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七章别庄惊魂

回到望京郊外的别庄已经十天了。莫若菲受了剑伤,内腑被震伤,伤势眼看快好时又发起高烧来。剑声心里有气,背着莫若菲把花不弃扔进了柴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庄的柴房离后院院墙不远,算得上别庄最为偏僻的角落。全庄的人都围着大少爷忙活,剑声叮嘱了几句,没有人敢靠近柴房。 daocaorenshuwu.com

剑声每天亲自给花不弃送饭,回回都见花不弃吃得开心。想起自家公子还虚弱地躺在床上,剑声恨花不弃恨得牙痒痒。刚开始几天他还送点儿好饭菜,到后来干脆每天扔两个冷馒头了事。花不弃捧着馒头依旧笑容不减。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剑声纳闷了。寒冬里穿堂风挡也挡不住,花不弃还穿着当日的污秽衣裳,仅披着件他的披风,她怎么就没冻病呢?他留了个心眼,这日傍晚送了馒头就等在外面。没过多久,他就从门缝里看到柴房里有火光在闪动,他正暗骂自己猪脑袋,怎么就把她扔到柴堆里时,鼻端嗅到了烤馒头的香味,还听到花不弃唱起歌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药灵镇上花九叔,收了不弃捧钵钵。林家行医慈善多,隔日来了个神仙哥,美如花朵。他身边养了个小黑心,黑眼黑脸黑痣多,不给我吃哪不给喝,不弃莫奈何。烤了馒头自得乐。做梦托给阎王公,罚他来世托陶钵。呀伊呀伊莲花那个莲花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声音清脆,咬字清晰,一曲《莲花落》哼得婉转悠扬,声音虽小,门外的剑声却听得明明白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居然敢编了《莲花落》骂他长得黑!他哪有满脸黑痣?还咒他下辈子当乞丐?剑声摸了摸嘴角那颗被公子戏称为好吃痣的小痣,气得再也忍不住。他推门而入,恶狠狠地说:“你胡唱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不弃掰了块馒头往嘴巴里一塞,笑眯眯地说:“我没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刚才明明就唱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听错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就是唱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花不弃啃着馒头烤着火悠然地说:“你哪只猪耳朵听到我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剑声不假思索地说:“我两只耳朵都听到你唱了!”话才说出口,他的脸就涨得通红,望着花不弃直磨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不弃嘿嘿笑了笑,也不说话,继续吃馒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剑声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大步走上前黑着脸说:“火折子拿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花不弃掏出火折子放在他掌心,笑眯眯地望着他道:“哟,这脸真黑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剑声气得扬手将火折子往门外远远一抛,踢散了火堆,踩熄了火,恶狠狠地说:“柴房不准生火,我怕走了水烧死你!”

daocaorenshuwu.com

大冬天钻木取火的事花不弃做不到,她敛了笑容,露出可怜委屈的表情,“剑声大哥,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好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变脸变得真快!剑声哼了声道:“臭丫头,公子还准备让你住凌波馆呢。他一日没下床,你就老实在柴房待着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剑声大哥,我再也不烤馒头吃了。你把火折子还我,让我生堆火行吗?万一冻死我了,你也不好向你家公子交代。”花不弃继续哀求。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看到她可怜兮兮的表情,剑声渐渐得意起来。他冷嘲热讽道:“从马上掉下去没摔坏骨头,又累又冻晕过去,结果睡了一晚上就精神抖擞。柴房是冷了点儿,住上几日还冻不死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见他转身欲走,花不弃从地上腾地站起,一个飞扑抱住了他,可怜巴巴地说道:“剑声大哥心肠好,对公子又忠心。我是你家公子从千里之外带回来的,冻得半死,你家公子的大事怎么办啊?不弃认错行不行?我再给你唱首好听的《莲花落》好不好?” daocaorenshuwu.com

“你放心好了。”剑声坏坏一笑,从花不弃手中抢过啃了一半的馒头,用力将她推倒在地,锁上门后大笑道,“我不会冻你太久,饿你一天就成了。没我的吩咐,没有人会靠近这间柴房。明晚我就来看你,看你冻得半死是什么样子。哈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透过门缝瞧到他走远,花不弃表情一变,她撇了撇嘴摊开了手掌,手里是从剑声怀里摸来的更精巧的火折子。她耸耸肩道:“虽然你家公子说闺秀最好不要使这种下三烂的招,但我还是觉得我有义务保重好身体。冻去半条命,当不了王爷的郡主,就太对不起你家公子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说着便嘿嘿笑了起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从门缝里扒了些雪放在陶钵里,花不弃在柴房的角落得意地又生起了一堆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惜没吃饱。喝水填填也行。”她端着一钵热热的雪水,美滋滋地喝着,那神情仿佛在喝一碗燕窝粥。 daocaorenshuwu.com

柴房宽敞,堆着劈好的柴垛和稻草。花不弃蜷在柔软的草堆里,望着空空的陶钵叹气,“要是个聚宝盆该有多好,想吃鸡腿,里面马上就变出来,吃多少都不见少。九叔,可惜我现在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它。想用它吧,人连柴房都出不去。喝水不抵事,就只能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