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信息量有点大啊!

刘英海家在哪里?这倒是给许诺小胖子也给问住了,对方基本没有来参加过班级活动,现在跟同学们也都不打交道了,之前吃饭的时候大家还说很久没有跟刘英海联系过了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人好像因为当初自己呕吐加不定时流泪的事情羞于见自己的初中同学,然后也就跟大家慢慢疏远了,似乎见到初中同学就见证了他当年的耻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这个人必须找到,在班长出国的前提下,记者们先采访副班长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也有可能记者不会找他,但是任禾不能赌这个概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骑士身份被曝光的话,影响的是他自己的生活。 daocaorenshuwu.com

许诺跟同学们挨个问了过去,只问刘英海家住哪里,问了一圈,竟然也都没人知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最终还是一个女同学犹豫了一下说道:“刘英海高一的时候搬家了,后来听说他家搬到了新区的政和路天水小区里了,我听一个朋友说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任禾觉得这位可能和刘英海关系不一般,说不定以前还谈过恋爱,不过这也是任禾自己闲着没事干的无端猜测,他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去找到刘英海。

www.daocaorenshuwu.com

可是这位女同学只提供了刘英海住的小区名字,也并不知道具体哪栋楼几单元,任禾想了想先过去再说,起码要赶在记者之前到达那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他到天水小区的时候,门口的保安管理也没有多么严格,他先进去转了一圈,结果根本没有找到刘英海家的线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么漫无目的的找下去也不是办法,任禾索性就在门口等着,什么都不干,就是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现在耗得起时间,也必须解决掉这个隐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6点钟,眼瞅着天都要黑了,就在这个时候任禾看到刘英海背着个书包从远处走来,他赶紧背过身去不让对方发现自己的样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现在是寒假期间,刘英海怕不是出去上补习班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一年半的时间即将高考,上补习班也是正常的,任禾自己脱离了学习的苦海,但别人可没有。

daocaorenshuwu.com

刘英海的父亲应该是公安系统上的官员,但问题在于一个地方上的小官还真的没法左右高考成绩,这个时候全国不管是公务员还是高考,都是逢进必考的政策,除非手段通天,不然根本没有暗箱操作的余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小地方替考除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这等了一天就是为了等刘英海,实在等不到刘英海,也要等到记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记者们的特征多么明显,掂着摄像机什么的,所以任禾等在这里原本就没想过要把刘英海等来,他等的就是记者。 稻草人书屋

只要跟着记者往里走,任禾不信他们也不知道刘英海家在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等到刘英海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刘英海一进小区任禾就跟了上去,等到对方进楼栋里之后任禾悄悄的跟在后面以脚步声来听对方家住几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3楼,不高也不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完之后任禾就回楼下继续等着了,结果没过20分钟就等到了正主,一行3人的记者,有领头的有拿摄像机的,任禾窝在一边听他们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提着摄像机地笑道:“打电话的时候这小子说要爆料,而且有不少任禾的黑历史,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也不排除想踩着别人出出风头的可能,”领头的想了想说道:“这种人咱也不是没见过,炒着别人的黑点结果自己也火了,虽然日子过的还是不如正主好,但也算进入大家视野有钱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才高中生,应该不会吧……”摄像师愣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谁能说得准呢,”领头的记者哂笑一声带头走进了单元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而任禾在后面听的直挑眉毛,这尼玛的幸亏自己来的及时,没有抱着侥幸心理,看来刘英海并没有忘记当年的耻辱,这是要摆自己一道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事实上少年时期的人大多数都不记仇,多年以后想见一面哪怕以前打过架,后来也会一笑泯恩仇。

daocaorenshuwu.com

只有一种仇最容易被记住,那就是互相之间落了面子,伤了自尊。 www.daocaorenshuwu.com

少年人最在乎的就是虚无缥缈的自尊,尤其是刘英海这种本来就因为家世自命不凡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任禾才不管那么多,当初也是刘英海先惹的事,一天天对自己冷嘲热讽,自己这脾气不把高级呕吐药水给他就算不错的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手里一直都还有两次高级呕吐药水的使用权限呢,那威力……他自己都害怕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任禾手脚麻利的顺着防盗窗往楼上爬去,此时冬天天黑的早,任禾在防盗窗上轻手轻脚的也没人发现,他挂在三楼的防盗窗下面贴着墙壁轻轻的拉开一点窗户听里面的动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记者正和刘英海的父亲寒暄呢,任禾也懒得听这个,等过了十多分钟摄像机假设好了,记者坐在沙发上拿起话筒对刘英海笑道:“刘英海同学,你和现在的青禾派系掌舵人任禾曾是初中同学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