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季婉低下头思忖,自己已身在缅甸,这里是毒枭的真正毒窝,她竟然一点都不害怕,反到有些窃喜将要见到敖龙,欣然他不再是孤军奋战。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取悦杜嘉澍的父亲,她清楚取悦代表着什么,但这是她唯一的生路,是否能成为敖龙的生路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答应你,一定让你父亲满意,但你要放了敖龙。”季婉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哈……我亲爱的姐姐,你真是太可爱了,你还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敖家人,尊贵的敖家族母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现在沦落我手中,是我送于父亲的一件礼物,你自己都没得选择,还在想着和我讲条件救你老公,你还真逗。

稻草人书屋

你最好不要胡思乱想,还有十天就是我父亲58岁的寿辰,这些天会有专业的营养师与化妆师服侍你的起居,你现在这张脸真是丑到没法看,希望,十天后不管是你的身体还是容颜都以最好的状态呈现在我父亲面前,不然,我将附加曾为你量身定做的厄运。”杜嘉澍斜搅唇角淡淡一笑,转身走出房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房门关上,季婉叹息一声,说:“身在毒窝里活着是守要条件,……老公,如果不能让你活着走出毒窝,那我就和你一起死在这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被营养师与化妆师精心细致的照料下,再现绝世容颜,非但如此,季婉从里到外都散发着无法言喻的迷人魅力,她不知营养师对她做了什么,每每站在镜前,她都为自己惊世骇俗的容颜惊艳之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杜嘉澍如此打造自己,可见他不是一般的孝敬他爱老爷子,细细寻思杜嘉澍提到他父亲时,似乎,他极为崇拜他的父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对这位老爷子充满好奇,当然也有恐惧与纠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希望得到杜嘉澍父亲的喜欢,因为任何一个可对救敖龙有一线希望。可若是委身于别的男人,那她将与敖龙再无法在一起,即便敖龙不在意,可身子不再干净,她自己都过不去这个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知道敖龙应该到这里了,她很想知道他的消息,可是,她好似被关在金色牢笼的金丝雀,活动范围只有这幢奢华的别墅,每天面对几个从不与她说话的佣人和两个塑造她的大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第十天的一大早,两位专业大师便把她从暖暖的被窝里拉出来,转着她忙碌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下午四点时,季婉抚着饥肠辘辘的肚子,翻着白眼说:“还有多久完事,能不能给我点吃的,我要被饿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了保持最佳状态,你只能喝水。”营养师说着把一瓶水递给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季婉无奈的喝着水,水很甜,还有淡淡的幽香味道,饥饿感立时消失,也变得神清气爽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是什么水,好神奇?”季婉看着清澈透明的水瓶问。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营养师看都不看她与化妆师继续忙碌着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概半小时后,忙碌的两人终于停下来仔细的看着她,相视一笑表示很满意自己的作品,然后托着季婉美丽的白纱裙让她坐在‘宝座’上,将一个金色权杖让季婉拿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不知自己被打扮成什么样子,看着化妆师给她带的首饰身上穿的飘逸的白纱裙,她想一定非常的美,如仙子般的超凡脱俗的美。

www.daocaorenshuwu.com

化妆师递给她一大杯红酒,说:“喝了这杯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凝眉看着殷虹色的酒水,没有接。

稻草人书屋

这酒可让她胸前的黑色鸢尾花现形,杜嘉澍就是因为这朵花才把她献给他父亲。她害怕这杯酒里放了药,例如曾被刘喆灌过的迷情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虽然已经做好准备,可事到临头,她还是害怕了,可是,她还有得选择吗? 稻草人书屋

“快点喝下去,让少爷等久了,有你苦头吃。”化妆师催促着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长长吁出一口气,季婉终接过红酒大口大口的喝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水下肚只是几秒钟,季婉就感觉昏昏欲睡,她使劲掐自己的大腿,用牙齿咬自己的舌头,不管怎样的痛感都无法让她清醒过来,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化妆师与营养师将她摆好姿势,按下墙壁下一个按钮,季婉被升降台徐徐送上专属她的舞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父亲,您终于来了,小澍今年可是为您准备了很特殊的生日礼物,我保证您一定会非常喜欢的。”杜嘉澍引着一位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走进奢华的客厅,这男人举手投足散发着儒雅的书卷气息,与杜嘉澍的阴柔邪狞正成反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有心了,我说过,不到八十不做寿的,你的孝心我深知,实不必每年都这么费心的。”中年男人淡淡的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父亲不喜在缅甸的家,儿子从接受家族产业后也是事务缠身,不能在法国陪您,我们父子是聚少离多,也就只有每年您生辰时请您回家来坐坐,儿子开心与您相处之时正好也给您过生辰。”杜嘉澍态度恭谨的说着,俨然贤孙孝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随你吧,你开心就好。”中年男人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态度不冷不热,全然没有对孩子的慈父形象,到是颇显疏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