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神转折

听到里间传来季柔欣喜的话语众人皆走进里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博,你感觉怎么样啊,可认得妈妈啊。”萧母急切的看着儿子说,儿子伤到了脑袋,她是真怕儿子失忆不记得她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这人,一个脑震荡而已,又不是植物人,怎么还不认得了,你看儿子好的很呢,你可别咒儿子。”萧政委笑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呸呸呸,你这乌鸦嘴才是在咒儿子呢,你快给我滚一边去。”萧母嗔怪的瞪着丈夫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萧博强压着全身的巨痛,抬手抚了抚混浆浆的头,声音有气无力的说:“爸,妈,你们这么打情骂俏的也不怕老将军笑话。老将军好。”他说着给敖啸天敬了个军礼。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萧博的心中,除了自己的父亲,就属敖啸天上将和敖龙军长是他此后最尊敬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孩子,说什么胡话呢,真真是脑子坏掉了。”萧母被儿子说的打情骂俏羞臊的满脸通红。 稻草人书屋

萧政委则立起虎目狠瞪儿子,以示警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小子还能说笑,那应该是没事了。”敖啸天笑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萧博,你别说话了,你现在是病人,别再逞强了。”季柔娇声说,澄澈的双眸里泛着水光。 daocaorenshuwu.com

萧博看着泪汪汪的季柔,知她在担心紧张着他,心中盈动着一丝欣喜,声音变得很轻很柔,生怕吓到她一般,说:“我没事,你别担心,刚才被那些坏人抓住吓坏了吧,都怪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自认自己足够强,可是当他被几个高壮的汉子打倒,看着他们把小柔抓走,他懊悔之极自己的弱小与自以为是,他不顾身上的伤痛追上去,他就是拼命也要保护季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他看到那些肮脏的男人大手抚摸着季柔的双腿,听到她害怕得颤抖的哭声,他心疼极了,他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不敢想象。但他坚信,不管季柔遭遇到什么,此生他都会好好的爱她,照顾她,再不让她受一丝委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还好,她没有事,不然,他真会怨恨自己一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别这么说啊,你为了我差点命都没了,我,看到你流那么多血,我都害怕死了,生怕你……。”季柔说着低声啜泣起来。

daocaorenshuwu.com

萧博着急的拉着季柔的手,说:“小柔,你别哭啊,快别哭了,我没事的,我真没事,我一点都不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柔抽泣着说:“还说不疼,都折了两根骨头呢,那得多疼啊。那帮天杀的坏人,他们一定不得好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众人大眼瞪小眼看着一双小情侣温声软声,相视一笑都识相的走去外室客厅。 www.daocaorenshuwu.com

“姐,你先别走,我有话要和你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季婉刚要走就被萧博叫住,她回头笑看萧博说:“不急,你先好好休息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姐,是关于那个钱部长女儿被迷奸的事,应该不是敖少保做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闻言冲过去一把抓住萧博的手,说:“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欲走开的众人闻言都转过身看向萧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姐,你快放手啊,萧博手上有伤呢,你弄疼他了。”季柔哭唧唧的冲着季婉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立刻放开手,说:“小博,你快说是怎么回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被带到另一处时,看守我的人以为我昏迷了。我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他们的意思就是说敖少保是把钱部长的女儿迷昏了,但同时敖少保也中了他们的迷药,然后是卫铮与他几位手下把钱部长的女儿给轮奸的,直到完事他们把敖少保扒光扔在床上。 daocaorenshuwu.com

等敖少保与钱部长女儿醒过来,钱部长女儿大哭大叫,敖少保就懵乎乎的当了替罪羊。”萧博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来是这样,卫铮这个王八蛋,他竟然如此卑鄙。”季婉说。 稻草人书屋

“哎哟,神转折,敖家要大逆袭了。小狐狸,你可以去找钱部长了,呵呵,钱部长这老头就是一个大写的炮灰,总是别人装枪他放炮。”上官琛笑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没有证据,钱部长怎么可能信啊。”季婉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听龙玥说,卫铮那小子干那事很喜欢录下来,说不定钱小姐那次也有录的。”上官琛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录下来,存在他的电脑里吗?那我得让神童把加颈了。”季婉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许用不上神童,我让龙玥试试搞到卫铮的密码。”上官琛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当然好,可是龙玥这样可就很危险了,你可一定要保护好她,卫铮这小人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季婉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放心吧,我给龙玥配了暗卫,这级别只有我们上官家族的人才会有的。”上官琛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下太好了,敖家沉冤昭雪指日可待了。”萧政委笑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敖啸天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小婉你们有什么情况一定及时通知我,我可得防着卫铮把威龙的股份胡乱卖了。”敖慕青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得知敖家有转机,所有人的脸上都泛起欣悦的笑容,这世间终是邪不压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