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美丽世界(二)

J先生回到家的时候,露西还在上班,他的女朋友就是这么勤劳能干。

某个没出息的华尔街仔暗自骄傲片刻,日常在脸书中炫妻,并且提到了下午的“咖啡事件”,还有新来的三明治小摊。

虽然吃不上芥末热狗有点遗憾,但是鸡蛋三明治味道不错,劳顿太太长得也很漂亮(后面这句划掉,可千万不能让露西看见!)

关键是,J先生和人家三明治小摊夫妇一见如故,仿佛多年以前的挚友一般。尤其是劳顿太太,感觉两个人连脑回路都是一样的。

J先生喜欢贴脸书的感觉,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土拨鼠,喜欢将所有美好和不美好的回忆都记录下来,等将来老的时候,可以慢慢地看,就像回顾自己一生。

他从来不是什么伟大的人物,可能这一辈子也做不出什么大事情。但即便如,他也不想一生碌碌无为,连一丁点值得回忆的东西都没有。

打开冰箱,J先生给自己做了份奶油蘑菇意大利面,边品尝美食边刷着今天的财经新闻。突然,电脑提示音,说有人给他脸书留言。

应该是露西,或者其他几个朋友。

J先生随手点了点,却愕然发现这个留言者的头像眼熟得很……槽,这不是派特里克·贝特曼吗?他为什么会看我的脸书?他为什么会关注?他为什么会留言!!!

魔鬼贝特曼,华尔街精英中的精英,离金融大佬只有一步之遥。

按照设想来说,必然是忙得脚不沾地,来往的也都是各界大人物。他什么时候有空去搜索一个普通同事的脸书,还给自己留言?

[别担心西装的事情,已经送去干洗了,再说我也挺喜欢咖啡味香水的(笑脸符号),明天晚上在我家要开个派对,你要参加吗?带你认识几个好朋友。]

哇哦,贝特曼的上流派对,还要给他介绍朋友?

对于华尔街人来说,人脉就意味着情报,而情报就意味着一切。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新时代,信息就是力量(Imformantion is power)。

但大佬这么提拔一个小透明,这让J先生又有点慌,他愁得都秃了,也想不出给贝特曼回复点什么内容,最后只发了个okay的表情,连个“谢谢”都忘记加了。

面吃完了,露西发了短信说要加班,又是孤独的一碗,哦,他的女友真上进。

突然,客厅的电视机自己打开了。

J先生困倦地揉了揉眼睛,之前关电视的时候,是固定在一个体育频道,但此刻电视却更像是在播放一个访谈节目。所有的镜头都给了一个藏在阴影处的人,那个人朝着他说话。

可是电视的杂音太重,就是那种布满雪花时的“沙沙”声,J先生一句话都没有听到,只看到男人露出的半张嘴一直在说啊说,而且电视机似乎出了什么问题,连颜色都变了,搞得电视上的嘉宾脸型扭曲,肤色都偏向蓝绿。

“……对……每个人……不是真的(It\'s not real)。”

当电视机自己又关掉,还冒出一阵青烟的时候,J先生勉强捕捉到了只言片语。但他还来不及想太多,就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

啊啊啊啊啊,他刚买回来还没用到半年的电视机啊!

没有电视机,他怎么看心爱的球赛,他家女朋友拿什么去追DC的动画大电影,还有据说新出的DC电视剧,一部叫《哥谭》,一部叫《泰坦》来着。

心塞成海洋,露西会杀了他的,噢,我可怜的电视机。

不过再心疼,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酒醉的负面影响还在,J先生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洗了个便先睡下了。

所以,他并没有看到,在他离开客厅后,原本烧坏掉的电视机竟然自己又亮了起来。这回依旧听不到声音,但画面却没有那么扭曲,能清晰地看到对镜头说话的人。

他有着亮绿的头发,惨白的肤色,穿着紫红西装,胸口还别着一朵塑料胸花。可最诡异的,却是他扬起的鲜红嘴角,那个弧度是如此之大,是正常人完全不可能做到的。

他说到一半,突然扬起嘴角,尽管电视无声,却仿佛能在脑海中听到渗人尖锐的大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露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去上班了,只在桌子上留了一张标签,告诉J先生,她昨晚回家的时候,顺带买了点中餐,有他最喜欢的左宗棠鸡。

J先生无奈地叹了口气,挠了挠头发,在便签上又留下一句:“我今晚要去参加同事的派对,你知道的,去认识一些人脉,晚上不回来吃了。”

他想了想,又加上一句:“有事给我打电话,宝贝,我爱你。”

贝特曼的派对,就像是他家的豪宅一样,尽在J先生的想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