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死当长相思(1)

白色的灵幡在晚风中高高扬起,灵堂上白烛摇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见有客来,哭灵人像打了鸡血似的鼓足了精神扯开喉咙干嚎。和尚们手中的法器又一次敲响,口中不清不楚的诵唱起超度的经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莫夫人已换了身颜色素净的衣裳。她端坐在灵堂之上,发间簪了朵白花,面容沉静。她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如果是祸,她一人扛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见陈煜板着脸进来,莫夫人站起了身。她正想说什么,陈煜已越过她,手拉住白色的帷帐一扯,木然地站在了那口巨大厚实的紫檀木棺椁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身后的诵经声,哭灵声像是在极远的地方响起。他盯着棺椁里的不弃默然不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脸上敷了脂粉,看不出发青的脸色,如同睡着了一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弃?”陈煜轻轻的低呼了声。声音飘缈,让他都听不出是自己的声音。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莫若菲紧随而至,看到棺椁里的不弃,他下意识的转开了头。心又咚咚的跳了起来,莫若菲镇定了下心神,吩咐道:“掌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数十盏灯亮起,将帏帐之后照得纤毫毕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煜的目光慢慢移到不弃放在胸前的双手上,她的手上有层青灰色,指甲深处有抹浓重的黑。他走到棺椁前俯身捏开了她的嘴皮,牙缝间还有血迹,却没了半点热气,心里的痛悄无声息的蔓延开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镇定的都不相信这是自己,嘴里吐出的话清楚明白。“听说是你发现她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今晨在下去凌波馆发现的。不弃吐了很多血。”明知道她没有死,云琅回想那一幕,仍忍不住心疼的闭了闭眼睛,“当时已经来不及救她了。是莲衣客下的毒!他对不弃下毒已有很长时间了,这一次只是下重了份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煜握紧了拳问道:“有何证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琅冷着脸说道:“我发现她的时候,她手里捏着盏兔儿灯,那灯是莲衣客送的。不弃不肯说出谁下的毒,她想保护的人除了他还有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心被劈成了碎片的痛也不过如此吧?她,原来是这样想念他。一种带着心酸的幸福感自陈煜心底腾起。纵被所有人误会又何妨,只有他明白不弃的心。她这一生可还有过别的愿望?她这一生可还祈求过什么?到死,能看一眼的不过是盏兔儿灯罢了。鼻子一酸,热浪直冲进他眼中。陈煜阖上双眼,片刻后才睁开眼平静地问道:“仵作可来验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莫若菲道:“未曾请过仵作,一切都等王府示下。府中尚有太医院江老太医和回春堂的王神医在,药灵庄林家兄妹也在。是否请他们几位前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听说药灵庄四小姐自小精通医理,不弃身份不同,请林小姐来。”陈煜淡淡的说道。 稻草人书屋

死当长相思(2)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盏茶工夫,林丹沙换了身衣裳提了药箱来。头发也梳成了两根大辫子,装束干净利落。

稻草人书屋

她对陈煜行了一礼后自信的说道:“世子放心,药灵庄医治的江湖中人不少,丹沙会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进去时,她的目光情不自禁从大哥和莫若菲脸上一转,又看了云琅一眼,拉上了帏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昨晚莫若菲抱着花不弃踢开林玉泉房门时,她也醒了。林丹沙想起她偷听到的话,心又跳了起来。虽然不是莫若菲所为,但是不再救治不弃,而把她又送回凌波馆的举动传出去,暴怒的七王爷和陈煜说不定会灭了莫府和药灵庄。她只能装聋作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药灵庄的金针是名副其实的金针。金子偏软,没有好技艺难以插进穴位。这是药灵庄祖传的绝技。凭着金针和祖上传下来的药方,药灵庄才能绵延百年,成为西州府的大户人家。林丹沙从小练习,年纪虽小,也掌握了这门技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拈起金针笔直的插进了不弃的咽喉。如果是服毒,起出金针后,针上沾的血珠就能看出毒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像大哥一样,将金针放进一碗清水中,惊得叫了一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什么事?”陈煜在帏帐外喝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没什么。这毒太厉害,看不出是什么毒。我再看看不弃身上有无别的伤痕!”林丹沙强自镇定下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呆呆的看着碗中的血。她清楚的记得昨晚偷看了一眼,大哥自不弃身上取的血一入水中就化成青碧色。而眼前水碗中的血诡异无比,外层是正常的红色,包裹着一滴青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丹沙又在不弃喉间刺了一针。取针放在鼻端一嗅,隐隐的莲花香传来。她迅速的扶起不弃,解开她的外衣查看背部。没有尸斑出现。她替不弃穿好衣裳,见她身体依然柔软,眼中惊诧越来越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她不是直取不弃喉间的血,海伯喂给不弃吃的丸药就不会被发现。林丹沙误打误撞知晓了不弃未死的秘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心里忐忑不安起来。该告诉所有人她没有死吗?她瞬间想起了云琅。她一句话可以让花不弃彻底消失,也能让她重回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