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男人的味道

季婉与敖家人回到了敖家庄园,她洗漱好自己后,抱着一床厚被子走去书房,却发现书房被反锁了,她唤了两声没有应答,她只能作罢回卧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躺在大床上,感觉到孤寂的冷,她蜷缩抱紧身体,灵动的明眸一眨不眨的望着前面的墙壁。

稻草人书屋

隔壁就是书房,阿龙正沉浸在苦痛中,她帮不了他,他也不需要她的帮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龙,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你可以放肆的想别的女人。所谓事不过三,三天过后,我不管你是何原因你必须放下。”季婉说。

稻草人书屋

之后几天,季婉白天都在医院,小睿因为失血过多总是昏昏沉沉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虽然有敖谨的血补上,可因敖谨也失血过多,只能给予他最少的供血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墨翰勤勤恳恳细心周到的照顾着敖谨与小轩,他后悔之极的因自己招惹的女人差点给老婆孩子造成不堪设想的伤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谨却笑着安慰他说:“一切不好的都结束了,以后我们的幸福是最纯粹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次的确是爸爸惹的祸,不过看在爸爸买了宝宝最喜欢的巨型变型金钢,我就原谅爸爸了,爸爸,记住以后不再沾花惹草喽,不然,我就让妈妈和你离婚,我们再不理你了。”小轩小大人似的点着墨翰的鼻子说,他粉白稚嫩的胖脸蛋上贴着几块带卡通图案的创可贴,显得萌萌哒可爱之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被儿子指着鼻子教训,墨翰很不爽,却因理亏无力回驳,他想了想,说:“小轩,这次出事你有没有反省一下自己错在哪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我哪里错了?”小轩瞪着大眼睛歪着小脑袋瓜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爸爸,妈妈,还有老师有没有和你说过不许和陌生人和不熟悉的人走?你为什么和那个女人走?”墨翰扳着脸很严肃的看着小轩。

稻草人书屋

小轩翻腾着大眼睛,说:“我知道不可以和陌生人走,是那个坏女人说抓了妈妈,如果我不和她走,她就把妈妈打死,还不让我告诉别人。宝宝和她走是为了去救妈妈的,宝宝没有做错。”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小子,你还有理了。你明知她是坏人,你还敢和她走,还有她说抓了妈妈你就信啊,你可有给妈妈打电话证实一下,还有,我还和你说过,遇到坏人时一定要打电话跟家人求救的,你为什么不听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是没想到给妈妈打电话。可我敢跟她走,是因为那个女人是个弱鸡,她打不过我的,没想到她找到两个坏蛋做帮手,真没品。”小轩想到被几个坏蛋打得很惨,黑黑的眼眸里泛着恨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墨翰气恼的敲小轩的头,说:“你个臭小子,明明都是你的错,你还讲这么歪理。要是你没有跟坏人走,妈妈和小睿哥哥就不会因为去救你而受伤了。你不许再犟嘴,给我好好反省去,不然变型金钢没收。”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小轩瘪了瘪嘴,翻了翻白眼,说:“好吧,宝宝认错,以后再不会被坏人骗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敖谨抱住小轩,说:“儿子,这次真的是个教训,万幸你没事。你不知当妈妈看到你被坏人抓走,看到你小脸上的伤时我的心有多疼,如果你有什么闪失,妈妈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墨翰环抱住母子,愧然的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害你们受苦了,对不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了,反省到此结束,以后我们都要以此为警。那,我现在要去看小睿了,有没有和我去的。”敖谨适时的调节了伤感的气氛,一手拉大手,一手拉小手看着爷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吧,我们一起去看小睿。”墨翰着抱起小轩,牵着敖谨的手走出病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隔墙就是小睿的病房,三口人一走进来,就看到季婉与季母坐在客厅里说话,见他们进来都站起笑脸上迎。

daocaorenshuwu.com

“姐今天的脸色看着挺好的。”季婉笑对敖谨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墨翰非要我吃新鲜的生肝,说补血效果特别好,呕,想想又恶心上来了。”敖谨拧巴着脸连连作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啊,肝是最补血的,生肝确实最有效,只是那个真的不好吃。”季母笑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要不要给小睿吃些,小睿还在睡吗?”敖谨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刚吃过饭就睡了。”季婉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去看看他。”敖谨说着走进里间,到病床前轻轻为小睿拉了拉被子,安静的坐在一边充满慈爱的看着小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每次来她一坐就坐好久,就这样静默的看着小睿,至到小睿快要睡醒时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稻草人书屋

她知小睿讨厌她,她怕自己在影响了孩子的心情,所以,只敢在他睡着时悄悄来看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一坐就是两个小时,墨翰知劝她无用,只能担忧的在一旁看着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谨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才站起身,脸上略显倦容,墨翰立刻过来一把抱起她走出里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睿睁开眼睛,看了看两人的背景。 daocaorenshuwu.com

“小轩,我们回去了。”敖谨小声叫小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