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天意从来高难测(1)

云琅风驰电掣般冲下兴龙山,看到望京城巍峨的城门在望,这才停了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太阳已经落山,兴龙山的山巅还染着层金色,山腰之下的绿变成了深墨色,沉重的横亘在远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远处有尘灰扬起,林家兄妹和莫府护卫正在赶来。云琅望着兴龙山,疑云重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没有挡住浇在不弃脸上的茶水,却看清了陈煜出手。如果陈煜和柳青芜真正有情,他为何握她的手时会用小擒拿的手法?他袍袖挥卷是要将茶水荡在不弃脸上还是想替她挡住?自己背对着山,背后为何会有种杀气袭来。山上没有露面的明月山庄护卫藏在树林里做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世子真的是厌恶不弃吗?为何他训斥不弃叫她滚的时候,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是那样的奇怪。听到他说带不弃离开,他怎么感觉世子像如释重负般放轻松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琅迅速的明白。平静的小春亭中,看似柔情缱绻的世子和柳青芜之间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他只能借机拉着不弃生气的走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经过来时的山路,他嗅到了山风中淡淡的血腥之气。很显然,隐藏在山林中的明月山庄护卫受到了攻击。所以他没有等侍林家兄妹和莫府的护卫,带着不弃头也不回的直奔到望京城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弃终于缓过气来,她不满的说道:“云大侠,你赛马的时候别再拉上我了。我都不敢睁眼睛看,马就像是在往悬崖下跳似的,吓死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琅亲呢的拍着马脖子笑了:“呵呵,笨蛋,马看到崖怎么会往下面跳?我放松了缰绳,它自己知道顺着路往山下跑,坐稳就成了。我的粟子很聪明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乖乖,敢情马比车好啊,无人驾驶智能型的!”不弃感叹了句,远远望见林丹沙那身桃花装扮,忍不住撇了撇嘴。林丹沙对云琅如何她没看出来。但林丹沙对着陈煜放电,不弃却敏感的察觉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琅犹豫了下问她:“不弃,世子今天这样对你,你会恨他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弃摇了摇头。她知道他不是真心喜欢柳青芜。他想让她讨厌他,离他远一点。这个原因当然不能告诉云琅。不弃满不在乎的笑了:“我本来就是王爷在外面*的结果。母亲没有正式嫁进王府。听说七王妃还是因为我母亲得了心疾病逝的,世子肯在王爷面前认我是妹妹已经很不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意从来高难测(2)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我是说如果世子对你真的很好,你就不会和我去飞云堡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弃心头一震,抬头看云琅,见他一本正经。云琅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陈煜就是莲衣客?不弃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含糊的说:“我会去飞云堡玩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琅怜惜的看着她,认真的说道:“不弃,我是说你可以一辈子留在飞云堡。我会照顾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的话让不弃心虚的转开头。 稻草人书屋

不知道为什么,云琅今天想要不弃一个肯定的回答。他又问了一遍:“你在山上说你愿意去飞云堡。你愿意和我在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弃心道,那还不是被陈煜气的。好在自己有良心,没有像陈煜一样牵手挽臂故意秀亲热,否则以云琅的脾气还不认定了自己在许嫁。她嘿嘿笑道:“将来我有机会当然要去玩了,看看云大哥嘴里的千里草原,万马奔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云琅固执的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就是不想明白你说的意思。不弃磨蹭了会,被云琅的炯炯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她看到林家兄妹奔得近了,干脆朝林丹沙兄妹挥手大喊:“等你们很久啦!你们跑得真慢!” daocaorenshuwu.com

云琅气得把头一偏,抿紧了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弃当没看见,只顾挥手喊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坐直腰身伸长脖子的时候,颈中露出一丝红线。云琅忍不住问道:“不弃,你喜欢的人是莲衣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像被一道冷箭射中心窝,不弃的心抽搐了下。她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虚无飘渺。举起挥舞的手下意识的按住挂在颈中的那枚铜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需她承认,云琅骄傲的心已然愤怒。他一抖缰绳,马长嘶了声,扬蹄冲进了望京城。不弃大叫了声,身体惯性地往前冲。云琅用力搂紧了她,挥动马鞭在空中结了个鞭花。噼啪如爆竹炸响,不弃身体随之一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呜啸着在城内奔驰,街道两旁的店铺行人在眼前一晃就没了影。不弃听到身后林丹沙的呼喊声,听到路边行人躲避奔马的惊叫声怒骂声。云琅骑术高明,但在不弃眼中,每一次马蹄落下她都担心踏在行人身上,直吓得她闭上了眼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风声在耳旁掠过,云琅箍在她腰间的手臂勒得她难受。不弃的胆气突然来了,大喊道:“明天内库开标,你想过飞云堡没有?在京城纵马伤人,亲王都会被御史弹劾!你好歹是飞云堡的少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