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十章财神送财

腊月二十起,莫府上下就忙碌开了。大家忙着扫雪洗地清整庭院,擦洗家具摆设,拆洗帐帘椅靠;备各种年货礼品,购置新衣;准备祭神、祭祖等等事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不弃既然成了莫府小姐,年节上少不得陪着莫夫人见本家亲戚的女眷。她的衣着打扮是莫府的脸面,也是七王爷的脸面。于是乎,花不弃也忙碌起来,忙着选衣料赶制新衣,忙着学习大家小姐的应对,熟悉莫府的规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药灵庄时,林丹沙教过花不弃不少应对礼节。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时,她只有一招,非常管用的一招:装羞。一羞遮百丑,羞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别人还能说什么?顺便还能博个柔弱、斯文、内敛的名声。至于背家规,花不弃的脑子好使,大有过目不忘的架势,自然也难不倒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吃好喝好有人侍候好,她便有大把的时间捧着手炉赏雪、赏水仙花发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花不弃偶尔也会在夜晚悄悄地披衣走出房门,在院子里喝风立中宵。想念了无数回莲衣客天门关张弓搭箭的酷造型,柴房屋顶月光暗影里的神秘双眸,松林雪枝上替她扣好披风的温柔手指,最终她只等来了冬夜的寒冷。冻得连打数个喷嚏,惊醒了守夜的婢女后,花不弃自己都觉得无趣。她很伤心地认清了现实:莲衣客放弃不杀她就不错了,他绝不会是她的浪漫骑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除了这些,她在莫府的生活算得上简单惬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莫夫人主持府中大小事务,没空来凌波馆教导她,连她每天晨昏定省去拜见都吩咐免了。而莫若菲离开望京两个多月,回来后成了大忙人。十余日来,花不弃只远远看到他匆忙的身影像鸟一般从眼前掠过。当然,她本来也有可以和他照面的机会,但她“自觉懂事”地把这样的机会主动取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得空时最喜欢做的事是带着灵姑、秀春、棠秋和忍冬在府中闲逛,在二门之内的内院做到了每日一游。 www.daocaorenshuwu.com

莫府占地数十亩,内院回廊曲折,楼台亭阁、湖泊水榭全部走完少说也要一个时辰。她睁着好奇的眼睛熟悉着莫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灵姑仗着资历老小心问道:“小姐每天逛园子,走了这么三五日,应该不会迷路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言下之意,逛了两三天路记熟了就不必再大冷的天在外面待着了,你就乖乖回凌波馆继续当容易害羞的小姐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路走一遍我就记住了。花不弃懒洋洋地瞟她一眼,继续津津有味地逛园子。灵姑的脸上再也挤不出笑容的时候,花不弃这才满足地告诉她:“我喜欢看府中应付春节的忙碌场面。真有在莫府过一个美好新年的感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婢望着花不弃娇小的身材不觉心生怜意。灵姑微微一笑,棠秋嘴快,脱口而出道:“小姐元宵节去瞧灯,街上才叫热闹呢。” daocaorenshuwu.com

花不弃心里一动,好奇地问道:“元宵节望京会有花灯吗?我可以出府去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灵姑笑道:“自然是有的。莫府会搭建花楼挂花灯,少爷年年都陪着夫人在花楼观灯。今年小姐也能去的。” 稻草人书屋

元宵就能出府了?花不弃顿时眉开眼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希望这种有人侍候无人管的时间能无限期地继续下去,然而她和莫若菲生活在同一处府邸中,终会有见面的时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腊月三十晚上,莫夫人胃口很差,团年饭夹了几筷子就放下。她吩咐莫若菲与花不弃守岁,自己折身回了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莫若菲是独子,摆满了菜肴的桌上就只坐着他和花不弃两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莫若菲来说,解开了七王爷的心结,这个春节能轻松过了。他微笑地看着下筷如飞的花不弃,越看越觉得她灵动可爱。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弃,吃好了咱们去点盘龙炮放烟火。”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花不弃嘴里含着的八宝饭突然就粘在喉咙口怎么也咽不下了。有一年的年三十,和山哥吃完面条后,她买了挂鞭炮挂在阳台上放。结果放了一半,鞭炮哑了。山哥拎着啤酒瓶子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骂她:“晦气!明年准不顺!老子总有一天会被你连累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结果第二年,他让她当人鸽子,后来两人都摔下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见她嚼着东西半晌无语,莫若菲停下筷子温和地说:“别想从前了。以前过年没放过爆竹烟火吧?以后有大哥陪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穿着紫色金线绣团花的袍子,领口缀着一圈黑色的水貂皮,毛色黑亮。他完美无瑕的脸玉雕似的散发着莹润的光,像水貂毛般黑亮的眼里噙着笑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不弃马上想起药灵庄为了莫若菲失魂落魄的婢女们。她看到他美丽的脸时,偶尔也会忘记他是山哥。但更多的时候,她会忘记他的脸,认定了是山哥坐在自己的对面。可惜他不知道她是谁。他不知道她是谁真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花不弃嘿嘿笑了,满足地咽下香甜的八宝饭说道:“我和九叔放过爆竹的。我们买不起整挂的鞭炮,等别人家放完后,我就去地上捡那种没有炸响的。年初一和九叔坐在桥头一颗颗点燃了往桥下扔,声音很响很脆,九叔很开心。今年有整挂的鞭炮放真好。我吃好了,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