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王府行

宫中派来的御医把七王爷从死亡边缘救了回来。七王爷却像是中风的症状,神志犹在,瘫倒在床上,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御医出得房来,踟蹰了会儿,低声对陈煜道:“世子,王爷受了刺激,心结未解,血气郁结才会如此。已经用了七八日药了,看上去药石无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煜打断他,直截了当地说道:“不妨直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爷醒后虽不能言语,却一直看着那幅画像。”御医没有说下去,对陈煜深深一揖离开了王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思索良久后,陈煜进了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红烛高悬耀得满堂光明,低低的啜泣声在屋子里此起彼伏,一众侧妃、夫人围住七王爷伤心抹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甘妃瞧见陈煜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进来,突然想起他威胁说要把柔成嫁到千里之外的话来。心头一慌,她竟扑到七王爷身上大哭起来,“王爷,你倒是说说话呀!柔成才十三岁,颖兰、婉若还小,将来王府里还有谁能为她们做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话一出,颖兰、婉若的母亲李妃和田妃也跟着哭成了一团。没有子女的众夫人心头更是惶恐不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煜硬生生把胸口涌起的怒气压了下去,冷冷说道:“父王还未死呢,哭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望定这群女人,心里充满了无奈与怨恨,竟不知道是该同情痴痴望定薛菲画像的父亲,还是该恨他娶了这么多带着薛菲影子的女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哭有用吗?父王心里只有那个女人!就算她死了,父王也能看着画像过一辈子!要怪就怪你们不是她好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甘妃性烈,被陈煜的话一激,红着眼顺着七王爷的目光看向薛菲画像。她身体发颤,突然跳起来,拿起那幅画像尖叫道:“都是为了她,你都是为了她!”双眼一闭,两串泪珠滑下,听得裂锦之声,画像被她一撕为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被甘妃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在她们心中,这幅画像是王府禁忌,碰一碰七王爷都会雷霆大怒,没想到甘妃竟然敢把它给撕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煜并未阻止甘妃,只是紧张地盯着父亲。七王爷眼波动了动,陈煜心中一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死了,她的画像你从此不能再看一眼!你怎么不怒了?你怎么不骂我了?你怎么就眼睁睁地瞧着你唯一的念想被我毁了?你说话呀!王爷!”甘妃说着说着,身子一软,靠在榻前放声大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画像被甘妃揉成一团紧攥在手中,眼看已是毁了。七王爷的眼里透出层悲伤,然后闭上了双眼,面容像古井般沉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妃忍不住跟着哭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煜心里失望,他听得御医之言就打算当着父王的面毁了那幅画。没想到甘妃激动中出手撕画,一点儿作用也无。还有别的办法吗?他心头掠过花不弃的眼睛,下意识地否定了这个主意。脑中灵光一闪,他想起了元宵节柳青芜的月下歌舞。他盯着七王爷平静的面容,心里涌起想冲上去对他大吼的冲动。难道,真的要活生生的薛菲出现,才能刺激到他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耳边哭声不绝,陈煜目光一寒,说道:“我不想再看到有人打扰父王静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说得极慢,一字一句咬得极为清晰,眼神寒冰似的从她们脸上扫过,不怒自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众人呆呆地看着世子,突然反应过来。七王爷如果一直躺下去,王府的主人将会是眼前的世子。大家不由自主把目光投向了出身最为显赫进府最早的甘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父王虽不能动弹,也无法说话,但父王心里是明白的。我这个做儿子的今日就当着父王的面给大家一个交代。膝下无子想出府的,我不拦。若留在王府,只要不犯王府规矩,我定护得大家一个周全。三位妹妹是皇上亲封的郡主,我照顾不周,三位母妃可以找皇上、太后主持公道。在父王面前哭闹做样子大可不必了。甘母妃,府中内务向来由你打理,该怎么着还怎么着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不软不硬地说完这番话后拂袖而去,留下满屋子女人面面相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时三点两点雨,新春偷向柳枝归。

稻草人书屋

枯干的柳枝缀上点点嫩绿,一丁点儿的芽孢连绵起伏隐约如绿雾,属于春的颜色渐渐将冬日的颓废衰败之气拢在掌中,悄然捏得粉碎。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三月伊始,对皇帝陛下内库生意感兴趣的大商贾们早早进了望京城。

稻草人书屋

飞云堡、明月山庄与江南朱家也不例外,带着账房先生、随从、仆役驻扎进了城中各自的府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七王爷病倒,今年内库之事交由世子陈煜的消息早早地传扬开来。世子的喜好性情就成了望京城炙手可热的消息,连带着与世子交好的白渐飞和元崇也被扯上了酒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世子性情温和,做事循规蹈矩,最是知礼之人。”白渐飞谦和的笑容背后带着丝坏笑。他颇有兴趣地想知道,商贾们若看到陈煜发怒时会是个什么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