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公堂之上

更声敲响:“天干物燥,防火防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菊固外守夜的小厮耷拉看脑袋睡意蒙胧。东方炻拧着眉想,朱八太爷替他治伤,不敢得罪他,却又放任那丫头锁看他,这又是什么意思?他脑中转了转就气得挣脱镣铐坐起身来。低声咒骂道:“老狐狸,你表面做功夫,暗中却巴不得朱丫头整残我是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气了半H向再也等不及看明天不弃如何收拾他-悄悄下了床,活动了下筋骨决定不陪她玩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东方炻轻而易举的避过打瞌睡的小厮,-n!i无声息的潜到了湖边。月亮悬在半空,飞虹桥架在一湖碧波之上恍若架在天上,美丽静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凝神看着那座桥,又看了看身上的浅色袍子,暗骂了声,施展轻功如壁虎般贴着桥栏小心的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远远望去,像是一片轻云自桥上滑过。东方炻的轻功令人咋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过了桥,他并没有自屋檐而上,而是绕到后墙处一跃而起。东方弃舒展了眉,他不信静心堂里住的全是高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撬开窗户,他勾着屋檐翻进了屋。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半丝儿声”向都没有弄出来。他不禁得意的想,他颇有偷香窃玉的能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望着秋香色纱账里那个熟睡中的人儿,东方炻开始心痒痒。朱丫头,白天用春药美人整我,今晚上少爷要全部找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依依美人倒是脱了衣裳卖力的挫镣铐,但他毕竟被不弃和朱寿强灌下价值十两银子的上好春药。依依雪白的朐颈身上的脂粉香叫他忍得血脉贵张,叫得声嘶力竭,没渗半点水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东方炻越想越鹤努飘步轻移,手拂开纱帐,一个纵身覆压下去。他的身体压着锦被,手捂上床上姑娘的小嘴,扳过了她的脸。

www.daocaorenshuwu.com

淡淡的夜色照进双薄薄的单眼皮,东方炻一愣,床上怎么会睡着小虾?

稻草人书屋

锦被嘶啦一声被小虾藏在被中的匕首划开,刀光自下而上掠起。东方炻双手一撑翻开,小虾大喊一声:“淫贼,还想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提了内力,声音传得极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窗外一声锣响,传来丫头的尖叫声:“抓采花贼!有采花贼进了小虾姐姐的房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东方炻站在一旁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怎么在她房里?!”

daocaorenshuwu.com

小虾淡淡的说道:“小姐觉得东方公子一夜未归,府中竞没有人来找,太奇怪了。她还说,公子被锁在床上,依依姑娘的眼神太平静,寻常人的好奇心她半点也没有。实在奇怪。这么多奇怪加在一起,今晚菊固没动静,小姐住的静心堂也会有动静。我合不得让小姐涉险,只好在她房里等着了。”

稻草人书屋

东方炻呵呵笑了起来:“我倒是小瞧了那丫头。不过,你栏得住我?”

稻草人书屋

小虾退后一步,站在屋角道:“虽然你的伤还没好,但我的伤也没好。我武功不如你,拦你作甚!公子请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东方炻眼里又露出奇怪的神色,反而在屋子里坐了下来:“外面肯定有危险.我不出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虾平静的说:“你不出去,我就出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也不准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小虾听话的也坐了下来。顺手点亮了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屋外一片嘈杂声。不弃在院子里高声叫道:“小虾,你没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虾大声说道:“小姐,东方公子不准我离开房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东方炻也大声说道:“外面你布置了弩弓对着我,找了高手来对付我,我才没这么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弃转过身对苏州府衙门的捕头大人福了福道:“大人,你亲耳听到了。东记的东家东方炻不好好正经做生意。来了苏州府以低价打压苏州本地的商家们,又请得吴老虎使卑鄙手段威胁。商人们敢怒不敢言。我朱府生意做的大了点,他竟然闯进我的闺楼企图不轨。大人明察!一定要替小女子作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声音不大也不小,隔了窗户东方炻仍听得清清楚楚。他苦笑着想,这丫头竞把衙门的捕头请了来作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此时小虾的手猛然挥动,窗户被悉数推开,东方炻迅速的回头,撕下一片衣襟蒙住脸,自房间里一掠而出大声喝道:“我东方炻定报此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事先得了不弃的令,没有人追他,任他离开。

www.daocaorenshuwu.com

衙门的捕头早被不弃用银子喂饱了,狠狠一跺飘道:“这等奸商淫贼定不能轻饶,朱小姐放心,在下一定捉拿他归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弃斯文的说道:“如此有劳大人了。海御送李捕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衙门里的人走后,底楼厢房中走出朱八太爷及大总管朱福和三总管朱寿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朱八太爷眉飞色舞的说道:“丫头,干得好!我正愁请神容易送神难,留着他养伤总觉得留了只老虎在府中。又不敢对他怎么样。东方家的人这回不可能理直气壮地来朱府要人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朱福也呵呵笑道:“惊动了衙门,只等李捕头索他归案。这事一旦传扬开去,东记的生意就没那么好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