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我一生都在渴望,渴望拥有温暖明亮的人生

小春城,又一春茶楼。

兰清秋慢条斯理地泡着茶,她看着面前一身戾气的青年,这么多年,她也算看着他长大。

谁也没料到会是如今的局面,如果可以,她真希望当年许诺没来送那份合同,这样两人就不会认识,会像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在别处各自安好。

莫铖强忍着不耐等着,他要找到原因。

兰清秋看了他一眼:“莫铖,你不该再出现在阿诺面前。”

莫铖没理她,直直地盯着她,眼里充满怨恨。

三年,他被瞒了整整三年,他们都知道她还活着,却说她死了。

他疯了般找了三年,几次差点崩溃,甚至想过随阿诺去了,而她,兰清秋还有她的父亲许淮安却一点风声也不透露,瞒得滴水不漏。

莫铖握紧拳头,极力压住情绪,他低吼着:“你知不知道,我找了她三年?”

“不好受,对吧?”兰清秋抬头看了他一眼,“对,就是我不告诉你的!不过,莫铖,你别忘了,当年你对许诺做了什么。别跟我摆出一副情圣的样子,你找了三年又怎样,许诺差点死了!这一切都是你罪有应得!”

莫铖倒吸了一口气,他想反驳,又哑口无言,因为兰清秋说得对,都是他的错。

这三年他也就认了,莫铖继续质问:“你们对她做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忘了我?”

“我们?”兰清秋很好笑地看他,她甚至轻轻笑了,“你怪我?你怎么没想过,这一切都是许诺的选择,是她选择忘了你?”

“不可能!”莫铖斩钉截铁道,阿诺才不会想忘了他。

“莫铖啊莫铖,”兰清秋摇头,很可怜地看他,“你怎么和从前的许诺一样天真,你这样伤她,她差点死了,你以为,她还会对你念念不忘?”

莫铖一震,脑中闪过那张阿诺倒在血泊的照片,连清洁工都说,血染了一地,他扫了很久。

兰清秋也不想多说,提起当年的情形,她也添堵,她不想逞这些口舌之快。

她平静下来,又说:“莫铖,你也跟了许诺几天,我问你,你觉得她现在怎么样?是不是比从前快乐很多?”

没有他,她也很快乐,甚至更快乐,虽然不想承认,但莫铖还是艰难地点头。

兰清秋看他,语重心长道:“莫铖,忘了你,是阿诺自己的选择,没人强迫也没人逼迫,是她主动要求的。”

“如果你真的爱她,对她还有一点点感情,就放手吧,她如今过得很平静也很快乐,别再让她卷进你们的旋涡。”

不不不,兰清秋说的这些,莫铖一点都不相信,也不愿承认,他咬着牙,狠狠道:“我办不到。”

“你办得到,要你真的爱她。莫铖,忘了许诺吧,就像她忘掉你。”

话音一落,莫铖的眼睛就红了。

他做不到,他真的做不到,他怎么能忘了阿诺,他的诺?

“阿诺那边,我已经解释清楚了,我跟她说我不认识你,是你找人调查她。她现在很快乐,也很单纯,我说什么她都信,她不会多想,你别再找她了。”

兰清秋心平气和道,她不愿再多说,也不想面对这个受伤的青年。

她起身,就要离开,被莫铖叫住。

“兰姨,我想知道原因。”

“去问赵亦树,我实在不愿回想女儿受苦的事。”

当年,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一个至今想起会疼会痛的伤疤。

莫铖马上打电话给赵亦树,他等不及了,等不到回白城问。

这个号码他太熟了,倒背如流,几乎每隔一阵子,就要打一次问——

“亦哥,你见到阿诺了吗?”

“莫铖,忘了她吧。”

每次赵亦树都这样回答他,三年,他打了无数次电话,他一次都没告诉自己,许诺还活着!

没错,当年他是伤了许诺,可他们设下这样的局,未免也太过残忍,许诺的消失和死,对他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每个深夜,都是附骨之疽的痛。

电话通了,莫铖没心思指责:“亦哥,我想知道原因。”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赵亦树才说:“兰姨都跟我说了,莫铖,你不该再出现在许诺面前。”

一个两个都这样说,莫铖在心里冷笑,就算我十恶不赦,判我死刑,也要给个缘由,他问:“我只想知道,为什么阿诺记得所有,独独忘了我?”

又是半晌,赵亦树才叹了口气:“这是阿诺的选择。”

一切要从三年前的那场事故说起。

三年前,许诺推开许淮安,被广告牌砸到,伤得很重,差点连命都保不住。

为了更好的治疗,许淮安当机立断转了院,等许诺情况再好一些,就出国治疗。

许诺当时真的很不好,几次抢救都是医生硬生生把她从地狱门口拉回来。

也是在同一天,莫铖开始找不到许诺。

当时他和杜小十的定婚消息在报纸网络各大媒体到处都是,他却满世界找许诺,问遍了所有人,有好事者还打电话去问兰清秋和许淮安。

兰清秋看到报纸,恨恨说:“告诉他,阿诺死了!”

一时只是气话,只是想和莫铖再无纠缠,离这个瘟神远远的。许诺碰上他,就没摊什么好事,反而受了一身伤,另一方面,兰清秋看到女儿生死未卜地躺在重症房,他却花团锦簇在定婚,她恨,恨不得莫铖去死,代许诺受这一身的罪。

当初报道那场事故的记者也颇不负责任,这只是个小小的社会新闻,上报也只是个豆腐块,他打了几个电话,听了传言就写上去,流言就这样传出去,许诺死了。

赵亦树来看许诺,看到她连呼吸都要靠机器。

他一直很自责,身为朋友,却从来没有帮许诺做过什么,一步错步步皆错,最后只看到许诺遍体鳞伤生死不明地躺病床上。

莫铖来追问许诺下落,他几乎是泄恨地说,许诺死了。

理智上,他也不希望两人再纠缠,他们之间的事非太多了,也分不清到底谁对谁错,只是就走到那样的地步。

看到莫铖万念俱灰的样子,赵亦树也犹豫过,不过他真心不想许诺再受到伤害。

这一切,许诺一无所知。

她的记忆停留在漫天飞雪的那一刻,停留在她清晨醒来,莫铖人去楼空,留给她一座空房的绝望中,停留在她披头散发穿着拖鞋去找他,却在报纸上看到他和杜艺灵定婚消息的打击中,停留在她没带钥匙进不了门,打他电话,他已经删了她号码说不再见的残酷中,停留在她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不睡等了他三天三夜最后昏过去,不得不相信她失去他的幻灭中,她停留在他的报复里,活在这是一场局的痛苦里……

许诺在医院治疗了半年,这半年难得父母在身边,父慈母爱,可谁也无法治愈她的心伤。

她昏迷了三个月,醒来又活在莫铖给的噩梦中。

身边没人告诉她莫铖的消息,她也不想去打听。

她身在异乡,除了父母医生,谁也不认识,也不知道找谁诉说,身体的痛有药可以医,可心里就像被捅了一刀,无药可医,溃烂不堪,越扩越大,越来越痛。

许诺以为她会好起来,却又一次低估了她对莫铖的感情。

她是爱他的,毫无保留,不顾一切地爱了。

深爱一个人,原来这么痛苦。

她想让爸妈放心,努力地笑,努力地吃饭,努力地去做康复,可敌不过心中的绝望一波波袭来。

那半年,她戴着夹板,趴在床上不能动,唯一能活动的就是她不受控制的脑袋。

她总是想起莫铖,想不明白,想到头痛,想到眼泪流出来,她对无措的兰清秋说,妈,我好痛。

打了药,好点了,可她还是痛,她没理由哭了,憋着,憋到最后,总是想,要是死了就好了。

她是勇敢的,却被折磨得形销骨立。莫铖就像一个逃不出的诅咒,她被他说中了,以前她习惯他,如今她习惯爱他。

后来,赵亦树来看她,他出国做一个学术交流。

她才知道,她的朋友赵亦树原来是个非常厉害的催眠大师,是这方面的专家。

赵亦树要走时,许诺下了很大决心,问:“赵亦树,你能催眠我吗?”

她想忘了莫铖了,人生有一个他,真的太痛苦。

她怕她走不出来,永远活在他给的阴影里。

她不是突发奇想,她想了很久,每个人都有获得幸福的权力,她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忘了他,凤凰涅磐般重新开始。

许诺在康复后接受了赵亦树的催眠。

那时,因为病痛失眠,她瘦得变了形,完全没有一个年轻女孩的神采。父母并不是很支持她这样做,但也想女儿能好起来。他们蓦然发现,虽然身为父母,这几年对她却并无多尽责。

许淮安和兰清秋就在门外,瘦弱的许诺躺在椅子上,脆弱不堪,闭着眼睛呢喃着近乎梦呓,她说:“我一生都在渴望,渴望拥有温暖明亮的人生。”

她想有爱她疼她的父母,像小时候那样,没有钱,但很开心,但他们离异了。

她想有一个爱她的恋人,像她这样拔掉刺,倾尽所有去拥抱他,最后被骗了。

她一直想有个家,她和莫铖的家,可能将来她和莫铖会有个漂亮的孩子,或许不只一个,也许是两个甚至三个,因为他们有满满的爱想给他们。她幻想过,她从来没有跟莫铖说过,但她偷偷幻想过他们的未来,就在他给她的房子里,就在他怀里。

可这一切都没有了,都是假的。

许诺流着泪说:“赵亦树,我想忘了他。”

她要忘了莫铖,彻彻底底。

她已无力自救,她已走不出他给的绝望,她只能靠外力救自己。

余生这么长,她还想好好活下去,她还想有一个未来,她怕,怕她会永远记着莫铖,再也爱不上别人。

赵亦树说:“好,我答应你。”

催眠的工具是个银色的细链子,挂着个精致的吊坠。

许诺很早前就见过,她见过赵亦树拿出来把玩过。她没想到,这是用来催眠的,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选择催眠,去忘掉一个人,她爱的人。

许诺安静地闭上眼睛,一滴眼泪划过她的脸庞,悄无声息地落在地上。

再见了,莫铖。

再见了,我曾经所有的希望和光芒。

再见了,我的念人,心心念念,念念不忘的念。

她坠入黑暗,做了个很漫长的梦,梦里有她渴望的。

她有温暖明媚的人生了,她父母虽然离异,但都对她很好,不曾远离不曾抛弃,她能感到他们的爱,不会再去怀疑爱情的存在。

如果人的记忆是一个花园,那赵亦树就是园丁。

他用最温柔的手,小心地梳理她的回忆,清理不好阴暗的回忆,换掉美好快乐的回忆。一切都有条不紊,除草,种花,浇水,洒满阳光,等她醒来,她渴望的,会有的,她害怕的,遗忘了。

莫铖根深蒂固,赵亦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催眠了许诺,把他曾经光彩的明亮的阴暗的不好的,所有的所有都变成一片空白,什么也没留下,彻彻底底,毫无保留。

那是个精疲力尽的过程,对两人来说都是,但谁也没有喊停。

赵亦树没想过也很不愿意,把催眠手法用在朋友身上,但他无法拒绝许诺。

他看到许诺瘦成皮包骨,也看到她临近崩溃压抑痛苦的灵魂,无处宣泄。

她会疯的,可能许诺说得对,忘了莫铖,她就能爱上别人,也能有温暖明亮的人生。

她是不完整的,可她心里还有希望。

好在催眠很成功,结果也让大家很满意。

忘了莫铖的许诺就像一个懵懂的小女孩,她醒来,世界全变了。

她的记忆里,父慈母爱,朋友和善,她不会再去怀疑爱,也不会再武装成一只刺猬,竖起一身的刺去防备靠近的人。

她像变了一个人,变得阳光开朗,脸上总带着笑,像这个年纪的女孩一样活泼动人,甚至比她们更天真,以往清冷的眸子此时都是温暖的笑意。

许淮安满意了,因为女儿原谅他了,她坦然地接受他的爱,不会再用指责的眼神看他。

兰清秋也笑了,如今的许诺听话懂事,像小时候那样依赖她亲近她,不会记恨她曾经的逼迫。

许诺的弟弟许言也暗自高兴,姐姐忘了那天的事,他可以毫无愧意地享受姐姐的疼爱和宠溺。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接受了焕然一新的许诺。

他们都想维持这个局面,他们都不想许诺再想起过去,他们都不愿意许诺再见到莫铖。

他们不是不清楚莫铖在找许诺,可他们还是统一口径,许诺死了。

他们想报复莫铖对许诺的伤害,更想维持如今这个美好的局面。忘了他,许诺很快乐,他们相信,这只是一场恋爱,人生这么长,阿诺这么年轻,以后会遇见喜欢的人,那时候,她会更幸福。

后来,许诺康复回国,她说想回到小春城。

许淮安和兰清秋都很反对,怕莫铖来找,不过许诺坚持,她要离阿公近点,他们没办法,在小春城别的地方给她买了新房,找了新工作。

刚开始,兰清秋陪着许诺,不让她乱走,连去给阿公扫墓,都塞了红包给工作人员,说从没有见过她。她把许诺保护得很好,可能老天也在帮他们,莫铖找得那么勤,就是没让他们遇见。

况且中国这么大,找一个人完全忘了你的人,谈何容易。

后来时间一天天过去,三年了,兰清秋也放松了。

她想,莫铖的感情也消磨得差不多了,没那么防着了,没料到,还是遇见了。

许诺打电话问兰清秋时,她就警觉了,要不是生意拖着,她马上就赶过来了。等她处理好事情回来,却听米杨说,许诺陪莫铖去寻找记忆了。

兰清秋倒不怕许诺想起来,以前她探试过,阿诺早忘了莫铖。

她怕许诺生疑,好在许诺很相信她,并没有多问,如今让生活重回平静,只要莫铖离开就好了。

赵亦树讲到这,就没再说什么了。

一切都很清楚了,是许诺没错,她也确实忘了他,还是她亲手抹杀了他的存在。

莫铖的手在颤抖,几乎握不住手机,要不是坐在椅子上,他早就倒下去了。

他不相信,他不敢相信。三年,他找了许诺三年,结果,她早忘了他,亲手把他忘得一干二净,忘得彻彻底底,丁点不留。

眼泪不知何时爬满脸庞,莫铖无声哽咽着,发不出一点声音。

生比死还难受,他怎么也料不到真相是这样,这比活活往他心口捅一刀还难受。

要说心狠,谁比得上许诺,兵不血刃,把他从她的人生完全剔除。

不知谁说过,爱的另一面不是恨,是遗忘。

他报复她,伤她,她不哭不闹不计较,默不作声离开,默不作声忘了他。

许诺她不是不爱,她是忘了,忘了有这么一个人,忘了有这么一段情,忘了有这么一段往事。

她无辜地快乐着,他苟延残喘地活着。

莫铖痛苦地闭上眼睛:“她完全不记得我了?”

赵亦树在那边说是,莫铖笑了,笑中带泪,像个疯子。

他冷声质问:“赵亦树,我们怎样也是朋友,你这样做,就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赵亦树沉默了好久,才说:“莫铖,我没办法。”

“当时,她很痛苦。”他又说,“莫铖,放手吧。”

放手?莫铖咬牙问:“亦哥,你怎么不直接叫我去死?”

语气带着深深的怨念。

赵亦树莫名的有些烦躁,他不客气打断他:“莫铖,你就是自私!”

“许诺跟你在一起,痛苦大于快乐,你把她的人生毁得支离破碎,满目疮痍,她好不容易平静了,你又想怎样?我不懂你的爱情,但如果你真的有一点点在乎她,就该离她远远的,永远不要出现在她面前!”

吼完,赵亦树就挂了电话。

他向来平和,这一次真的火了。莫铖的指责他认,可事到如今,他又何苦执迷不悟,不给彼此一条生路?

莫铖傻傻地看着手机,打回去,提示已关机。

呵呵,所有人都烦他,兰清秋恨他,赵亦树关机,阿诺忘了他……

莫铖痴痴地坐了好久,才头重脚轻地走出去,夜已经深了,他要去哪里?

他现在最想去找许诺,去告诉她,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但莫铖明白,兰清秋还在,他见不到人,何况谁会帮他做证?

没人会站在他身边,他也不可能去质问许诺,质问她为什么这么残酷抹杀了自己。

他没资格,他们说得对,他害她差点死了,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他罪有应得。

莫铖随便进了路边的大排档,点了很多酒,他想大醉一场,他想醉死过去。

他毫无知觉地喝着酒,嘴巴一点滋味都没有,只是本能地灌,一杯接一杯,一瓶接一瓶。

桌子的酒一半空了,莫铖趴在桌上,往事一幕幕从眼前滑过,很美好也很痛苦,很快乐也很悲伤,但统统被击碎,留下一地碎片,残缺不堪,全是被许诺遗弃的记忆。

她不要了,可他还就守着这些碎片,抱着守着,比生命很珍贵。

莫铖趴在桌上,还在灌酒,口齿不清喃喃着:“可我真的爱你,真的爱你……”

大排档打烊时,莫铖已烂醉如泥,现在他真的无处可去。

他迷迷糊糊往前走,最后竟来到许诺的楼下,凭着仅存的意识上了楼。

门关着,他瘫倒在门前,有气无力地拍门,叫着。

“阿诺,阿诺。”

“是我莫铖啊。”

起初只是喊,后面开始哭,一米八多的高个子窝在门边,哭得像个小孩,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糊了一脸,他哭着问:“阿诺你为什么不要我?阿诺你为什么忘了我?”

许诺她们三人都在屋内,兰清秋不让开门:“发酒疯,别理他。”

许诺有些不忍,但兰清秋说得也没错。

莫铖已经完全醉了,后来邻居听到了,出来看,被莫铖抓着。

“阿诺,阿诺。”

邻居好气又好笑,在外面喊:“出来管管你们的人!”

兰清秋气极了:“我们不认识,那是个疯子。”

这次,许诺是真的看不下去:“就算是路人,也不能挡在门外,何况我们还认识。”

她在里面听得心慌,也不敢去妈妈的眼睛,边开门边辩解:“他挺可怜的。”

一看到许诺,莫铖反而不闹了。

他眼睛哭得通红通红的,像只兔子,傻傻地看着许诺,显得几分痴态,拉着她的手不放:“阿诺,我是莫铖啊……”

许诺哄他:“我知道你是莫铖。”

“不,你忘了,忘了我。”莫铖说着,眼泪又出来了。

兰清秋当然不肯让莫铖进去,三人连哄带骗,把莫铖送到医院。

一路莫铖倒也安静,就拉着许诺的手,看着她,默默地流泪。

许诺尴尬地坐着,脸有些红,莫铖的眼泪就像冬日的雪轻飘飘落在她心尖,落了,化了,烫了,她看着他,怔怔地有些傻。

一旁的米杨看到这情景,不知想到什么自个儿乐了,她开玩笑问:“阿姨,你看他们两个,像不像宝玉病了,林黛玉去看他,林黛玉问,宝玉你为什么病了,宝玉说,我为林姑娘病了,这一对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