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惹事生非的元少爷

苏州河边朱府大门外是条繁华的街道。最近新开了一家小店。卖地道的苏州小吃。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如同很多小商铺一样,这家小店在开张时只爆了一挂百响爆竹,门口贴了红纸。做了些小吃送街坊邻居,也给朱府送了些略表心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铺子不大,摆了四张木桌。请的是地道的苏州师傅,做出来的点心新鲜可口。

daocaorenshuwu.com

店主是个相貌很普通的中年汉子。请了两个精干的伙计,自己无事就捧本书或端杯茶坐在门口檐下晒太阳。他对朱府的人很客气,只要是朱府的人来买点心,买一盒五块猪油年糕,店主会吩咐伙计多装一块。因为离朱府近,加上店主会做人,朱府的门房下人们渐渐成了店里的老主顾。 稻草人书屋

小店是前店后家的格具。前脸儿不大,后院却很宽敞,还有个极小的天井小花园。后门外是条水巷。 daocaorenshuwu.com

夜幕降临的时候,一条小船静静的在小吃铺后院水巷停了停,又继续往前划开。而小吃铺的后院厢房中多出两个人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人低声道:“湖鱼没回来。对方出太湖后划进了别的水道,跟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店主嗯了声道:“朱府下人们今天来买小吃时说,小姐已平安回了府。湖鱼三天没回来,就再不会回来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另一人又道:“朱府放出话来,掳小姐的人是莲衣客。悬赏一万两银子买莲衣客的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店主想了想道:“照少爷的吩咐继续盯住朱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色中,那条小船又划了回来,无声无息的划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二天清晨,店主像往常一样出去散步。他和一条街的人笑呵呵的打招呼,不紧不慢的走到了朱府后院的小街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里开着一家小笼店。店主自己是做苏州小吃的,但自家的点心一个味道不舒服,他习惯早晨到这家店里喝壶茶,吃蟹粉小笼包。吃完后,他会逛到另一家书斋里看看有没有新书,有时‘候会买上一两本抱回去坐在店门口消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进书斋,早晨的客人较少,店主走进去后转了囤买了本苏州异志就回去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书斋二楼上靠窗站着一个人,目送着店主远去,目光又移向对面墙内的那片柳林,卟的笑出声来。陈煜喃喃说道:“你就折腾吧,反正最近一段时间莲衣客也不会出现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摸出一张面具覆在脸上,对看铜镜修饰了下,粘好了胡须。不多会儿镜子里出现一个苏州街头常见的中年文士。他穿着褐色的长袍,负手下了楼。同街坊邻居含笑招呼了声,慢吞吞出门闲逛去了。 稻草人书屋

与此同时,住在靖王孙别苑中养伤的元崇听到这个消息差点从床上跳了起来。别人栽赃陷害莲衣客他不吃惊,他吃惊的是花不弃,朱府现在的孙小姐亲口说掳了她的人是莲衣客。元崇实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若不是白渐飞按着他,用疑惑加怀疑的目光盯着他,元崇几乎忍不住想;中进朱府去问问那位孙小姐,心是什么做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想起听到她死讯时陈煜为她吐血落泪,想起那晚上冒着挨父亲板子的风险叫开城门和陈煜夜上兴龙山挖坟。

稻草人书屋

“呸!”元崇狠狠地吐出一口浊气。 www.daocaorenshuwu.com

白渐飞睨着他,兴趣来了:“元崇,你和莲衣客很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元崇骇了一跳,目光躲闪。白渐飞取笑道:“你别告诉我,你就是莲衣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元崇脑子里灵光一闪。那天自己在酒楼,如果自己是莲衣客,那掳走花不弃的人就肯定不是莲衣客了。他迟疑犹豫踌躇不定,似终于下定了决心,把白渐飞招至身边耳朵贴着耳朵低声道:“咱俩是哥们儿,这事你别说出去了。我一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羡慕江湖侠客就,就那个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哪个了?”白渐飞没听明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元崇狠狠的一拍床:“晚上你就知道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午元崇忍着胸口被黑凤打了一拳的不适,偷偷出了趟门。等他穿戴齐整后,他成功的看到白渐飞张大了嘴巴。

稻草人书屋

他在他肩头拍了一掌,豪情万丈的说:“朱府的小妖精是非不分,悬赏一万两银子要我的命,我就出去让他们瞧瞧,莲衣客的命是不是这么容易被取走的。” 稻草人书屋

紧身的黑衣箭袖衣,背负箭髓。元崇这一刻的形象在白渐飞眼中显得无比英武高大。然而在元崇要出门时,他死命的抱住了他喊道:“我的元少爷,你知道你这么一身打扮出去,会有多少人为了一万两银子要你的小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元崇潇洒的拍开他的手道:“平时我少有露出真功夫,你以为莲衣客的名头是吹出来的?走,我请你去醉一台喝酒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白渐飞苦着脸被他硬拉出了门。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二人走在间门街头时,人们的目光瞟过元崇,见鬼一样匆匆移开。似乎在说,莲衣客居然敢公开走在大街上?他肯定是疯了。谁不知道一万两银子的重赏之下,莲衣客若是在苏州城出现,就是只过街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