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呵呵,看来妈不用再担心这小子的终身大事了。”敖龙笑着说,然后便抚着季婉离开了酒店大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岑雪看着陆瑶被厉煊带走,而且,她竟然认识季婉与敖龙。这让她恨得牙痒痒,要知道季婉这样的人物,他们岑家都没有资格说上一句话的。她一个贫贱的臭丫头有什么资格。

稻草人书屋

“这陆瑶真是走了狗屎运了,竟然是厉煊的服装师,这要是比在任何企业里工作都牛掰啊,真不知道她是使了什么龌蹉的手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是,就是,你看她和季婉说话时那贱样子,真是恶心死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行了,别说了,还不快走。”岑雪气愤的瞪着身边的同伴,自己一个人先气哼哼的走了。 稻草人书屋

几个同伴富家女互相对视了眼,都表现出不屑的目光看着走在前面的岑雪。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厉煊把陆瑶带上车,陆瑶就对厉煊说:“厉先生,真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冒充你的服装师的,我,我很感谢你没有揭穿我,我还要参加剧组的一个聚会,那我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是不想做我服装师,想回去继续做那个整天挨骂的勤杂工吗?”厉煊看着陆瑶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厉先生,您说这话,是是,是什么意思?”陆瑶完全懵了,这是天王要请她做服装师的节奏吗?这,这怎么可能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我要请你做我的服装师,够清楚了吗?”厉煊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确切的听到他的话,真的是要她做煊天王的服装师,陆瑶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发出一声尖叫。

稻草人书屋

厉煊只感觉耳朵被强烈的刺激到了,他闭上眼头转向一边,抬手指挖挖自己的耳朵,看回她说:“你能正常点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呵呵,呵呵,好,呵呵,我不叫,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呵呵,我真是太激动了。哈哈……”陆瑶真是无法控制住心中强烈的喜悦,她真的好想高声尖叫着以此来发泄自己的激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厉煊挑唇笑了笑,又说道:“既然这么开心,那是不是应该向我表示一下感激之情啊。”

daocaorenshuwu.com

陆瑶脸上的笑容突然停止,然后表情越来越气愤,最后狠狠的瞪他一眼,说:“人渣。”说完她就要拉开车门下车去。 daocaorenshuwu.com

厉煊突然被骂,又看这女人急转直下的表情,不解的说:“你这是在骂我呢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陆瑶打不开车门,又急又气的说:“这车里还有别人吗,我告诉你厉煊,虽然我人穷,可是绝不会为了求得一份工作而出卖自己的,你看错人了,你马上给我打开车门,我要下车,不然我告你非礼我,你是个天王巨星,最忌讳负面新闻的,你最好别逼我。”

www.daocaorenshuwu.com

“呵呵,真有你的,你这小脑袋瓜里都想得那些龌蹉肮脏的事吗?你觉得我想找女人会要费心帮你演戏吗?真是笨出新境界了。”厉煊看着她涨红一张小脸,一副不屈服的样子,心情到是极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快点给我打开车门,不然我真要叫非礼了。”陆瑶真是被气急了如一只小野猫一样张牙舞瓜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了,不逗你了,我说的让你感谢是当我一天的女朋友,陪我回家去见我妈,我妈一直逼着我去相亲,我就骗她说我有女朋友了,想蒙混过关的,可她非要见我的女朋友,今天季婉来告诉我,我妈给我下最后通牒了,再不回家,我妈就不认我这个儿子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正愁怎么办就遇到了你,那,就麻烦你,陪我走一趟,放心只是看一下她老人家就好,我保证绝没有非份之想。”厉煊举着手做发誓状。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陆瑶一脸沮丧,怯怯的说:“原来是这样,那做您的服装师,是真的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陆小姐,我确实对现在的服装师很不满意,被你挑出毛病的那套两排扣的礼服就是她给订的,我在穿上那套礼服时就感觉不对颈,便也说不好那里不对颈,你刚在电话里说的,应该就是那种不舒服感,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那天出一个通告,就是穿的那款礼服,我觉得凭你说出那么专业的问题,应该是一名服装设计的对吧,那么,我给你这个机会,你可以在我这里试用一个月,如果你做的不错,我会正式留用你。做为你的老板请求你帮个小忙应该没问题吧?”厉煊很诚恳的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问题,没问题,厉先生,您放心,我一定顺利完成任务并且我设计的服装也一定会让您满意。”陆瑶无比激动的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几个月一直碰壁的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么好的机会,要成为一位国际巨星的服装师,她对自己刚才过激的反应感觉到歉然。 daocaorenshuwu.com

厉煊笑说:“那,陆小姐,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陆瑶微微一笑,羞怯的说:“可以,对不起,我为刚才的话向你道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道什么歉啊,一会儿,看到我妈你好好表现就好了,我妈这人很好的,见了你一定会有些絮叨,你别紧张放松些就好。那么,我们就彼此介绍一下吧。”厉煊说着,把他与季家的关系做了下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