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敖龙带情人去公干

回家路上,敖龙开着车不时看向若有所思的季婉,说:“本想拍了送给你的,你却偏拦着我不让我拍,现在是不是后悔了?”

daocaorenshuwu.com

季婉回眸一笑,说:“知道你宠我,可我真不想你拍下那瓶红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你失落的表情还说不想要,没关系,我立刻让人去找刚拍下红酒的人,让他把红酒再卖给我们就好了。”敖龙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用了,君子不夺他人所爱。我虽很想拥有那瓶红酒,但它真是与我无缘。”季婉凑近敖龙亲了下他的脸颊,笑说:“谢谢老公,奖励你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敖龙邪魅一笑,说:“就一个吻吗?太没诚意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季婉娇嗔的轻打他,说:“有没有诚意你总有借口折磨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哎,怎么叫我折磨你,难道你不舒服吗?是哪个抱着我要个没完的,亏我有超强悍的体力,才能喂得饱你这只小馋猫。”敖龙坏坏笑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娇羞的给他白眼,说:“讨厌,被你说的我好放荡。” daocaorenshuwu.com

敖龙伸手捞过季婉,在她唇上狠狠一吻,满眼情动的说:“喜欢极了你在我身下放荡娇媚的样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季婉羞得满脸通红,推开他说:“好好开车。”

daocaorenshuwu.com

敖龙开心的笑着,右手紧握着季婉的左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起那个拍下红酒的人,竟然叫厉煊。”季婉面有疑惑的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听你这口气,好象对厉煊这个名字有特别的情愫?”敖龙把她的手拉到唇边吻了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还真是,我小时的一个玩伴就叫厉煊,在他十二岁时被一个香港人领养了。”季婉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听名字应该是个男孩了,怎么,是你的两小无猜吗?”敖龙挑眉笑看季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许你有青梅竹马,就不许我有两小无猜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厉煊他比我大五岁,对我特别的好,是孤儿院的孩子王。他非常懂事,很小就知道帮妈妈做事,还组织孩子们一起帮妈妈劳作,他的所为对我后来能支撑起家庭的责任起着很大的影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唱歌非常好听,他常坐在小山丘上给我们唱歌听。”季婉美眸微眯,呈弯弯的笑孤,回忆着儿时无忧无虑的快乐。 www.daocaorenshuwu.com

“别告诉我,他是你过家家时的新郎?”敖龙酸酸的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呵呵,你怎么知道。”季婉笑弯了眉眼说。

稻草人书屋

敖龙没好气的瞪她一眼说:“幼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儿时谁不幼稚,你就没有玩过过家家吗?那你的新娘一定是方依依对不对。”季婉摇着他的胳膊追问。

稻草人书屋

敖龙瞟了眼季婉,说:“小时大院里玩闹在一起的都是一群臭小子,就知道舞枪弄棍的,谁玩那么娘的游戏啊。依依出现时我都已经上小学了,早过了玩家家的年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听着他的话,很仔细的观察着他的表情。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很欣慰。

稻草人书屋

原因是,之前偶有提到方依依时,他总会深深皱起眉头或是眸间化解不开的愁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现在提到方依依他很坦然,这证明他的心中已经放下了方依依吧? daocaorenshuwu.com

“都消失了二十几年的人还记得那么清楚,真是的……”敖龙吃味的对季婉翻着白眼,又道:“以后,除我之外,再不可以有人让你表现出那么欣喜迷恋的表情,小心我打你屁股。” www.daocaorenshuwu.com

“喂,你讲点道理好不好,那时我才几岁哪里说得上迷恋,你当是你呢,上小学时就和青梅竹马恋上了。”季婉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好,打住,这个话题就此打住,过往的人都再与我们没关系了,让他们影响我们的心情不值得,以后谁都不要提。”敖龙说。 稻草人书屋

不值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来,方依依真的不再是你心中不可碰触的伤痛,你终于放下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季婉盈盈笑看敖龙完美的侧面,说:“老公,我的眼中只有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婆,这世间我只在乎你。”敖龙回以灿烂的笑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月后,联合国维和会议在英国伦敦举行,国防部长受邀出度会议,部长特意点名敖龙陪行。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季婉送走了敖龙,为解相思之苦,她都会把敖龙不在家的时间里安排满满的工作,过于繁忙的工作可以日子过的快些,也不至于相思成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Noble主动申请参与了几次基金会对贫困山区的援助,季婉发现他的野外求生技能很熟练,noble的解释是他很喜欢刺激冒险的运动,曾与朋友多次去丛林探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龙让她小心noble,相处下来他身上确有一些不同于平常人的举动,有点像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特种军人,季婉对他的戒备很重。

www.daocaorenshuwu.com

有一天,他顶着烈日给山区的人发放物资,虽然他穿着高质的防护服,可偶尔露出来的一双手和脸颊,还是被强烈的阳光晒伤了,但他依然坚持着把工作做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回到宛城,季婉立刻安排他住院治疗,并细心照顾了他一周,noble很开心,说季婉让他感受到了许久没有过的亲情温暖,对季婉言听计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