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大义之举

老汉想要追上去,被noble拉住,说:“老伯,还是你们先自己协商好再来找我们吧。我劝你让儿媳一起签字,快点得到钱了事。你想想,那个得心脏病孩子的病情很危急,可是等不起你们的,别到时搞得鸡飞蛋打,得不偿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老汉看着noble也离开,无助的哭丧着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与张红军看过病情危急中的男孩,这么小的孩子,如此鲜活的生命很快就要被病魔终结,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一个帐篷里,需要治疗的病人都离开了,医护便走进里间的手术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医护看着奄奄一息的阑尾病人,一脸愁容的说:“你说外面的家属真是太绝情了,这会没一人来陪伴着他,送他人生最后一程,都在外面争着那笔卖儿子心脏的钱,唉,亲情在金钱面前也如此的轻薄,真是世态炎凉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争也是白争,这人虽然不行了,但他的求生欲望很强,恐怕那男孩会死在他前面。”另一个医护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以用安乐死啊,反正他已无希望活下来,给他用安乐死,然后可救活一个生命或许更多,那不是很有意义?”noble走进来说。 daocaorenshuwu.com

“这可不行,noble可不要再说这样的话,要季会长知道了会生气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Noble的话让医护们都变了脸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怎么就不知道变通呢,只要结果利大于弊就好了,何必在意过程怎样。”noble说着慢慢走向病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医护感觉到noble的表情好冷漠,冷得让人心颤,走到他面前,讪然的说:“noble,你可别做傻事,更别动安乐死的脑筋,季会长真的会责怪你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好了,你们别紧张,我只是随意说说而已。”noble淡淡一笑说,似寒潭的眸子盯着病患看了看,转身走出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医护抚着狂跳的心脏,说:“你有没有发现,有时noble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稻草人书屋

“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唉,也不知隔壁那个先心男孩怎么样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边没什么动静应该没事,唉,祝那孩子好运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躺要病床上的病患手指微微动了动,随之发出一丝极为微弱的声音:“医生,医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位医护同时抬起头对望,看到对方与自己一样的动作,确定自己刚刚真的听到了什么,她们一起望向房间内另一人,病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就见病患的手在不停的颤抖,嘴巴一张一合的发出很轻的声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天啊,他醒了,快,快去叫张医生。”一个医务惊讶的对另一人说,随之她冲向病床前,轻声对病患说:“你醒了,你能听到我说话吧,要是能听到你就动动手指。”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的话落,病患的手指动了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等下,我给你点些水。”医护惊喜的说着,用棉签沾着水一点点滋润着病患有些干裂的嘴唇。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医生,医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许是水滋润了喉咙,病患的声音大了些,但是依然虚弱沙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别急,医生马上就过来。”医护安慰着病患说,她以为病患定是要求医生救救他,她悲伤的叹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叹息他的生命已走到终点,他们已无能为力。也叹息病患的醒来足可说明他的求生意识真的很强,那么,隔壁的先天男孩真就没希望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同样的生命,没了那一个做为医者,她都很难过。如果能救回一个,她们会非常的高兴。 稻草人书屋

“怎么样?”张红军与季婉等人急急走进来,张红军用听诊器给病患听诊,听着医护说刚检查的情况。 www.daocaorenshuwu.com

随着时间的流逝,病患的精神状态变得越来越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红军收起听诊器,神情淡然的笑对病患说:“生命体征有回升,你的求生意识很强,你很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等人听到张红军的话,心中说不出的复杂与凄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趁张红军挪走器械时,季婉凑近他,小声问:“他这是活过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是,这很有可能是回光返照。”张红军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回光返照,那么将会有奇迹发生了?”季婉想到张红军说,除非有奇迹,出现回光返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可说不好。”张红军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医生……医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张红军转身走向病患,笑问:“怎么了,是不是很疼?”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病患无力的点头,唇角扯出一丝弧度,说:“真的太疼了,求您……,给我一针安乐死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说什么?”张红军及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病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太疼了,承受不了了,我想早点解脱,求,求,你们……还有,还,有,我,我要捐赠我的遗体,你,你们拿,我的心脏去救,救,救那个孩子吧。我,我不要钱,不要钱……”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几句几乎微不可听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的低下了头,有的医护偷偷抹着泪水,默默的啜泣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别说了,好好休息……”张红军也红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