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兰罂粟

“另有目的,小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卓璇惊讶的问,也问出了大家的疑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看着大家欲言又止,想到临回来之前敖龙对她说,一切他都心里清楚。不管方依依的来意如何,心中对她充满愧疚的敖龙会都尽可能的包容方依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所以,季婉不敢把心中对方依依的怀疑告诉敖龙,她怕他知道后会毫不犹豫的捅自己一刀,还了对方依依的那份亏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依依与缅甸毒枭有联系只是她与上官琛的猜想,她不能仅凭一个猜想让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敖家人又草木皆兵的紧张起来,如果家人对方依依做出什么事,特别是婆婆,若知道方依依是帮毒枭来害敖龙的,她绝不会坐视不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能因为她的草率让敖龙与家人发生冲突与分歧,所以,她现在对敖家人必需谨言慎行,冷静淡定的守株待兔,保护好敖龙的安全同时也要抓住方依依居心叵测的确凿证据。 daocaorenshuwu.com

沉吟了片刻,季婉说:“我只是有些怀疑,但不管怎样,请大家相信我和敖龙,相信我们会处理好一切。” www.daocaorenshuwu.com

卓璇笑说:“想想你和敖龙相识的时日虽然不长,却经历了太多,对你们的感情我们自是深信不疑的,我们就是怕你受了委屈,你即这么说,那我们就做个安静的旁观者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擎宇说:“好,这个话题到此结束。来来来,小婉,与我杀上几局,好久没有下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的,爸,您最近工作怎样?”季婉说着从几案下拿出棋盘走向公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卫家倒台,敖擎宇当选的几率就更大了,然而他却令人意外的退出了竞选。

daocaorenshuwu.com

敖擎宇一边摆着棋子,边笑说:“我退出了竞选然后申请去外交部工作,刚把手头的工作做了移交,休整几天我就要投入新的工作中。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小的时候常听你爷爷给我讲周总理的故事,他老人家是享誉世界最杰出的外交家,我很崇拜他老人家的外交能力,那时就立志长大后也要做个卓越的外交官。可惜,身在官场中我忘了自己的初心,更迷失了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在被隔离审查静默思过时想到了小时的愿望,我决定如果老天再给我机会,我必将实现儿时的梦想,做个一名优秀的外交家,为祖国的昌盛繁荣燃尽自己短暂的一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爸,您一定可以,我们都以是您的儿女而感到无上光荣。”季婉笑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嗯,爸,我们以您为荣。”敖谨几人都笑对敖擎宇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啸天布满皱纹的面容上泛着欣慰的笑,敖家这次磨难让儿孙们多少都受到了教训与启示,特别是儿子,在最有可能竞选时急流勇退,转向外交方面发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儿子很聪明,他是怕自己当选后,敖家子孙在他这棵大树的庇佑下再次重蹈覆辙,那盛极必衰的敖家会再次遭到更大的灭顶之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儿子转去外交部,敖家再没有可依傍的权利,敖家人将真正的自实其力重新建筑自己的家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哈,小婉啊,你这一步棋走得可有些心不在焉啊,小心,要输给我了。”敖擎宇说着拿掉了几杖季婉的白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是小婉心不在焉,而是爸的棋艺精进了很多呢。”季婉笑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不懂棋艺在这干看着也没什么意思,要不要来赌一把?”敖谨笑看敖晟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啊,我和你大哥赌小婉赢。”南宫嫣拉着敖晟的手笑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敖谨翻了翻白眼说:“好吧,那我就赌爸能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敖擎宇笑看女儿说:“听你这语气好没低气啊,老爸在你眼中这么逊吗?”他指着季婉说:“小婉,不可以手下留情,和我来场真实的较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爸,那我们也来点赌资吧,输者请大家去汪家菜馆大吃一顿吧。”季婉笑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啊,好久没吃老汪家的私家菜了,就赌这个蛮好。”南宫嫣笑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好,就老汪家了。”敖擎宇说着,一棵棋子落在天元上。 daocaorenshuwu.com

晚间,大家都休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悄然走到敖啸天的书房前敲了敲门,听到:“进来。”她推门而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爷爷,您还没睡啊?”季婉进来看到坐在办公桌后带着老花眼镜看书的敖啸天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在等你啊。”敖啸天笑说,站起身指了指古香古色的八仙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落坐后,季婉要为敖啸天倒茶,敖啸天拦下说:“不喝了,人老了,睡眠少了很多,再喝茶整晚都别想睡了。有什么想对爷爷说的,就说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爷爷好厉害,知道小婉会来找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这丫头,别玩虚的,你说方依依回来另有目的时欲言又止,却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我几眼,我就知你有话要说,别拐弯抹角的,快与爷爷说说你心里的想法。”敖啸天说。

daocaorenshuwu.com

“爷爷,我是有些想法想与您商量一下,我怀疑……方依依是缅甸毒枭派来害阿龙的。”季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