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曾被包养过

季婉深深呼吸,压下心头的怨怒。

对于慕思思季婉没有做的更狠绝,终是看在慕家是威龙的大股东,现在还是多事之秋,现在所为就算是给慕思思一个告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官琛伸手握住季婉的手,低眸看着她手腕上那道伤痕,手指轻轻的摩挲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推开他的手,说:“你找我来干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官琛收敛伤感,仰靠在沙发里,指着旁边的女人说:“她曾经被卫铮包养过。” daocaorenshuwu.com

季婉看了看向她微笑的女人,说:“卫铮,卫金煜的儿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的,重新给你介绍一下吧,龙玥,从十七岁进入欢场,已经有十个年头了,是会所十年不变的头牌,是欢场的女王,这世间就没她拿不下的男人。”上官琛起身搭上季婉的肩膀,笑说:“龙玥对付男人的手段很绝的,我在想,你们家敖龙会不会受得住她的勾引,要不要哪天试一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么说,你已经是龙玥的裙下臣了?”季婉笑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官琛给季婉一记白眼,说:“说什么呢,我对你小狐狸可是忠心不二的,就是给我一天仙我也不为所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季婉冷笑,摇头说:“美人计?哼,身为女人的我,最不赞同以女人的牺牲来达成目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太保守了,再者成大事者,有不拘小节。”上官琛一脸不屑的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说我保守也对,不管成大事还是成小事,我都要有我的原则,美人计,我不同意。”季婉固执的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这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太子,让我说两句吧。”龙玥笑对上官琛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官琛冷着脸窝进沙发里,酷酷的向龙玥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玥笑看季婉,说:“季小姐,先谢谢你刚说的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进入欢场这么多年,我可以说看尽了白眼与鄙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刚说的话,让我感觉到了尊重,我很感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美人计,我是自愿的,也是我向太子提议的。八年前,卫铮还不到二十岁时,那时我也刚入欢场不久,他那时还是个小纨绔,他老子还没有进入中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卫铮点了我的台后几乎每天都来,后来,我就被他包养了。

稻草人书屋

他那时对我很着迷,他父亲气他不好好上学,说我这种女人脏配不上卫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哼,我那时虽然小,但现实的生活压力让我的心志过早的成熟,我不是爱做梦的女孩,更不奢望爱情,我只想着为家人多挣钱。对于豪门,我更有自知自明他们只能是我的金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卫铮那时很叛逆,他爸越不让他和我在一起,他就对我越好,越整天与我寸步不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来,卫金煜设计把我迷昏送到一个男人的床上,然后对他儿子说我给他带了绿帽,卫铮把我打个半死赶出他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我回会所的路上,我被卫金煜抓住再次送到那个男人的床上,从此我便被那男人囚禁了起来,那个男人是个变态,却是对卫金煜仕途有利的大金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后来,不知卫铮怎么知道是他父亲设计把我送到那男人的床,他们父子俩大吵一架,卫铮跑去那男人的家要把我带走,结果被发现,卫金煜把卫铮带走把他送去了国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而我,被那个变态的男人囚禁凌虐半年,差点死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小姐,我天生就是做皮肉生意的,似乎我的人生除了挣钱再没有别的意义。美人计,到是让我感觉到自己存在的意义,自己还是有用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恨那个变态男人,更恨卫金煜,我一直想报仇,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季小姐,这一交不是你们利用我,而是我要报仇,我要把卫金煜那个龟孙子拉下马来。” daocaorenshuwu.com

季婉闻言,沉默不语。 www.daocaorenshuwu.com

上官琛拍了拍季婉的手,说:“你曾说因人而异,对卫金煜这种卑鄙小人不用邪是不行的。行了,这事你就别管了,我会处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了,你要见卓璇的事得先等几天,现在她正接受审查,一般审讯都连番轰炸不让休息的,等她能挺过这一阵,我立刻给你安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就是担心审查,怕婆婆她从小娇生惯养的,听说心志坚强的人进去都会崩溃,婆婆恐怕受不住……”季婉担心的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官琛嗤笑,说:“这你就不了解卓璇了,她可是强悍的铁娘子,可没那么容易被击倒。人都说她心狠手辣,能让她发狠的皆是确及到敖家利益的事,审查虽苦,但她聪明得很,她就是死也不会说一句对敖家不利的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靠近季婉现一丝狡黠笑意,说:“我觉得你假意和我是一对,可以免去很多麻烦,然后,你也可以正大光明的去找敖家人,是不是挺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季婉站起身,睨了一眼上官琛,说:“看好卫家,少搞没用的心思。”说罢她站起向外走。 www.daocaorenshuwu.com

“唉,别走啊,我请你吃晚饭。”上官琛喊,季婉头都不回,应他“不吃”,消失在房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