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种子

这是一枚青绿色的种子,椭圆形,指肚大小,非常像莲子。奇怪的是这枚种子外竟氤氲了一层淡淡的柔和的光泽,看上去更像是一小枚温润的玉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冬青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看着这枚种子呆呆出神。如果这只是一枚奇特的种子,他并不会如此惊讶。人类进入星河时代之后,发现了许多新奇的物种,有生长在岩浆里的花朵,也有能够放电的树木,甚至还有比城市都大的星空巨兽,这样一枚会放光的种子实在算不了什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可是,这枚种子却在他的身体里,偏偏他还能够看到,这就不能不让他惊奇和恐惧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但如此,更不可思议的是,杨冬青还能感觉到种子在呼唤他,并不是种子发出了声音,而是一种极为奇特的感觉。让他觉得是不是自己的神经出了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元2050年,人类在火星上发现了外星飞船并掌握了可控核聚变技术之后,迈向外太空的脚步加快,并在转年发现空间虫洞,从此开启了星河时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讲台上年轻的历史老师正在讲课,下面的学生听得兴致勃勃。每到历史课都是学生们最认真的时候,这位去年才来的历史老师不但讲的幽默生动,还经常穿插一些野史来调节课堂气氛,所以他的课是学生们最爱上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就在这时,他看到了走神的杨冬青,眉头一皱停了下来,开口提问:“杨冬青,你来说说为什么要把星河元年定在古武出现,大众锻体功被联邦推广普及的那一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问题不难回答,因为杨冬青以往上课非常认真,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所以年轻老师并没想给他难堪,只是提醒他一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杨冬青此刻的意识都在那枚种子上,并没有听到老师的提问,还在出神发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冬青!”坐在他旁边的哈里森小声喊他,并偷偷用脚踢了他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杨冬青这才回过神来,就见全班同学都在看着自己,历史老师也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杨冬青,请你回答一下……”历史老师又把问题说了一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冬青赶忙站了起来,他这一下站得有点儿猛,头有些发晕,身体一晃,赶忙扶住了桌子。历史老师这才注意到他面色却非常难看,虽然很帅气但却带着一种病态的灰白,显得很虚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先去医疗室看看吧!”年轻老师关切的说,他意识到恐怕错怪杨冬青了,这孩子怕是身体不适,不是不认真听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谢黄老师,我没事!”杨冬青努力笑了笑,然后开始回答问题:“因为在古武出现之前,人类的身体素质无法适应长时间失重状态的飞行,以及外星系相对极端的自然环境和大量奇异病毒的攻击。只有在联邦推广普及了大众锻体功后,人类纷纷打破自身极限,身体素质和免疫力大幅提升,首批人类才真正进入到外星系,星河时代才算正式到来。所以为了纪念星河时代的来临,把这一年定为了星河元年……另外,功法的普及还有更大的意义,是联邦与太古帝国以及蜥蜴族争夺生存空间的根本……”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可以了!”年轻老师开口打断,做了个让杨冬青坐下的手势,说道:“回答的很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这句话刚说完,下课的铃声响了起来,年轻老师并没有拖堂,当即宣布下课,班里顿时嘈杂一片,学生们三三两两凑到一起,有的往教室外走,有的大声聊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德森轻轻碰了碰杨冬青,小声说道:“走,咱们出去溜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着哈德森站了起来,一米九的身高,二百多斤的体重,长得五大三粗。而且他的毛发较重,怎么看都不像个高中二年级的学生。杨冬青一米七六,不到一百四十斤,站在他身边就好像个瘦弱的孩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这两人走在一起,却显不出哈德森的威武,他的背总是有些弯着,看人的眼神也有些闪躲。反倒是面带病态的杨冬青身板笔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腾飞中学是一所私立学校,虽然在整个月图星排不上号,但在昆德兰市却名列前茅,学校的师资力量非常强,校内很宽阔,规划合理,绿化面积也相当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沿着绿化带往前走,哈德森问杨冬青:“扬子,你的伤真没事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没事儿了!干嘛这么问?”杨冬青脚步顿了一下,眼底隐隐闪过一丝愁容。

www.daocaorenshuwu.com

哈德森显然并不相信,追问道:“你要是好了,怎么面色这么差,上课还总走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冬青勉强笑了笑,解释道:“伤势确实已经好了,现在是气血亏损,得慢慢调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哈德森站住了脚步,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道:“扬子,跟何军低个头吧!他家有钱有势,咱们惹不起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杨冬青的脸沉了下来,冷冷道:“明明是我先发现的橙藤花,他过来抢夺,而且还把我打成重伤,我凭什么向他低头!就因为他有钱有势,我就得低声下气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