昵的挽着他,带着撒娇的语气,说:“知道你能回来我开心的不得了,特意做了一桌子的菜,可是,我刚给几个孩子打电话都说不回来,我心里好气哦,这几个不孝子,大过节的都不回来明明就是不想理我这个母亲,我真是养了一群白眼狼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擎宇与卓璇坐下来,他和煦笑说:“孩子们都大了,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与世界,别再用小时的方式管束他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哪有管束他们,你说说这老大为了讨好老婆干脆搬到媳妇娘家去住了,这不是给人家当孝子闲孙去了吗?谨儿在三个孩子中算是最听话的,现在对我也是爱理不理的。阿龙就更不用说了,尽和他那个平民妻一个鼻孔出气,今天他们都跑去寒山农庄去玩了,连问都没问我一声,我真是好伤心啊。”卓璇说着偎进丈夫的怀里,她感觉到孩子们的背弃与冷落,很是伤心的落泪。 www.daocaorenshuwu.com

敖擎宇轻抚着她的发丝,温柔笑说:“你啊,是时候要自我反省一下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老大去媳妇娘家是为什么,那不是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追回妻子和你的大孙子吗?如果你当年没有逼迫老大娶小嫣就不会发生这些让你不开心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谨儿,听说季家的小睿与小柔是谨儿当年丢失的孩子,当年两个孩子的情况很糟糕,季母能把这两个孩子抚养长大,我都可想象到她为之付出多少艰辛,她把孩子教育得如此优秀,她可说是我们敖家的恩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而你,还要再做DNA鉴定,说什么要亲眼所见才相信,你还不如直接说不承认这两个孩子,你这么做真是让人寒心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更不用说从小就叛逆不服你管束的阿龙,你对他心爱的女人不好,还曾经加害过季婉。他虽然不能把你这位母亲怎样,可他心里会很不舒服,会怨责你。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就象当年,我娶了你,虽然是我们有错在先,可我看到父亲不承认你,对你不好,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也会有一些怨气,我都如此,桀骜的阿龙可想而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孩子不想面对你,那你就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错,别总把过错归结在别人的身上,如不然,你将会真正的失去孩子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卓璇推开敖擎宇,瞪着他说:“现在连你也来指责我了,我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孩子们好,为这个家好吗?要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季婉搞出来的,这个贱丫头,我看着她就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卓璇,你再如此冥顽不灵,更得不到孩子们的尊重,这个家会因你而分崩离析的,你是不是想,连我也无法与你沟通了。”敖擎宇忿然的说。

daocaorenshuwu.com

卓璇见丈夫真的生气了,立软下声调,说:“好嘛,我听你的,我会自我反省的,你别生气啊,我刚刚是觉得你好久没回家来,一回来就说我,我心里委屈着呢,你以前可不会这么说我的。” daocaorenshuwu.com

敖擎宇闻言长长吁出一口气说:“对不起,我刚有点急躁了,最近工作上诸多事都不太顺心,对你说话语气重了些,以后不会了。”他拥着卓璇,说:“璇,你身为长辈一言一行都要让孩子们信服才好,做事说话都要存着善意,别把所有人都视做你的敌人,特别是季婉,她是你的儿媳,我们是一家人。原来我家看似一团和气的表现下,家人的心是散的。季婉的到来让我们敖家有了凝聚力。这是你做敖家媳妇几十年不曾有的气度,你要好好向季婉学学。”

稻草人书屋

“哦,知道了。”卓璇虚心的应承着,漂亮的凤眸里却泛起恨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与敖擎宇结婚到今已经快四十年了,丈夫对她宠爱有加,不曾这样严厉的说过她,她心中暗忖:季婉,你这个贱民,你让我成为敖家人的众矢之的,我绝不会让你好过。

www.daocaorenshuwu.com

半月后,季婉与莫芷小志来到拍卖会上,今天是Noble捐赠给威龙基金会的那瓶1878年份拉菲红酒拍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对台上所拍的昂贵的古董没有兴趣,低头与莫芷窃窃私语着。

www.daocaorenshuwu.com

“姐姐,有一阵子不见,可还好?”noble坐在季婉的身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今天不似那天穿得随性狂狷,一身得体的银色西装显出他的矜贵高雅的绅士风度,红润的薄唇弯起好看的笑弧,清澈灵眸泛着迷人的光晕看着季婉。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也来了,不会是后悔把这瓶酒捐出来,想再买回去吧。”季婉笑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瓶红酒而已,再者我做过的事从不会后悔。我就是想有阵子没见到姐姐了,说实话有些想念,可要是频繁的约您恐姐夫会不高兴,我便来这里看看你。”Noble笑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想多了,做为朋友偶尔出来喝喝茶,也未尝不可。”季婉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