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走肾不走心就是原则

“所以说,你现在让我带你去章智涛家里。”武泽昊慢条斯理地总结道。

在接到文佳轩电话时,武泽昊正好跑到院子外,一进家门,文佳轩就火急火燎地说钱总出事了,细问之下,原来是章智涛把钱无忧给睡了。

“我先去冲澡。”武泽昊扔下一句话就往卫生间走去,结果小臂立马被人拽住。

“你怎么还有闲心冲澡呢?”文佳轩简直不敢相信他老板竟然是这种反应,“我们得赶紧去救钱总啊!”

“救他做什么?”武泽昊被拉住,索性站在原地,脱掉了身上被汗水浸湿的运动衫。

沾染上水雾的肌肉散发出令人窒息的男性荷尔蒙,文佳轩一时间被美色冲昏了头脑,甚至忘了想说的话:“就是……”

不行!

文佳轩皱起眉头收回视线,重新整理好思绪:“不能让他继续跟章智涛那禽兽待在一起!”

“那我问你,”武泽昊说着解开了运动裤的腰带,“他是不是已经被章智涛睡了?”

文佳轩盯着武泽昊的手,脑子再次濒临下线的边缘:“是啊。”

“就算把他救出来,”武泽昊的双手拇指卡进两侧的裤腰,裤子跟着下滑了一截,露出引人遐想的人鱼线,“是不是也改变不了他已经和章智涛上床的事实?”

文佳轩盯着那平坦的小腹,愣愣地点了点头:“有道理。”

“我去冲澡了。”武泽昊脱下运动裤搭在沙发扶手上,只着内裤走进了卫生间。

文佳轩看着那性感的公狗腰消失在门后,这才回过神来,悔恨莫及。他倒在沙发上不停扑腾,恨自己被美色迷了眼:“钱总,我对不起你!”

运动后的冲澡只需要冲掉身上的汗液,武泽昊很快一身清爽地出来,文佳轩立马 眼巴巴地凑上去,摆出严肃的样子说道:“老板,我认真想了想,还是不能放任章智涛这样。”

“是吗。”武泽昊依旧没什么反应,拿起搭在沙发上的居家服穿上,接着去厨房做早餐。

“老板你听我分析得对不对。”文佳轩就像小尾巴似的跟在武泽昊身后,武泽昊去冰箱,他就去冰箱,武泽昊去橱柜,他也去橱柜,“钱总现在是我们的金主爸爸,金主爸爸是用来捧在手上的。”

说到这里,文佳轩摊开双掌并到一起,高高举过头顶,做出捧日的姿势。下一秒,他又收回双掌,放在腰侧,指尖朝下,“……不是拿来压在身下的。”

“嗯,然后呢?”武泽昊在平底锅中煎好鸡蛋,又用剩下的油过了一道吐司片。

“金主爸爸的脾气我最清楚,他很容易生气,以前我们俩走在路上碰到采访,问理想是什么,我说我的理想是当外交官,这也能让他生气。”

“为什么?”武泽昊在吐司片上放上生菜、火腿肠片以及煎好的鸡蛋,接着抹上蛋黄酱。

“因为他的理想是挣大钱,后来剪辑视频的人在他头上打上了‘俗气’两个大字,气得他两天没跟我说话。”

武泽昊轻笑了一声,将吐司片延对角线切开:“那你确实不太厚道。”

“总之,”文佳轩将双手环抱在胸前,皱着眉总结道,“钱总脾气不太好,不能让章智涛为所欲为,现在补救应该还来得及。”

武泽昊把做好的一半三明治塞进文佳轩嘴里,自己叼着另一半在餐桌旁坐下,问:“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自愿的?”

“那不可能。”文佳轩笃定地回道,他咬了一口三明治跟着坐下,“钱总以前交往过一个学长,在一起第二天那人就想上床,钱总立马把人踹了。”

“这么绝?”武泽昊挑了挑眉,“既然已经在一起,为什么不能上床?”

“具体我也不清楚……”文佳轩回想了一下,“反正钱总很挑剔,稍微不合心意都不行。”

“那你觉得章智涛是给他下了药还是用了强?”武泽昊又问。

文佳轩摸了摸下巴,觉得章智涛虽然性子随便了点儿,但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事,便有些犹豫地说道:“好像也不太可能……”

“那当然。”武泽昊道,“更何况你同学的身份摆在那里,他不可能去做得罪人的事。”

心里的坚持一下被动摇,文佳轩顿时有些怀疑人生:“难道钱总真是自愿的?”

“小朋友,我这么跟你说吧。”武泽昊解决完三明治,慢腾腾地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每个人都有两面,分别是‘里面’和‘外面’,和一个陌生人接触,你只能看到他的‘外面’,等时间久了,你能慢慢接触到他的‘里面’,但是这‘里面’也有一块最隐秘的部分……”

文佳轩放下三明治,认真听老板讲课。

“……就是性。”武泽昊说到这里随意地用食指敲了下桌面。

文佳轩眨了眨眼,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