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月上柳梢头

陈煜此时在苏州。

的侍卫们和阿石缓慢的往北。照他的吩咐会一路走走停停,在三个月后才会到达大魏国最边远的西楚州东平郡。这为他腾出了一个半月的时间。

稻草人书屋

陈煜在半路改了主意。照原定的计划,他应该先到达东平郡,让当地人看到东平郡王的出现。再带着人出去游山玩水暗中寻访那幅地图上的地方。但是他忍不住,忍不住想要去一趟苏州府,看看那个眼睛亮得叫人记不得相貌的丫头花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肯跟了他去东平郡的人都是忠于父亲和他的王府死士。阿石虽然是皇上的眼线,他从前防着他,现在有皇上的密今,陈煜不用再担心阿石知道多少东西。与侍卫统领韩业一夜深谈之后带了六名武功高强又各有所长的侍卫悄悄离开了队伍,转而渡江南下。在八月十五赶到了江南苏州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知道元崇和白渐飞就在苏州府。他并无意和他们见面。就算见着,恐怕他们也认不出他来。陈煜想起老阿福给他的三张人皮面具,眼里流露出一丝怀念。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朱府孙小姐的及笄礼在朱府正厅中隆重举行的时候,陈煜正和他的六名侍卫分散坐在苏州河边的十里长棚中。他穿着件普通的灰色布衫,背着个小包袱,和许许多多吃白食的人一起吃着朱府免费提供的流水席,替朱府孙小姐的及笄礼凑一份人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煜身边的人边吃边赞着朱府的和善大方,议论着朱府在外藏了十五年的孙小姐,感叹着朱家九少爷的早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一道:“九少爷十四年前突然病逝没准是朱八太爷不准他娶那个女人回府!唉,如果那个女人生的是位少爷,朱八太爷肯定早同意了。可惜是个女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二也压低了声音道:“朱八太爷哪里会想到九少爷会病逝的?女娃也是唯一的血脉,他原不想接回来。只是娶了三十房姨奶奶再也没生个一个儿子。孙小姐这才有机会回朱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钱三带着神秘的笑容道:“听说孙小姐长得极像朱八太爷,那双眼睛更是像极了朱老夫人。当年的朱夫人可是咱们苏州府的第一美女。孙小姐定然也是个美人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门关桐一青芜纵马挥鞭向抱着一只锦盒的不弃击下。她眼里流露出恐惧,嘴里喃喃叫着九叔,一动不动的傻站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望京城郊红树庄的柴房里,不弃轻脆的唱着莲花落讽刺剑声:““药灵镇上花九叔,收了不弃捧钵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对她说:“我说过,我是来杀你的。你怕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贱命一条,有什么好怕的?只是我答应过九叔的事情还没有做,挺对不住他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残废了的乞丐,养着你也是靠你博取人们的同情,方便乞讨罢了。你为何把他看得这么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弃眉一皱怒了:“乞丐怎么了?他不养着我,我能活着?讨来的好吃的,九叔从来都先让着我,那年大风雪,他把我护在怀里我才没有被冻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雨劈头盖脸浇下来,不弃不管不顾的跑着,他自寝殿里追出去,自身后抱住她。怀里的不弃尖叫着挣扎:“放开我!我要找九叔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收养不弃的乞丐花九,顾惜着不弃一条命的花九。不弃答应过花九的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江南朱府突然病逝的九少爷……陈煜手里的筷子颤了颤。不弃的母亲是薛菲,薛菲的夫家在碧罗天。收养不弃的花九是朱府的九少爷?江南朱府突然有了个八月十五及笄的孙小姐。元崇嘴里眼Ⅱ青亮得惊人的丫头叫花花。今年突然同时出现在望京城的朱府四总管,高调争夺官银流通权……无数的线索似乎汇集到了一起,又产生无数新的疑问。

稻草人书屋

朱九华和薛菲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收养被薛家庄抛弃的不弃?难道又是一个迷恋薛菲的痴情人?因着朱八太爷的强力反对,只身带着不弃乞讨度日,冻死也不回家? www.daocaorenshuwu.com

陈煜吐了一口气,筷子挟起一只蟹粉小笼送进了嘴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轻轻的转过头,凝望着远处河弯包围着的粉墙黑檐府邸。不管不弃的生父是不是朱家九少爷,但他能确定,朱府今日行及笄礼的孙小姐一定是花不弃。改了生辰八字改不了这么多的巧合。朱府不想让人联想起府里的孙小姐和望京城流传七王爷女儿的花不弃有关系。那么,朱八太爷是否知道碧罗天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身边又传来阵阵低语声:“孙小姐很能干,听说及笄后朱八太爷就把家业正式交给她管了。啧啧,才十五岁就这么有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钱?要有命才好!你没听说?朱府孙小姐进府的当晚偷偷溜出去玩,差点没命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煜心里一沉,想起偶然遇到的那场屋顶打斗。背上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他那一箭本是可怜那个躲在风火墙边的小丫头。他竟然意外救了不弃一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放下筷子,站起身拎起包袱走向苏州河边。几名侍卫也陆续放下筷子,漫不经心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