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接风洗尘

烟雨楼。

大红灯笼照耀的楼阁内外徐徐生辉。

www.daocaorenshuwu.com

三楼的贵宾包厢内早就座无虚席,全部被各方来路神秘的客人包下,楼梯口全是一流高手护卫,外人根本无人知晓三楼都有谁。

www.daocaorenshuwu.com

二楼和一楼大厅则挤的爆满,吴郡各大帮派众多的江湖大豪,以及南来北往的大富商,吴郡本地的权贵,豪门公子们,上千人众聚一堂,豪朋满座,彼此招呼寒暄着,谈论着今晚花魁名落谁家,喧嚣热闹无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帮的乌副帮主亲自坐镇二楼,率众马帮高手们看住场子,以防混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于今晚这场的花魁大会,马帮上下相当的重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太湖跟跟巨鲸帮水匪这一战,马帮精锐弟子阵亡了近三百余人,伤不下一二百,光是抚恤金便是一笔巨大开支。再加上给参战弟子的功劳赏金,开销如流水一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今晚这场花魁大会,有不少清倌人即将出阁,光是首夜出阁权竞拍,便能替马帮回笼不少钱财,缓解一下压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乌副帮主亲自坐镇,以保今晚这场盛会万无一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吴郡花魁盛会,终于开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楼大厅的中央,一座巨大的舞台,供歌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来自吴郡数十座青楼的清倌人们陆续登场,一场接一场的争相斗艳,施展出自己所学的十八般歌舞琴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再来一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通宵达旦,数个时辰,一直持续的深夜时分。正所谓春宵一夜值千金,青楼不醉夜不归。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自然,压轴的总是排在最后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众江湖豪客们看的激动,期待的热情越来越高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妈走上舞台,热情道:“有请,今晚的压轴之场,烟雨楼斐氏,阿奴小姐!给大家带来一曲霓裳羽衣舞!”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烟雨楼中央舞台,被一道道朦胧粉白薄纱所笼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宛若一座虚无缥缈的月宫仙境,薄纱飘忽,梦幻重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烟雨楼舞台中央,有一位舞姿婆娑的纤巧仙女,手持一柄轻巧的琵琶,犹抱琵琶半遮面出来,轻拢慢捻。低眉信手续续弹,似乎在叙说着心中无限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大珠小珠一串串清脆掉落玉盘,若银瓶撞破水浆四溅,铁骑突出刀枪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弹着霓裳曲,舞动着羽衣舞,如梦如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片刻,烟雨楼中,众豪宾贵客们渐渐看的沉醉,迷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时爆发满堂喝彩。 daocaorenshuwu.com

阿奴在舞台中央舞动着妙曼的身姿,看着满场宾客的欢呼,却不见那曾经熟悉的身影,不觉心中难言的悲伤在汹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不知不觉,那琵琶声渐渐悲伤起来,冰泉冷涩弦凝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锵~——!”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四弦一声如裂帛,琵琶琴音弦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奴终难掩心头悲伤,跌倒在舞台上跌,俏美的脸庞,两行清泪无声的流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曲霓裳,舞断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烟雨楼内满堂宾客,一时死寂,无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稻草人书屋

三楼。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间豪华大包厢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江州司马白居易,王守澄钦差特使和吴郡太守赵居贞,三位大人坐主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郡的诸位县令干陪末座,其余大小官吏们都恭候的站在一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守澄钦差看的出声,良久才叹道:“我跟随在陛下跟前多年,见识过长安名妓霍小玉那的歌喉,也观过宫廷舞剑公孙大娘的《剑器舞》,赏识过金陵名妓杜秋娘的名舞《金缕衣》!没想,这吴郡竟然也有阿奴小姐,一曲霓裳羽衣舞,如此出众。” www.daocaorenshuwu.com

白大人怅若失神,怔了好一会儿,向左右问道:“对了,她叫什么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王县令连忙道:“这个还真不清楚,刚才只听说斐氏阿奴。不过,县衙有所有在册的乐妓籍贯,上面记载了全名,可要下官去查一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去查一下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赵居贞吩咐王县令。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是!”

稻草人书屋

王县令连忙点头,带着几名衙役飞奔往县衙。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多会儿,王县令便匆匆的回来,脸色似乎有些受了惊吓,苍白无血,向三位大人低声回禀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三位大人,查到了。姑苏烟雨楼乐妓斐氏,斐兴奴,十七岁。孤儿,九岁自卖其身,一个月后,被主家女主人卖于烟雨楼至今。有一弟,名兴丑,少一岁,其余记载不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守澄钦差不由赞道:“好名字,足以和霍小玉、杜秋娘等并列!斐,斐然也。兴,兴荣也。奴,低微也!她起于低微,却兴兴向荣,斐然于世大好征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斐兴奴,人如其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白大人也点头微赞。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王县令脸都白了,顾不上擦脸上的汗,慌忙插口说道:“三位大人,这关键不在她名字好不好听啊!这斐兴奴是斐兴丑的姐姐。而斐兴丑,不就是天鹰门的英雄阿丑吗?听闻,这阿丑跟苏上仙交情,可不是一般的深厚,是打小的莫逆之交。 稻草人书屋

但阿奴是八九年前卖身,她和阿丑的关系江湖上却出奇的极少人知道,根本没人听闻。若是被苏上仙得知,怕是会出大事。赵大人,下官怕出事,连忙把乐妓籍册也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