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欲语还休

花不弃到达七王府的时候,太阳正好落坡,天地笼罩在一片浅浅的晕黄中。王府门口两只大石狮子沐浴在温暖的光线里,威严之中又带着皇家府邸的高贵。

www.daocaorenshuwu.com

见识过了莫府的大气后,花不弃又一次开了眼界。莫府的护院脚上穿的是敞口布鞋,打着倒赶千层浪绑腿。王府侍卫蹬的是靴!他们戴着风帽,穿着窄袖衣袍,横挎一口鲨鱼皮银吞口的腰刀。风一吹,风帽上那簇红樱就骄傲地飘起来,英姿飒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莫府再有钱,七王爷再无权,莫府的护院也不可能穿戴朝廷侍卫服饰。她前世受到的教育和这一世学到的知识告诉她,官府是绝对不能去招惹的。花不弃对王府大门口肃立的带刀侍卫多了些敬畏之心,总觉得他们的腰比莫府护院挺得直一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正当她琢磨着下车后讨好下侍卫,以便于她能够自由出入王府时,马车却没有停留,经过了大门继续前行。花不弃疑惑地往后张望,正好看到甘妃被一群仆役簇拥着从大门走进府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小姐,娘娘吩咐过了走侧门。”和她同车的嬷嬷神色不变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不弃心头顿时火起,凭什么?又不是她巴巴要来王府,是甘妃接她来的。她冲车夫喝道:“停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人理会她,马车顺着围墙继续前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屈辱的感觉油然而生,这些嫉妒她母亲的人竟然连正门都不准她走。她认不认这世的爹妈是回事,当她是野种就不行!花不弃哼了声,径直钻出了轿门,扶着轿厢说道:“不停车,我就跳下去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慌得车夫拉住马匹,轿子里的嬷嬷被花不弃的威胁和大胆吓得脸色发白,她保持着坐姿,强忍对花不弃不按规矩行事的厌恶,再一次提醒道:“小姐,娘娘吩咐过了,马车要从侧门进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不弃对她笑了笑,没等嬷嬷反应过来,她已经跳下了马车。花不弃笑道:“娘娘吩咐过了,马车从侧门进府,她可没说我花不弃要走侧门。府里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说着挑衅地拍了马屁股一下,大摇大摆地沿着来路走向大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久没有这样无赖过了。在莫府几个月,她像只蜷缩成一团的狗,这时终于可以抖抖毛龇龇牙。脱去束缚的轻松让花不弃很开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未上石阶,府门口的侍卫便拦住了她,“你是何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不弃满脸堆笑,笑嘻嘻地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马车道:“我是甘妃娘娘请来的客人。麻烦侍卫大哥通报一声,我不走侧门,请娘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大门处涌出一行人,无声无息地顺着台阶走下来,恭敬地垂手肃立着。他们挡在她身前,面向同一个方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不弃踮起脚尖往前看,一群侍卫簇拥着一辆马车奔向王府。陈煜披着暮色的橙光出现在花不弃眼中。她像被针刺了下突然转过了身,干笑两声道:“麻烦侍卫大哥了,我还是从侧门进府好了。” 稻草人书屋

花不弃快步离开,往马车停住的地方走去。蹄声,每一声都踏在她的心上,溅起阵阵酸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马车里出现了嬷嬷面带讥讽的脸,她的眉梢微微往上一挑,不紧不慢地说:“上车吧,小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嬷嬷的声调悠长,像一把刀缓缓从花不弃心上划过。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见过太多这样的眼神,听过太多这种傲慢的声音。她耸耸肩笑了笑,只是笑了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透过人群,陈煜看到了远去的花不弃。她怎么会出现在王府门口?他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翻身下马,他身后的马车中走出了柳青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寂静巷子里,孤独地停着辆马车。一个身材单薄的少女撑住车辕利索地上了车,马车顺着围墙拐了个弯,往侧门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煜瞟了一眼阿石。阿石也看到了花不弃,他机灵地跑到和花不弃攀谈的侍卫面前询问了一番。回到陈煜面前,他低声说:“是莫府的那位小姐,甘妃娘娘今天亲自去请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心头一股无名火腾起,陈煜冷着脸把马鞭扔给阿石,对肃立在旁的总管道:“花园安排好了?” 稻草人书屋

总管恭敬地回道:“回少爷,都已安排妥当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煜“嗯”了声,回过头对柳青芜道:“抱歉要委屈柳姑娘表演场歌舞给父王看,姑娘这就随管家去吧。”他唇角带着抹嘲笑,目光淡然地从柳青芜清秀绝伦的脸上扫过,似对她又似对自己说:“准备这么久,都在等着看这出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堂堂明月山庄大小姐竟被他当成戏子?!柳青芜胸口气血翻涌,她小看陈煜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元宵灯节,陈煜找上门见她,口口声声说对她感兴趣。虽然她知道这话十有八九是假的,但哪个少女不爱听?陈煜的身份、谈吐,连取笑苹儿的话都让她细细回味了无数遍。进王府前她特意打扮了一番,谁知这次再见陈煜,他的态度与元宵节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