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负责的演戏

负责,还是付钱

秋天五湖的风景板美,丛丛芦苇绽开白色的芦花,随风柔柔的飘起。一湖澄碧的湖面映着阳光像飞舞看成群金色翅膀的蝶儿,美不胜收。湖心的三座岛屿绿意盎然中夹杂着红枫黄叶,五彩斑澜。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船扬起白帆缓缓驶向远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小虾眯缝着眼睛盯着这条船,眉梢轻挑,惊诧的看向船尾。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芦苇丛中似射出了一条抓索。一人潜于水下,顺索紧跟着大船。一道白色的水线在船尾后划过,像鱼在水里轻摆鱼尾划出一道涟漪。那人动作很快,顷刻间已附在船尾上。湖面恢复了平静,像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身后传来阵阵脚步声,小虾回头,看到那群穿箭袖紧身衣的人,她静静的说:“小姐在船上.跟上去。通知大总管调船入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朱府里的护卫们对她一揖首,匆匆的追了过去。小虾这时才偏过头,望向抓索射出的方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才迈开脚步,芦苇丛中传出话来:“我们并无恶意,只为保护朱小姐而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o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虾想起先于朱府护卫们到达前屋檐上的四个灰衣刀客,她停住飘步问道:“你们是何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恕不方便透露身份。都为同一个目标而己。姑娘的人也缀着大船,希望到时联手能将朱小姐救出。告辞。”芦苇中的声音渐远,给小虾留下了一个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记得青衫贵公子的话,不敢离开,心里烦躁之余又想起那个闯进柳林扔下消息机关布置图的人。会是什么人要争着保护小姐?小虾轻咬着唇满脸疑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仿佛门外就是苏州城最繁华的闾门。仿佛自一街脂粉香中走过,入目皆是红袖招。那些脆生生的,娇滴滴的柔媚声音一个劲儿的往耳朵中里转。没见过世面的不弃想睁开眼,无奈眼皮儿沉重,鼻腔里哼出一丝呻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些声音在这霎那飘得远了,像是先前有人打开了一道门,放进来声音,然后又把门关上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嗅到了一阵香。这股香味把不弃带回到了遥远的那一个世界。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睁开眼睛还是继续作梦。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是熏衣草的香味。不弃很久很久没有闻到过的味道。她又回去了吗?回到那个低矮的二屋的红砖墙住宅区,懒洋洋被楼下的噪音吵醒。风箱大排扇发出嗡嗡声,底楼商铺里卖奶汤面的,卖包子油条白粥的,卖羊肉汤小炒盒饭的临近中午时分最热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作死了!今天不收拾她,生意没法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隐约又听到一声尖锐的骂声。不弃笑了笑,卖奶汤面的陈大姐又骂闺女偷了面钱去泡吧了。她闭着眼睛撑了个懒腰。伸出的手被握住了,随即耳侧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小姐醒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瞬间,所有的那些声音都似消失了。不弃一凛,像鬼附身似的眼皮倏的睁开,瞪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灯光柔和明亮却不刺眼。足以让她看清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窝在柔软无比,宽大无比的床上。这张床比朱八太爷那张像箱子一样以雕花木板四面围合的床还要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四周密密垂着半透明的白色轻纱,她身上盖着床青缎面绣花鸟的薄被。不弃呆呆的转过脑袋,看到一个年轻公子半撑着头温柔的看着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的眉长得很秀气,像一片柳叶,唇很薄,微微向上翘,像随时都在笑。他穿着件紫红色的宽袍,腰带松松的打了个结,自脖子到腰露出一大片V型的肌肤。眼底眉梢风情万种。 daocaorenshuwu.com

风情万种……她低头一看,自己穿着白色的中衣,发髻自然是散了,长发披散。不弃打了个寒战,啊的尖叫一声自床上跳了起来。顺手捞起颈下的瓷枕朝身侧那个年轻公子砸过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救命啊!救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公子似吓了一跳,用手挡了一记,摸着胳膊委屈的喊道:“小姐梦魇了n巴!我是咋晚侍候你的人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侍候?不弃心里惊惧到了极点。几乎用尽金身力气挥动着手里的瓷枕,没头没脑的啊啊叫着往下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躲闪了几下,满脸无奈的伸手抓住瓷枕,轻咬了咬唇低声说道:“小姐喜欢的话,可以用……鞭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雷轰隆隆落下,不弃当场石化。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眼睁睁的瞧见他取走了自己手中的瓷枕,耳中嗡鸣声大作。看到年轻公子不知从哪儿翻出一条鞭子出来。她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床上,身体往后缩,直抵到了墙壁。半n向才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是谁?这里是哪里?你咋晚… www.daocaorenshuwu.com

…侍候我?” daocaorenshuwu.com

“小姐都忘了?昨晚咱俩……小姐很喜欢……唉!”他幽怨的叹了口气.垂下了限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的衣裳呢?!”不弃神情慌乱叫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公子又怨怨的瞟了她一眼,垂头掀开了轻纱帏帐。这瞬间不弃眨了眨眼,盯着他的背影撇了撇嘴,只瞬间又堆出要哭出声来的表情。 daocaorenshuwu.com

昨晚,她可没失忆。不就是被个青衫人掳了,然后晕了。难不成他还敢说她强暴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