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阿诺,我们忘了,好吗?

赵亦树走后,莫铖又在外面站了会儿,才进屋。

许诺正在玻璃温房浇花,那里依然种满白玫瑰,她浇得很认真,连莫铖回来都没发现。

莫铖静静地看了会儿,觉得心中的浮躁不安,被一点点抚平,变得柔软而宁静。他走过去,摘了朵送到她面前:“我好久没给你送花了。”

许诺“啊”的一声,责怪道:“人家好好长在枝头,你摘它做什么?”

话虽如此,还是接过,纯白的颜色,含苞待放,洁白如雪,她抬头问:“你怎么这么喜欢白玫瑰?”

因为我们第一次遇见,我就送了朵白玫瑰给你。

莫铖微微一笑:“像你,素净。”

许诺笑了,莫铖拉她的手:“今天我带你去白城逛逛。”

他们来得匆忙,她是跟他私奔的,什么行李都没有。

许诺点点头,是该买些换洗衣物。

两人简单收拾了下就出门。

昨天毕竟太晚了,也累,只看到一个灯光璀璨的不夜城。今天许诺看着车窗外的世界,白城不愧是真正的大城市,车水马龙,高楼林立,无一不繁华,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渺小,面无表情。

许诺忍不住感叹:“白城我也来过几次,小时候,我爸在这做生意,我来找他,每次来都感觉变化好大,但其实又也没什么变,还是这么快,人活得这么匆忙,没什么人情味。”

“人情味?还是有的,”莫铖舔着脸靠过来说,“你看,我就是你的人,你的情。”

“……”许诺脸一红,瞪了他一眼,“别老是油腔滑调的!”

“是!老婆大人!”

“……”

许诺真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别过脸,继续看窗外,脸却是笑的。

莫铖带许诺到白城的商城,一下车,就开启了“买买买”模式。

许诺从没见过一个男人这么喜欢陪女朋友逛街,以前她和米杨去逛街,看到商场的情侣,男人都像在受刑,进了店就找凳子坐,莫铖却热情高涨,逛完这个商场继续下一个,逛完衣服还要买包,买完包要买护肤品,简直比许诺还乐在其中,脸上一点不耐都没有。

许诺不解:“你很喜欢逛街?”

“不喜欢,不过,我喜欢陪你。”

“……”

许诺弯起嘴角,悠悠走到前面,她觉得以后要出条家规——禁止甜言蜜语,禁止油嘴滑舌!

莫铖跟在后面喊:“小姐,小姐,你忘了你家的贵重物品了。”

“一点都不贵重,满嘴跑炮。”

“……”莫铖追了上去,拉起她的手,“既然这么轻便,就随身携带呗!”

许诺:“……”

逛街,吃饭,看电影,两人好好过了几天难得的二人世界。

莫铖开车载许诺到白城有趣的地方玩了一圈,他小心地避开了以前去过的地方。

之前他怨许诺忘了他,现在却希望许诺不要想起过去,因为现在的阿诺太好了,他们开心。

这样子就很好,莫铖很满足,不想再有什么惊扰如今的平静。

许诺有提过去看许淮安和她的弟弟许言,莫铖都说再过几天,他还没准备好,实则在逃避。

他比谁清楚,他和许诺没这么容易,他们有太多阻碍。

所以他想,晚一点,再晚一点。

但该来的还是来了。

那天,莫铖和许诺从外面回来。

正聊得开心,莫铖骤然站住,许诺不解地看他,看到门前站着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

他看过来,样貌和莫铖有几分相似,只是眼神很凌厉,看到两人,眉皱起来,眼光像两把刀一样射过来。

“爸——”

莫铖刚开口,莫永业已一个箭步走过来,举起手掌狠狠朝莫铖甩过来,怒不可遏:“孽子!”

年初时,莫铖跟他说,他不再找许诺,他还松了口气,以为他终于想开了。后来儿子说去小春城收购一家公司,也只当他去散心,没想到……

刚刚兰清秋找上门,让他儿子别再纠缠她女儿,他还当笑话,“你女儿早死了,别跑到我这来发疯”。没想到,许诺竟真的没死,他刚看到莫铖手放在她肩上,就明白了,他们又纠缠一起!

这一掌,莫永业没留情,打得莫铖踉跄了一步,一阵耳鸣。

许诺赶紧扶住他,不满地瞪着莫永业:“你这人怎么乱打人?”

莫永业听了嗤之以鼻,冷笑道:“我教训我儿子,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来说话?”

许诺气得脸涨得通红:“你——”

“阿诺,我没事。”莫铖把她护在身后,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该来了还是来了。

他平静地看着父亲:“爸,你怎么来了?”

“不能来吗?要不来,我还不知道我儿子又和贱人混在一起!”

“爸,你别这样说。”莫铖有些恼怒。

“难道我说的不对?”莫永业冷笑,指着许诺,“她要不是个贱人,会设计你入狱?会在定婚宴让你被抓走,让你身败名裂,让我在白城严面扫地?”

话音一落,莫铖暗道不好,果然回头,许诺脸都白了。

许诺瞪大眼睛,眼里全是不敢置信,颤抖地问:“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个贱人,”莫永业上前一步,冷冷地看着她,一字一顿,“我说,你害我儿子入狱坐牢,那一年,他才二十岁!”

要不是扶着墙壁,许诺要倒下去,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吓得连唇都失去血色,望着莫铖,紧张地问:“莫铖,他、他说的是都是真的吗?”

眼泪生生地在眶里打转,不敢落下来,她怕没立场。

莫铖上前要扶住她,许诺往后退了一步,不让他碰,凝咽地问:“真的吗?”

“不是这样的,”莫铖不知如何解释,“阿诺,你听我说——”

话没说完,许诺已经转身就跑。

她听不下去,也不敢听。一直以来,所有人都对许诺说,是莫铖伤了你,伤到你选择忘了他。许诺想,是莫铖错了,是他做了很多不好的事,她甚至带着一种施恩般的心态和他在一起。她觉得自已真伟大了,原谅他,和他在一起,他对她再好,也觉得理所当然,心安理得。

可今天她听到什么?她设计他入狱?害他坐牢?

在许诺眼里,这是非常可怕的事,简直是恶毒!

原来她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竟做过这么坏的事,竟然这样伤害过他。

坐牢?莫铖竟然为她坐过牢,那一年,他们才二十岁,他们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许诺无法想象,这一切都超过她的认知,她无法接受,也承受不了。

许诺往外跑,连莫铖在后面喊都不管。

她吓到了,本能地想逃跑,本能地想逃避。

莫铖看着出了一口恶气的莫永业,生气道:“爸,阿诺都忘了,你为什么还要刺激她?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伤她就是伤我,这样做你很高兴吗?”

莫永业脸上的笑生生僵住了。

“如果阿诺有什么事,我不会原谅您的!”

扔下这句,莫铖追了过去。

他不知道阿诺去哪了,她在白城人生地不熟,可能她会去找赵亦树许淮安,但直觉告诉自己,阿诺不会。莫铖在小区附近找了起来,他想,或许,阿诺还是愿意相信他的,愿意听他解释。

莫铖找到许诺时,她果然还在小区,抱着膝,蜷缩成一团,躲在灌木丛中,呆呆傻傻地望着前方,脸上有泪痕。

莫铖暗暗松了口气,坐到她身边。

许诺稍微坐过去一点,没看他,抽泣道:“别过来。”

嗓音已经哑了。

莫铖怎么可能听她的,他挨得近近的,搂过她的肩:“怎么?你不要我了?”

许诺挣扎了一两下,挣不过他,小声说:“我不知道去哪里。”

刚刚她跑出来,已经跑到小区门口,看到外面车水马龙又傻了,她不知道去哪里。虽然这里有她至友,有她父亲,可她并不想去找他们,她……还是想呆在莫铖身边的。

她回来,找个了角落坐着,越想越不明白,越想越乱。

莫永业的话把她平静的心搅成一潭混水,只要她一想起最初,莫铖红着眼问,“阿诺,你怎么忘了我”,就觉得痛,就觉得苦,就觉得对不起莫铖。

她有些想把记忆找回来了,真的想了。

“我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好,也没想象中的善良,原来我是这么坏的女人。”许诺抬头,看着莫铖,眼里泪光闪烁,她哽咽地问,“莫铖,我是不是对你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是不是还有很多事,你没跟我说?”

话还没完,莫铖的泪已经滚落。

他伸手狠狠地抱住许诺,哑着嗓子:“没有,阿诺,你没有。你不了解,你只是忘了,错的是我,全是我,你一点错都没有。”

“你只是忘了,忘了我才是那个不好的人。你没有错,全是我的错,我爸会那样说,是因为我是他儿子,他护短,他不讲事非……”

莫铖哭得泣不成声,一直以来,他都强迫自己不去想过去,也不想让许诺想起过去,可不代表,他能心安理得地享受许诺全心全意的依赖和信任。他做了那么多错事,怎样伤过她,怎样报复她,他一样都没忘,也不敢忘。

可如今她反而很自责,觉得是她的错。莫铖听不下去,他抱着她,他有很多话要跟她说,恨不得把过去全部交代清楚,但他不能,他只能抱着她,一遍遍重复:“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是我罪有应得,是我该死。”

莫铖已经崩溃了,哭得像个孩子,脸上全是泪水。

许诺不知所措地抱着他,不知如何安慰,最后只能抱着他,有一下没一下地安抚着。他的眼泪落在她身上,湿湿的,烫烫的,从温变凉,衣服湿湿冷冷贴在身上,可莫名的,她心安了。

好久,莫铖才平静下来。

这三年,他活得特别苦,就算后来找到许诺,痛苦也挥之不去。

不堪的过去让他的心像灌了铅般的沉重,很多时候,他都觉得自己的心不是血肉之躯,是实心的。往事的伤痛在他血液里来回奔腾,折磨得他夜不能寐,面对忘掉所有的阿诺,又一句都不能说,真的特别特别的堵。

许诺温柔地帮他擦掉泪水,笑他:“你比我还爱哭。”

“因为我对不起你,”莫铖自责地说,“我还让你被欺负了。”

许诺摇头,说没关系,缱绻柔情地看他,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莫铖,我们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入狱,坐牢,这是她想不到的,接下来,是不是还有更可怕狰狞的事?

莫铖心一惊,看着她清明干净没有一丝责怪的眼眸,几乎要脱口而出。

说了,他就解脱了,不用背着过去的包袱,但……阿诺会原谅自己吗?

最后,莫铖还是自私地摸摸许诺的脸颊,帮她把乱了的留海理好,轻声说:“阿诺,我们忘了,好吗?”

赵亦树说得对,他终究是个自私的人,自私到底。

许诺沉默了半响,最终还是抬头,冲他笑了笑,说:“好。”

她答应他,说好就是好,以后不会再过问也不会去追究。

折腾了半天,该回家了。

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都这么大了,还哭哭啼啼的。

莫铖站起来,拉起许诺:“阿诺,咱们回去。”

许诺站起来,右脚踩在地上,“啊”的一声。

莫铖一下子紧张起来:“怎么了?”

“刚才跑得急,扭了一下。”许诺不好意思道。

莫铖脱了她的鞋,仔细看,还好,没什么大碍。

他蹲着,说:“上来,我背你。”

“不要,我这么大了,况且也没事——”

“听话,上来!”

最后,许诺还是红着脸被背起来。

她把发烫的脸埋在他肩膀上,他的背很宽阔很温暖,许诺把脸贴在他身上,刚才的烦闷全被幸福代替,她低声问:“莫铖,我重吗?”

“不重,”莫铖在前面说,“轻得很。”

过一会儿,许诺又问。

“累不累。”

“不累。”

明明都开始流汗了,许诺抱着他的脖子,玩他的头发,他的发很黑,乌黑发亮,有些长了,她打着圈,说:“莫铖,你该剪头发了。”

“好,有空就去剪。”

“我帮你剪好不好?”说完,许诺就笑了,“算了,会把你剪得不帅。”

似乎看不到他,她就有好多话跟他说,好确定他在。

“没关系,给你剪,你不嫌丑就是帅的。”莫铖笑着说。

许诺弯起嘴角,搂着他的脖子问。

“莫铖,以后你还会这么背我吗?”

“当然,我要背你一辈子。”

一辈子,莫名的,许诺又有些忧伤了,她说:“莫铖,你说咱们谈个恋爱怎么这么不容易?我妈反对,你爸反对,亦树也不看好,好像所有人都不愿意咱们在一起。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说服我爸的。我爸怕我,特别怕我,我一闹,他什么都答应了,咱们有空就去看他吧。”

莫铖静静地听着,说:“好,过几天我们就一起看你爸爸。”

“你可要好好表现。”

“当然。”

许诺满足了,安静了一小会儿,又戳戳他,在他耳边说:“莫铖,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就算我爸不同意,我也想。”

莫铖心一暖,回头对她说:“我也是。”

她不知道,他比她更想,和她永远在一起。

快到家了,许诺问:“遇上你爸怎么办?”

她还挺怕莫永业的,长这么大,第一次被指着鼻子骂贱人。

“别怕,有我。”莫铖安慰她,“他刚才是气坏了。”

不过家里没人,看来莫永业回去了。许诺又担心他们父子闹得太僵,莫铖说:“别担心,改天我会跟他解释的。”

他惦记着许诺的脚伤,回来第一件事是背她到卧室,去找药。

他打了温水,要帮她洗脚。

许诺有些害羞,红着脸:“我自己来。”

莫铖不让,他仔细看她微微肿起来的脚背,扭到了,并不严重,少走动应该很快就会好了。

“笨手笨脚的。”

很嫌弃的口气,动作却很温柔,莫铖的手轻轻抚过脚背,认真在帮她洗脚。

手指滑过脚心的那点痒意却仿佛活物般,顺着脚心缓缓往上钻,钻到心尖。许诺脸有些发热,抬起脚:“好了,好了。”

莫铖帮她擦干,喷了药,又心疼了:“疼吗?”

“不疼,”许诺摇头,脸诡异的越来越红,娇嗔道,“你起来啊。”

他还保持着帮她喷药半跪的姿势,疼惜地看着,眼里全是买怜爱。

许诺的脚是很漂亮的,白白嫩嫩,白皙如玉,脚背有淡淡的红,喷了药,有淡淡的药草香。

莫铖看得出神,微微俯身,近乎虔诚地吻了吻她的脚背。

这下许诺脸全红了,要缩起来,却见莫铖抱着她的腿,脸放在她大腿上,很自责:“都是我不好。”

他明明说过不会让她受伤,却还是让她受了委屈。

许诺一愣,脸上全是动人的红晕,她摸摸他乌黑的发,笑道:“笨蛋!”

莫铖抬头,看着面前温婉可人的女孩,嘴角扬了起来,自个儿笑了:“我这样,像不像有人贴肚子上听胎动?”

说着,他还真站起来,模仿听胎动的姿势,耳朵贴着她的肚子,问:“咦,怎么什么都听不到?”

许诺大窘,羞赧地推开他:“别闹了。”

嗓音跟泡在蜜水的糯米一样,软软的,甜甜的。

莫铖听得心一热,抬头温柔地看她:“阿诺,给我生个孩子吧。这样子,我也能贴在你肚子上听咱们孩子的心跳,听说宝宝动得厉害时,能看到小手小脚的形状……”

说着,他又把脸贴到许诺身上,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

许诺简直要羞死了,要一把推开他,又碰到莫铖的视线,那眼睛神采飞扬,充满向往。

他是真心的,真心想和自己有一个宝宝,真心想当一个父亲,真心在期待他们的未来。许诺心一甜,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羞涩地看着他。

也不知谁先开始的,也不知道怎么的,莫铖的脸就慢慢靠过来,十指相缠,两人的唇就碰在一起,很柔软也很香甜。

许诺的心软得像绵花糖,身体像处在云端,轻飘飘的,她唯一的感觉是她被缓缓推到床上,莫铖慢慢压过来,专注的眼神,动人而深情,迷人极了,她移不开眼睛。

她着迷地伸手抚摸他的眉眼,想,他怎么这么好看?他怎么能这么好看?

她真喜欢他,喜欢他的眉毛,喜欢他的鼻子,喜欢他的眼睛,喜欢他的唇……

“唔——”唇被吻住,起初还是温柔的,香甜的,后面却越来越激烈,像两条窒息靠在一起呼吸的鱼。

许诺伸手用力地抱住身上的男人,此刻,她只想和他紧紧相拥。

仿佛,没有什么能分开他们,他们再也不会分开。

这是一场空白了三年的欢爱。

再次冲进许诺身体,莫铖几乎要落下泪。

他不会再问许诺爱不爱的问题,因为以后的以后,无论她爱或不爱,他都不会放手的。

他用力地拥抱她,贪婪的,渴望的,就像他从未失去过她。

阿诺,我的诺,但愿时光静止,但愿老天怜悯,我们永远在一起。

不求来生,不许未来,只求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你就在我怀里,我就在你心里。

他抱着许诺,狠狠在她浑圆的肩头咬了一口,重重地吮吸着,他喘息着问:“阿诺,我是谁?”

许诺陷在他带来的狂风骇浪中,迷迷糊糊说:“你是莫铖啊。”

对,我是莫铖,和你名字合在一起就是承诺的莫铖,我们不要莫许承诺,我们要承诺一生。

莫铖抱着她,把脸埋在她胸前,又咬了她一口,让你忘了我。

他又轻轻地吻着,许诺,别再忘了我。

他拨开她被汗浸湿的留海,露出她美丽的眼睛,把她拉进自己怀里,挺进她身体:“阿诺,你看看我,看看我,我是莫铖……”

两人缠绵了大半夜,才沉沉睡过去。

许诺再次醒来,莫铖的位置空着,她的心蓦地一紧,一摸,还是温热的。

客厅传来一些动静,应该是莫铖在做早餐。

讨厌,竟然不在身边,人家还想第一眼就看到你。许诺有些小不满,想起昨晚,摸摸发烫的脸,又庆幸莫铖不在,不然她都不知怎么面对他,昨晚自己好像太……放浪了……

许诺甩头,想把涌上来的画面甩掉,又控制不住的脸红心跳,讨厌!讨厌!太讨厌!

她起身,全身跟散了架似的,腿软软的,但心里像吃了蜜,甜甜的。

睡衣不知被扔哪里去了,许诺随手拿起莫铖挂在旁边的白衬衫穿在身上,空荡荡的,太大的,但有莫铖的气味,淡淡的香水味,很淡,不仔细闻几乎闻不到。

许诺起来,收拾了下床铺,把被子铺好,她又想到什么,掀起被子,没有,她又掀起另一边,还是没有……

来来去去看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有。许诺有些沮丧,怎么会没有?

她垂头丧气地出去,莫铖正在厨房忙碌,最简单的家居服,也是玉树临风盛世清颜。许诺走过去,从后面搂住他,把脸贴在他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