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相遇与错过都是缘

粉色的发带,粉色的裙子,粉色的胭脂染出一个粉嫩的人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虾有点厌恶浑身上下充斥看的这种彰显女子柔媚的色泽,忍不住问道:“为何小姐要选这条粉色的裙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弃撑着下巴看着换上女装被粉色打扮得娇柔无比的小虾,觉得她比柳青芜中看多了。她笑道:“粉色好啊,你穿这条裙子一看就是个娇媚的富家小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虾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daocaorenshuwu.com

一旁替她俩选衣饰梳头的甜儿抿嘴笑了:“小姐的意思是,出了门,小虾姐姐是朱府的小姐,小姐是侍候小虾姐姐的丫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如何使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弃意外的看了眼甜儿,这丫头真聪明。而小虾的武功高吧,有时候却转不过弯,有点死心眼。她只好解释道:“你瞧瞧我,蓝碎花的襦衣裤,两个小包髻,怎么看也只是个侍候小姐的丫头。若有人想对朱府的孙小姐不利,是对你出手,还是对我出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种无耻的解释听得小虾连连点头,对这身粉红色的厌恶顿时去了。她认真的说道:“小姐说的极是,是小虾思虑不周。” daocaorenshuwu.com

她的反应让不弃有点意外。她瞄了小虾一眼,暗骂自己犯贱,当丫头被人欺负成习惯了。好不容易有了点尊贵小姐的感觉,竟然觉得不自在。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板着脸说道:“你不知道我这么做是把你置于危险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虾诧异的看着她道:“小姐若成了目标,更麻烦。小姐这招很妙。”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弃哭笑不得又有一丝感动。她把将一顶十伍帽递给小虾,没好气地说:“可不能轻易叫人瞧了脸去。走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换过了衣饰的两人穿过柳林,不走飞虹桥,径自来到了院墙边上。小虾搂着不弃轻松的翻过了院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弃回望静心堂所在方向,阴险的着想着今晚自己的安排。海伯也是一代高手。如果真的有长了歪心的丫头通风报信,她可就太倒霉了。谁叫自己正想找一个杀鸡给猴看,在丫头里立威的机会呢。 daocaorenshuwu.com

这种引蛇出洞的法子会让她对周围人的戒心更重。不弃暗叹,她现在不再是乞丐丫头花不弃,而是世家大族的继承人。花不弃被莫夫人一碗燕窝粥毒死了,朱府的孙小姐朱珠再不能死了。这十个’丫头她都很喜欢。她是真心想把她们留在身边信任她们。不弃内心深处仍希望立威的算盘落空。这些丫头真的如福总管所说,感恩朱八太爷,是真心来侍候她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世事难料,最难测的总是人心。她不过是赌一赌罢了。

daocaorenshuwu.com

“小姐,咱们去哪儿?”小虾开口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弃想了想说道:“既然换了身份,我叫你小姐,你叫我花花好了。咱们去苏州府最热闹的北方吃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逛街吃饭啊!还有别人掏腰包付账滴的那种!不弃摸了摸怀里的荷包,里面是找海伯拿的散碎银子和银票。她摩拳擦掌兴奋的想尖叫。这辈子长了这么大,不论是在药灵镇还是在望京城,她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能试探丫头们的忠心,小虾的武功,朱府暗藏的力量,勾引出对自己感兴趣的人,还能逛街游玩。不弃对自己今晚的出行安排佩服极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苏州府境内河港交错,水网密布。几乎行五步便能见水,走十步就能上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城中街道并不十分宽卓,粉墙黛瓦,朱楼小雕窗,雅致如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府与杭州府风景一般秀丽,而苏州府更是江南六州府中最为富庶之地。苏州城里最繁华最热闹又属闾门一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地曾经出了个有名的才子,他曾形容苏州府闾门道:“世间乐土是吴中,中有间门更擅雄。翠袖三千楼上下,黄金百万水西东。五更市卖何曾绝,四远方言总不同。若使画师描作画,画师应道画难工。” www.daocaorenshuwu.com

仅凭诗文中五更商铺仍在营业的繁华,往来人群操四远方言便可知其万商林立,生意火爆的热闹场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申时初牌,太阳才落山,天空染得半边红霞。一名戴着帷帽穿着粉色衣裙的小姐带着个双睛明亮的机灵小丫头出现在闾门繁华街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潮涌动,熙熙攘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街上男人着长衫面白清秀者居多,行止之间温文尔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魏国民风开放,大家闺秀出门戴顶帷帽掩面以显矜持,却也能上得酒楼进得茶肆。普通人家的女孩儿没有遮得面孔,一张张水灵的脸像新掰开的菱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弃微眯了眯眼,语里发出一声赞叹。她笑咪咪的对小虾道:“商铺林立热闹繁华,咱们去挨着店铺去逛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的是问句,脚步已经迈进了当街的一家绸缎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板笑呵呵的迎上来:“小姐想选什么样的衣料?小店货品齐全。北地的米努南地的丝绸,西地的麻。都是上等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虾淡淡说道:“花花,你去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