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你这种直,叫自以为直(一更)

这是无比煎熬的一个小时。

文佳轩全程像个木头人似的,全身的关节都不怎么听使唤,从客厅移动到餐桌的那段距离,还不自知地表演了一场顺拐。

“张嘴。”武泽昊夹起一块肉递到文佳轩嘴边,文佳轩就像提线木偶一样,下巴机械地往下平移,接住武泽昊喂过来的肉。

武爸爸和付妈妈应该很要面子,又或者说很有教养,总之当着文佳轩这个外人的面,两位长辈的脸色已经黑得堪比乌云,也没说什么难听的话出来。

文佳轩不敢夹菜,只能闷着脑袋吃白米饭,他希望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但偏偏武泽昊不让他好过,故意对他说道:“别老吃饭,多吃菜。”

“哦……”文佳轩从饭碗里抬起头来,眼神仍旧只敢看着碗里,不敢乱瞟。

这时,武泽昊突然伸出食指擦了一下他的嘴角,宠溺地说道:“小呆瓜,饭都吃到脸上去了。”

文佳轩瞬间打了个寒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家老板什么时候对他这么肉麻过?

平时不是傻子就是蠢货,什么,小呆瓜?

请让他退出舞台,去旁边吃瓜好吗?

文佳轩的脖子僵硬得有些不协调,他看向身旁的武泽昊时,连肩膀都跟着转了过去。

老板,求求了,能不能放过我?

文佳轩用眼神对武泽昊哀求道。

然而武泽昊却无视了那迫切的眼神,趁文佳轩转头过来,又夹了一口菜喂过去。

“想吃什么就告诉我。”武泽昊神态自若地把筷子伸进文佳轩嘴里,就差没来一句“老公给你夹”了。

文佳轩咬牙切齿地咬着筷子,一脸悲壮地瞪着武泽昊。

一顿晚饭吃得食不知味,好在武泽昊没有打算久留,在吃过晚饭之后,很快就带着文佳轩离开了父母家。

在防盗门关上的那一刻,文佳轩再也支撑不住,一手扶墙,一手扶着膝盖,双腿直打颤。

“还好吗?”武泽昊随口问了一句,事不关己地走到电梯边,按下下行键。

文佳轩扶着墙走了过去,怨恨地看着武泽昊道:“老板,你怎么能这么坑我?”

“我怎么了?”武泽昊面不改色地问。

“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是来你家吃饭?”竟然直接把他带到家门口了才告诉他,哪有这么坑人的?

“说了你会来吗?”武泽昊仍旧一脸淡然,“刚才表现不错,值得鼓励。”

“你!”文佳轩深呼吸了一下,决定好好讲道理,“你下午的时候,是不是说过不准我假扮你男朋友?”

“是。”武泽昊大方承认,“我收回这句话。”

“你怎么老是这样?”文佳轩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一个老板,应该说话算话,而且你还是个1,你难道不知道‘一’言九鼎这个成语吗?”

武泽昊噗嗤一下笑出声:“谁告诉你这个成语这么用的?”

“我自己说的!”文佳轩直着脖子道,“你要出柜就出柜,为什么还非要把我拉下水呢?”

武泽昊收起笑容,挑眉问道:“什么叫我把你拉下水?”

“难道不是吗?”文佳轩凄凄切切地说,“我要说多少回,我是直的!”

武泽昊不接话了,他沉默地看了文佳轩两秒,接着突然上前一步,一手撑住墙面,一手把文佳轩按到墙上。

文佳轩被身后的墙撞得一懵,他莫名其妙地抬起头来,发现武泽昊的脸已近在咫尺。他咽了一下口水:“老板?”

“别说话。”武泽昊压着嗓子,用气声说道。

呼气喷在文佳轩的睫毛上,痒痒的。他眨了眨眼,不知怎么眼前的那张帅脸就越放越大……

怎么回事?

文佳轩有些懵,看这架势,他老板难道要吻他?

可是不对啊,为什么?

武泽昊的鼻尖越来越近,文佳轩那原本还在运转的大脑突然卡住,于是,他做出了他这辈子最傻的一个举动——

他闭上了双眼。

耳旁的轻笑和电梯的到达音同时响起,眼前的阴影突然消失,文佳轩猛地睁开眼来,只见武泽昊正一边迈上电梯,一边戏谑地对他道:“走了,小直男。”

直男那两个字听起来别提有多刺耳。

文佳轩石化在原地,他觉得刚才自己一定被鬼俯身了才会闭上眼睛。

武泽昊从电梯里探了半个身子出来,催促道:“还不走?”

文佳轩磨磨蹭蹭地上了电梯,一进去就缩在角落里,面朝箱壁。

人生最尴尬的事,就是和你不想面对的人待在同一电梯,而且还是在电梯里只剩你们两人的时候。

这老式电梯下降的速度特别慢,就像商场里穿行的儿童小火车一样。

文佳轩尴尬到极点,武泽昊似乎看出了他的窘迫,善解人意地开口道:“佳佳,你确实是直男。”

文佳轩松了一口气,他心想他家老板果然是个好人,在他难堪的时候知道给他台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