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俱往矣

洞庭湖烟波浩渺,八百里湖水如明镜掉落大地,翠绿湖中一碧色小岛如青螺漂浮。白水绿岛,映衬蓝天白云,美如仙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只乌篷小船缓缓靠了岸,船中走出陈煜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没有蒙面,也没有穿黑色箭袖,没带箭囊。若不是他手中握着一柄长剑,一眼望去,像极了前来游山观景的书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自君山脚下抬眼望去,岛中古木森森,几树红叶点缀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弃,我会赢。”陈煜心里默念着花不弃的名字,缓缓拾阶而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中有鸟惆啾吵闹不休,更衬得山幽,脚下踩到几片枯叶,发出清脆的声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穿过丛林,迎面是密密的斑竹林。竹身修长纤细,上有如泪痕似的斑点,又称泪竹。看到这片竹子,陈煜的心禁不住变得温柔起来。只要一想起花不弃,他的心就变得酸软。 稻草人书屋

多年在望京的闲散生活让他有种吃饭等死的无力感,他只在化身为莲衣客时才在江湖逍遥中感觉自由呼吸的畅快。信王爷告诉他,不要像他一样,深受帝宠的同时活得无比小心。这种小心之后的生活像苍鹰收了翅膀,只能缩着身体在地上行走。遥望蓝天,无法飞翔。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如果只是自己要收拢羽冀,低调行事,他从小就这样活着,并不困难,但是他不能容忍花不弃和他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能绽开比阳光还明媚的笑容,她眼底深处的小心翼翼是阳光背后的阴霆。她可以满不在乎地擦干满脸的茶水,她可以在王府门口忍了气平静地自侧门进府。但是那个雨夜叫他看得清楚,她内心的痛苦被压抑得何等辛苦,所以,他决定借东方炻的行径摆脱东平郡王的身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煜沿看上山小道一路前行,终于在山巅凉亭见到了身穿青碧长袍的东方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四目相对,两人皆沉默不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东平郡王,莲衣客。若不是柳青芜说出这个秘密,有谁能想到,堂堂信王爷的嫡子、太后的嫡孙、皇上亲封的郡王竟然长年游走在江湖之中。”东方炻讥消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煜微笑道:“你说得不对,东平郡王与莲衣客半点儿关系也无。东平郡王是在与你交手的过程中重伤而亡。莲衣客嘛,自然还活得好好的,继续是江湖中的神秘侠客。”

稻草人书屋

东方炻一愣,放声大笑道:“原来你腻了朝堂,竟要借我脱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桌子上有灶香,她吊在崖下。一灶香尽,她就会坠入山崖。有把握赢我吗?”东方坏不再废话,眼中透出兴奋来。

daocaorenshuwu.com

陈煜眼神变冷,长剑出鞘,手中铜钱如天女散花般撒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东方炻大笑了一声,凭空跃起,软剑蓦地刺向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这一剑却刺空了。陈煜在他躲避之时,人已向山崖下跳了下去。东方炻大怒,人疾掠到崖边,只见陈煜手中长剑直刺进山壁,单手抱住了花不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莲衣客,你不上来我就斩断绳子叫你们都死!”东方场狂怒地吼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煜恍若未闻,自靴中取出匕首割断了花不弃身上的绳子,搂紧了她轻轻喊着她的名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不弃慢慢睁开眼睛,看清了眼前的陈煜,眼泪忍不住流了一脸,却粲然笑了。她抱着他的脖子喃喃说道:“我知道你不会扔下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弄痛你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不弃点点头又摇摇头,似乎现在才发现身处悬崖之上。崖边山风凛冽,她抱紧了陈煜,想起前世自崖上坠落,穿越到今生,一时之间竟觉得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看到崖下两人旁若无人地相拥,东方炻咬紧了牙,大吼道:“你明明可以和我斗上一炷香也能救她,为何要现在下去?你难道不怕死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煜一手抱紧了花不弃,一手持着插进山岩中的长剑,仰起头大笑道:“我舍不得让她多吃一点儿苦!你要斩便斩吧!你若不动手,我就要带她上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不弃搂紧了陈煜的脖子,狠狠地亲了他一口,仰起头笑道:“随便你!”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漫天阳光映进她眼中,那光彩瞬间刺痛了东方炻的眼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隔了良久,阳光已渐渐移进了山后,东方炻握剑的手暴出青筋,双目渐红,突然大喝一声斩断了绳子,整个人无力地颓坐在了凉亭地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是一年三月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匹白马慢吞吞地踏上了兴龙山的山道。山间春意正浓,马上坐着一位二十出头朗眉星目的紫衣公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山间树木将阳光裁成数块,像一匹绣了金花的花布,被山风吹拂着抖动着。少年的脸时而沐浴在阳光中,时而遮掩在树荫下,唯有一双眼睛,装满了化不开的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小春亭建于一凸出山石之上。扶栏凭风,能远眺望京城,风景绝佳。本是踏春时节,亭中游人不断,连带着小春亭外的空地山道上也多出些小商贩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卖山货的,卖小吃的,卖纸鸢的,路边搭了凉棚卖茶的,坏了一山清净,却许了游人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