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开车带她去山里,向山林里给我喊话,限敖龙半小时立刻回到山寨,不然就用季婉来试毒。”杜嘉澍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管家应声拉着被严实捆绑的季婉走出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季婉被绑在皮卡车后箱上,山路凹凸不平,颠簸得她摇摇晃晃,小腹有丝丝的痛感传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这样下去,腹中的孩子一定保不住了。从决定留下来那一刻,她已做好准备,孩子会离开她的怀抱。 稻草人书屋

可是,这一刻来临时,她感觉到锥心刺骨的痛。

稻草人书屋

“敖龙,马上给我出来束手就擒,不然就用季婉来试毒……敖龙,马上给我出来束手就擒,不然就用季婉来试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毒贩一翻又一翻的对着茂密的山林中喊话,山林里静寂无声,连一丝鸟叫都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龙,快走,你若敢回来我立刻死在你面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啪。”一个耳光狠狠抽打在季婉的脸上,她的嘴角溢出血来,她恶狠狠的瞪着毒贩。 www.daocaorenshuwu.com

“妈的,臭娘们,还敢和大爷对着干,再瞪,再瞪把你眼睛剜出来。”

稻草人书屋

毒贩说着抽出腰间的刀刺向季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啊,啊,我的手,啊,疼,疼,疼死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毒贩手中的刀落地,抱着满是鲜血的手嚎叫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来了,再敢伤我的女人,我就让他立刻去见阎王。”敖龙从茂盛的树林里走出来,眸光凌冽,快步走向皮卡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龙,你给我站住,别再向前走了……来人,上去把他给我抓住。”管家惊恐的叫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几个手下胆怯的上前,刚要抓敖龙“砰砰”两枪被暴头毙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们不必费心抓我,我即出来就会和你们回去。”敖龙说着走到皮卡车前,一个纵身跳上去给季婉解开捆在身上的绳子,将她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不应该回来的。”季婉盈泪看着敖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不管,之前,我身为忠心为国的军人痛下决心丢下你,可老天又让我们在相聚在此,现在,我什么都可以不顾,却不能不顾你。”敖龙抱着季婉,轻拍她的背脊柔情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公,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了,也好,我们一家三口,到阴曹地府也能团圆了。”季婉盈泪笑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我会让你们死的。”敖龙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回山寨。”管家喝斥着手下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另一个人不去追吗?”手下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管他做什么,山中那么多野兽,他走不出去的。”管家说着催促着手下打道回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狼回到别墅看到被毒贩围着,他冲过去推开毒贩,走进别墅看到客厅中正着急的杜衍,他说:“先生,怎么这么多人围着别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龙逃掉,杜嘉澍就把小婉抓走了。对了,方依依亨利可出去了?”杜衍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已经平安将他们送出去了。小姐被抓,我立刻召集所有人去山寨救小姐。”阿狼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阿狼,还记得我和你说的那个计划吗,看来,适时候实施了,去吧,马上去准备。”杜衍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先生,您,真的要这么做吗?”阿狼说。

稻草人书屋

杜衍低垂下盈满悲伤的眼眸,说:“我不能让小婉出事,现在已别无它法了,记得一定要小心行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先生,那我立刻去准备。”阿狼说着转身离开客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杜衍整了整衣衫走出别墅,伊娃与医生立刻跟上他。 www.daocaorenshuwu.com

“将军,老爷来了,我们拦不住他,他已经进山寨了。”手下冲进来回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哼,我父亲还真是疼我姐姐啊,他越是这样想让我讨厌。”杜嘉澍说,想着自己从小到大都看父亲的脸色,小心的讨他的喜欢,却换不回父亲的爱,心中满满的怨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一会儿父亲低声下气的来求自己,他有些痛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了一会儿,杜衍没有走进来,他问手下:“我父亲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爷他直接奔操练场去了,要我让老爷离开吗?”手下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杜嘉澍嗤笑一声,微挑剑眉看向手下,说:“算了,只要不把人带走,随他好了。”

稻草人书屋

手中的刀子一下下戳着盘中的牛肉,全然没了食欲,遽然站起身走出房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操练场中,季婉与敖龙分别被绑在柱子上,炽热的阳光灼烤着他们,敖龙身体强壮到没什么,他的矅眸充满浓浓的忧色看着耷拉着头的季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杜衍一走进操练场大步走向季婉的身前,从伊娃手中拿过水,说:“小婉,来喝点水。” daocaorenshuwu.com

季婉无力的抬头看到杜衍,勉强挤出笑容,说:“我没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要说话了,快喝点水,这水里放了营养液,对你的身体有好处,你多喝一点。”杜衍说着看了看四周,让伊娃喂季婉喝水,他拿着一个纸箱子走过来,拆开后举起为季婉遮挡住强烈的阳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先生,我来吧。”医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