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虽然是私事,桑堤雅各布却不介意分享,可能因为现在一家人团众了,先前的离散反而成为一种特殊的回忆,如果他们一开始就一同成长,也许他跟派瑞斯的感情不会那么好,不会像现在这样,互相辅助、互相包容彼此差异的观念。
    「这样真好。」感受到桑堤雅各布、派瑞斯两人紧紧相依的浓烈情感,何弼学很替他们开心,要修多少世的缘份才能走在一起成为一家人,一定要珍惜彼此。
    「好什么?人家父母离异耶!」反手敲了何弼学脑袋一记,虽然一直安静开车,但是殷坚很认真听着桑堤雅各布及何弼学之间的对话,只有那个笨蛋才会在听见别人父母离异之后,还补上一句『真好』。
    「下……不是啊!我说的真好,是指桑堤雅各布跟派瑞斯现在!他们现在感情很好,这样不好吗?」
    何弼学不服气的回敲着殷坚脑袋,桑堤雅各布惊吓不已、连忙制止,谁会在车辆行进当中去挑衅驾驶呀?想翻车吗?
    「没关系,我不介意,其实,提姆跟莉露又复合了,所以我们家又变回完整的,所以那句气真好』接得很对!」见识过殷坚及何弼学天南地北、毫无章法的吵架方式,桑堤雅各布连忙帮腔,担心这两个家伙又一次旁若无人的争执起来。
    「好了!接下来呢?该去哪找那个米星人?」终于想起要办正经事,何弼学趁着般坚开车无法反抗时,用力的狠掐着他的脸颊,平日里都是他被欺负,逮到机会当然得狠狠讨回来。
    愣愣的望着殷坚与何弼学亲密的互动,桑堤雅各布好奇着他们之间的关系,他虽然会说中文,但不代表他了解其中错综复杂的人际称谓。他只知道殷坚姓殷、何弼学姓何,从样貌、身形来看,这两人似乎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为何会同住一个屋檐下?而那对可爱的双生姐弟,曾经『意外』的称呼过他们俩为父亲,桑堤雅各布知道不该多作臆测,可是他很难不往其它方向偏去。
    「这问题该问你吧?雷达……」低声的笑了笑,殷坚很喜欢何弼学困窘的模样,那种不甘心又找不到话反驳时的神情,实在……好、可、爱。
    =迫不归我管吧?他又不是鬼!」嘟着嘴,不情不愿的咕哝,何弼学逐渐接受了他走到哪都能撞鬼的『灵异雷达』身份,但这回的对象是外星人,如果他真的随便指都能找到,那才是真的有鬼咧!
    「所以,我想到雷蕾那里一趟,请她通知在附近走动的……『朋友』们帮忙留意,那个水晶骷髅状的米星人应该不难揪出来吧?」理所当然的回答着,虽然殷坚负责协调三界五行内的所有事务,但是外星访客大闹地球,这真的超乎他的想象,他必须跟那些留在阳间的朋友们好好商量一番。
    「要不要顺道通知狐仙他们?这种事……还是问一下卫密密官他老人家吧?」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何弼学好心的提议。
    「不要!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不必通知他!」  一向自傲又自负的殷坚,只有提及父亲殷卫时,才会出现那种任性、孩子气的一面,俊脸写满了『我要超越我老爸』的不服气。即使对解决事情一点帮助都没有,何弼学还是偏心十足的任由他,在他的心中,可以和父亲撒娇、闹别扭的殷坚才日最幸福的殷坚。
    「嗯,能不能请问一下,你们说的雷蕾是……?」打从踏上这片土地开始,桑堤雅各布就没遇过一个正常人,十分机警的先打一记预防针,省得真的碰上什么殭尸、吸血鬼之类的,心里没个准备。
    「白老虎晴!」
    默契十足的异口同声,因为这点小事,殷坚及何弼学就能感到无比开心,不顾汽车仍在高速行驶中,眷恋意味浓烈的四目相望。
    「白……老虎?」愕然的张口结舌,桑堤雅各布这辈子见过的唯——只白老虎,是在赌场的秀场上,而他们现在居然要去寻求一只白老虎的帮忙?
    这是童话故事吗?他又不是桃乐丝!等等——陪着桃乐丝东逛西逛的那只是瞻小的狮子……
    殷琳猛踩着油门,她得尽快将派瑞斯送到联盟那里去,那罐密封着的不明胶状物,不知是她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有鬼?总觉得一股腥臭味不断渗出。
    微吊的眼尾斜斜瞄着,殷琳觉得派瑞斯真的很有趣,拥有得天独厚的外貌,她得凭良心说,光比长相,她家小侄子略输一些,可是派瑞斯的个性真的闷到家了,就算年纪比何弼学他们略小一些,但终归是个年轻人,但派瑞斯从上车开始,就紧闭薄唇,打死都不吭一声。
    知道殷琳一直在偷偷打量他,派瑞斯抿了抿薄唇,总觉得十分的不自在。当一行人还在殷坚家中时,他就非常羡慕桑堤雅各布过人的语言天份,能够那么轻松、流畅的和其它人交谈;派瑞斯像隔了个星球般,跟大家距离遥远,还得麻烦别人迁就才能进行沟通。
    原本以为可以独当一面了,结果在离开桑堤雅各布的翼后,派瑞斯才发觉他有多害怕。已经深深习惯了桑堤雅各布给予的温柔和保护,多想现在就能飞到对方身旁,片刻不离的紧紧相守。
    「我以为小侄子和豆芽菜已经够不爱跟人打交道了,结果你和他们有得一拼呀!一样是闷葫芦。」
    终于憋不住的开口说话,殷琳如果再不找点话来聊聊,她觉得快要让那股奇怪的气味董一死,一定得让自己分心才行。
    「啊6抱……抱歉,麻烦妳送我去实验室……」红着耳根,派瑞斯结结巴巴的回话,他不善于跟陌生人交际,更何况对方是个黑衣黑裙、鬼气森森的强势美女。
    「是呀!你确实该抱歉!载了个这么醒目的金发帅哥,万二让我先生知道了,肯定会造成婚姻危机喔!」眨了眨眼,殷琳努力想开些玩笑让派瑞斯不那么紧张,这种事平日里看何弼学做得轻松、自在,结果到她手里,派瑞斯的反应是浑身僵硬、俊脸煞白。
    「啊?那怎么办?我不是故意的!对、对不起!」想也不想的道歉,派瑞斯紧张的神情让殷琳也慌乱起来,深怕这个小伙子一时想不开,拉开车门就往外跳。
    「我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呀!这样我会害怕的!」  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拉着派瑞斯,天不怕、地不怕的殷琳,是头一次让一个手无寸铁的年轻男子吓得飙出一身冶汗。
    「对……对不起,我不太懂得……跟陌生人……相处。」愈说头垂得愈低,过份害羞、过份内向的几乎快要有些自闭的派瑞斯,努力的克制想要逃开的冲动。他不能永远躲在桑堤雅各布的背后,眼前的女子虽然看起来有些阴森、恐怖,但她是个好人,不应该这么畏惧她。
    「不要紧!我习惯面对你们这些人格有严重缺陷的家伙,你觉得自在就好,不必顾虑我,等到了实验室,你可以把所有不相干的人全赶开,无所谓的!」
    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柔,殷琳油门一踩,方向盘猛力一转,车子漂亮的甩尾过弯,朝着那栋『不存在的大楼』急驶离去。
    整修中的夜店显得有些冶清,皮衣、皮裤一身劲装的雷蕾严肃、谨慎的指挥着,要恢复一间半毁的建筑物,真不是一件小工程,可这里是她的毕生心血,她说什么也不愿意放弃。
    「哇!世界末日?还是有哪个下长眼的敢砸店?」东张西望的忍不住啧啧有声,若不是雷蕾的神情太过难看,何弼学真的会想笑出来。
    「明知故问!」  一声冶哼,雷蕾巴不得将这几个灾星赶出去,若不是茅山派去找殷家比试,结果将战火延烧到她这里来,这间夜店被毁成这德性吗?
    「有点小事要请妳帮忙。」低声的和雷蕾交谈,殷坚知道她不希望自己的真实身份曝光,所以刻意的与她走到无人的角落中商量。
    这头殷坚与雷蕾小声的嘀嘀咕咕,那头何弼学跟桑堤雅各布开心的和装潢工人闲聊。像这种滑磨夜生活的地方,曾是情场浪子桑堤雅各布最熟悉的地方,即使没有营业、即使毁去大半,但他仍旧觉得空气中飘散的残存气味如此诱人。
    「什么事?」好奇的打量桑堤雅各布,雷蕾挑衅的瞧了瞧殷坚,他怎么就放心他那个宝贝何弼学跟一个金发帅哥厮混在一起。
    「帮我连络一下在附近的『老友们』.我想请他们找个……人。」  一点也不以为意的回望着,殷坚对自己的感情、对何弼学的感情非常有自信,天上天下不可能有任何人能介入他们之间。
    丝毫不理会雷蕾杀气腾腾的白眼,殷坚凭着过人的嗅觉,找出封起的酒柜,轻而易举的开锁、替自己倒了醇酒,然后心情愉快的看着何弼学表演。
    这家伙真的是人来疯,到哪都能呼朋引伴,这回还多拖一个桑堤雅各布下水,这两;位同样热力十足的人,最大的分别就在于何弼学更温柔、善良一些,而桑堤雅则是正义感十足。
    「行了,消息傅出去了,过一会儿在这附近走动的呵老友们乙,会到这里回报,有什么问题,你直接问他们。」
    小忙了一阵子,不清楚雷蕾是怎么通知其它人,不过殷坚相信这位神通广大的白老虎精,她自然有她的办法一心多用,而且将所有事都处理得十分妥善。
    「谢了!……这些修复得如何?账单寄给我吧!」浅尝了一口醇酒,殷坚翻出了支票簿,神态潇洒的询问。
    「喔?这么好?你是以三界五行之内掌教的身份?还是小鬼头家长的身份?」扬了扬眉,虽然能拿到赔偿是件好事,但雷蕾仍旧忍不住多问一句。
    如果般坚敢回答前者,她一定毫不考虑的拒绝,她还没承认这个毛头小子的实力,殷坚得再多努力一些取得他们这些『老人们』的认可。
    「当然是以豆芽菜父亲的身份,我才不稀罕那个掌教的位置,吃撑了才想去协调三界五行内的琐事。」
    冶哼数声,对于继承殷家,最受不了、最有意见的正是殷坚本人,除了长子嫡孙这个无法改变的身份外,他其实一点都不适合主持大局。他从来就不是那种合群的人,更别说是殷家那种奇怪的家庭,一屋子血统相似,嘴巴一个比一个更加的恶毒、刻薄,修养才该是继承那个家族最重要的一环,根本与道术强弱无关。
    「很好,我欣赏你!不过你该多分些注意力在那个小鬼头身上,别老跟何弼学那个笨蛋厮混在一起,他长那么大个人了,能够自己照顾自己!倒是你家的小鬼头,灵力不弱,得好好的教养、栽培,省得走错一步路,你就欲哭无泪了。」
    外貌上雷蕾只比殷坚略长一些,可是实际年纪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这名道行高深的白老虎精认为自己有责任提点、提点晚辈,她见过太多年幼的妖怪,初初口阳性不坏,后因无人指引,结果行差踏错,毁去了一生的道行,实在可惜之至。
    「我知道、我知道,拜托你们别总是老气横秋的,不过就是多活几年。」
    「多活几年而已?这算赞美吗?」
    原本以为气找帮手』可能得耗去大半天,以殷坚过去的经验,要喊动那些老骨头,总是得消磨掉他所有的耐性及理智。
    这一回却十分特别,他一杯美酒还没喝完,有的冒了阵青烟、有的直接凭空钻了出来,更有的像透明影子般慢慢凝结,总之这帮潜伏在阳间修行的妖怪们,全部大门不走、硬是要展现法力似的,一个、两个比赛花俏般的冒出来。
    
      跟着殷坚连阴间都闯过一回的何弼学,对这些特殊的景象自然是见怪不怪,甚至还很讲义气的,将他随身、心爱的D V收起,因为他知道这帮『老朋友』很己忌哗公开真实身份。
    张口结舌的瞪着这一位又一位,以各式花招蹦出的『朋友们乙,桑堤雅各布愣了半天回不了神,以他有限的认知,鬼就是吸血鬼,狼人属于妖怪,至于其它……他真的不是童话或是奇幻、魔幻故事的爱好者。
    除了桑堤雅各布三魂吓掉了七魄,雷蕾的工作人员也面有菜色,毕竟只有少数人跟,随这名女强人多年,剩余的算是普通的职员以及叫来的装修工人。
    所以,雷蕾愤怒的瞪视着这群『老友们』,明明就不想公开妖怪的身份,偏偏凑在一起时,又会少根筋的比拼法力,都忘了她的店里还是有普通人,真是没事找事的典范。
    『啪』一声,一名样貌柔美、浑身散发七彩光芒的年轻女子,轻轻一弹手指,吓呆了的工作人员个个都石化似的定在当场。
    「丛云?」惊喜的尖叫数声,何弼学飞快的冲了过来,想也不想的,抱着那名年轻女子像演偶像剧般的转上好几圈。
    「呵呵……学长还是那么帅气!」咯咯、咯咯像只花雀似的笑着,丛云一扫那有股  宝相庄严的气势,取而代之的是娇俏小女孩的模样,这位人狐混血的大美女,终于学  成下山了。
    「妳成了空狐族名符其实的族长了?」  一点不介意丛云与何弼学的亲密,殷坚同样也为许久不见的故人开心。
    他了解何弼学,这个长着娃娃脸的男子,其实有着很老大的性格,习惯照顾身旁  的所有人,也包含了这位人狐混血的大美女,而丛云,不论她曾经为谁动过心,一但  重拾了空狐的身份,欲念愈来愈淡薄,她对何弼学恐怕只剩亲人间的情感,浓烈但不  含任何杂质。
    「都是靠大家的帮忙,我还有很多地方得再学习。」甜甜的笑着,丛云即使拥有孤仙族族长的头衔,可在殷坚、何弼学身前,她还是原本那位美丽、清秀得不食人间烟火的第一名模,努力的想赢得其它人的认同。
    「妳已经做得非常好了!身上都冒着闪亮、闪亮的光芒哩!」
    夸张的比划着,何弼学想起了愣在二芳的桑堤雅各布,连忙将这名木头似的男子拉到丛云身前。
    他这回不是被吓傻的,这一次星让丛云惊艳得反应不过来,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莉露.达拉斯更漂亮的女人,能跟她呼吸过同样的空气,算是不枉此生了。
    「待会得靠妳的狐烟帮忙,我可不想他们记得这群混帐妖怪拜访过我的小店!」皮笑肉不笑的说着,雷蕾先是跟丛云这个空狐族的小妹子打招呼,随后朝那群『老友』咆哮数声,吼声中夹杂着气势惊人的虎啸。
    桑堤雅各布只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瞬间停止,原来那个女人真的是只老虎……
    七嘴八舌的讨论着,那群龙蛇杂处的妖怪们,就像三姑六婆似的你一言、我一句,完全没有交集、丝毫没有建树。要统整这些人的意见,除非有如来佛祖的好脾气,否则就会像殷坚现在这样,额上冒着青筋,随时准备着掀桌、翻脸。
    「你们也给我差不多一点!这是我的地盘!」雷蕾又气力万钧的大吼一声,终于让混乱的场面静了下来。
    「其实也不是不想帮忙,只不过这是凡人自己惹出来的事情,总不能要我们每次都替他们擦屁股,你们说对不对?」吐着舌信,蛇、蟒一族略显挑衅的说。
    他们其实对殷家很有怨言,原本势力可以坐大,结果法力最高强的白素贞竟然跟殷家的后生小辈私奔了?前辈子是许仙又如何?断桥借伞的情缘又如何?他这辈子是殷铣,殷家出这招也真够阴险的。
    「说的是!解决了这个事件,咱们也分不到什么好处,为什么要出力?」不知原形是什么的男子,嗓音令人十分不舒服的说着。
    其余人纷纷鼓噪起来,他们之所以来得如此之快,目的不是要帮殷坚这个忙,而是来拒绝他。
    同情的望着殷坚,何弼学知道他时不时得去处理、协调事情,很多时候,就是面对这一群其实一点都不友善的『朋友们』,以殷坚的脾气,能让他们活到现在,修养真是进步下少。
    「难道你们要袖手旁观?地球如果被卖了,你们能安稳吗?」虽然不大了解那些人的底细,可是一向正义感十足的桑堤雅各布仍是受不了的蹦了起来。
    剎时间气氛一僵,好几个妖怪跃跃欲试的想动手教训、教训这个金发小鬼,不过碍于殷坚的面子上,没人敢轻举妄动。
    「很难得见到比学长更激动的人耶!」眨了眨眼,丛云很感兴趣的瞧着桑堤雅各布,云淡风轻的化解了尴尬的气氛。
    就算真的不把殷家放在眼里,还得掂掂斤两,是不是想一口气得罪整个空狐族,他们跟殷家交好不是秘密,瞧丛云紧依着殷坚的座位安排,就知道他们同气连枝。
    「我已经修身养性很多年了啊!」
    开玩笑似的呵呵两声,何弼学陪着打圆场,他们的目的是请求大家协助,把气氛弄僵、吵架对解决问题一点帮助都没有。
    「不想帮就算了,反正爱当宠物的当宠物、爱当补品的当补品,看看地球被出卖了,是你混得好还是我混得风生水起?」冷哼数声,殷坚毫不客气的讥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