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原因

哈迪双手捂着喉咙,剧烈的疼痛令他几欲晕厥,呼吸也不顺畅,他知道自己喉骨被对方打碎了。看着抽身而退的杨冬青,他内心的愤怒已经变成了惊恐和疑惑,明明对方只是一个综合评价五度的学生,怎么会如此厉害,而且出手如此狠辣?

daocaorenshuwu.com

杨冬青则看都没看哈迪,抽身而退之后掉头就跑,此刻他感觉全身发软,心跳过快,脚下都像踩着棉花。这场突如其来的打斗总共没超过半分钟,但消耗的体力比跟雕塑对打一个小时都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杨冬青到达居住的小区外时,已经超过八点了,这时他的情绪才算是稍微稳定了一点儿。他并没有马上进入小区,而是在路边坐了下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嘶~”杨冬青只觉脸上火辣辣的,挨了哈迪一拳,到现在他才感觉到,而且头顶也有些疼。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伸手摸了摸脸,都有些烫手,不用问已经肿了。接着他又摸了一下头顶,感觉有些粘,一看发现手上沾了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是没全躲过去!”杨冬青知道,这肯定是对方偷袭留下的,自己蹲身虽然快,但还是被擦破了头皮。只不过当时那种情况,这点儿小伤他根本没感觉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三个人就是大彪派来的吧,我刚才是不是打死人了?警察会不会找上门来……”杨冬青的脑子里纷繁杂乱,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实战,担心和后怕是难免的,不过在他内心,却隐隐有些激动和兴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坐了好久,杨冬青的气息喘匀了,这才站起来,扭头回家。 www.daocaorenshuwu.com

“扬子!”刚进入小区,杨冬青就听到一声招呼,一抬头就见哈德森快步走了过来。

稻草人书屋

“扬子你怎么了?是不是被何军找的人打了?”来到近前,哈德森被杨冬青的样子吓了一跳,赶忙问道。

daocaorenshuwu.com

杨冬青摇了摇头,说:“跟两个小混混起了冲突,没事儿!你怎么来了?”他不想把刚才的事儿说出,于是反问哈德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昨天给你打了一天电话都没人接,我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你!对了,接到我给你发的消息了吗?”哈德森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了!何军找了叫大彪的!”杨冬青点点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行了,知道你没事儿就好!你再在家忍几天,等下星期何军走了应该就没什么事儿了……不过你这脾气得改改了,怎么又跟人打架!不知道身体还没好吗……”

稻草人书屋

“等会儿!”杨冬青拦住哈德森,问:“何军离开?怎么回事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今天班里刚宣布的,最后一次月考的前二十名去大凌星特训,据说是因为今年十大选拔考试提前,可能会提高身体素质标准……说起来真气人,这次特训本来有你的,你正好是第二十名,不过因为身体不好,被何军顶替了,他是第二十一名!”哈德森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杨冬青,他知道杨冬青生性好强,就怕他受不了刺激暴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冬青并没有暴怒,只是脸色阴沉得可怕。他总算知道了何军与他冲突的原因:“原来我挡了他的路,那天他才故意找茬……想必上生物实验课的那天他就知道了成绩排名,也知道有大凌星特训这回事儿!” www.daocaorenshuwu.com

“扬子,你没事吧?”哈德森小心地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没事儿,谢谢你哈德森!”杨冬青拍了拍哈德森的肩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稻草人书屋

“呼~”哈德森松了口气,别管杨冬青心里怎么想的,只要他别被怒火冲昏了头去学校闹事就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随后,哈德森咧嘴笑了笑,说:“这几天你就在家安心休息,我先回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回去吧,路上小心!”杨冬青点点头。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还用小心,看我这体型,谁敢打劫我啊!”哈德森打了个哈哈,摆了摆手,转身小跑着出了小区。 稻草人书屋

杨冬青看着哈德森的背影,心中感动。明知可能会碰到大彪的人还过来看自己,以他胆小怕事的性格,真需要很大的勇气。而且今晚还耽误了打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直到哈德森的背影消失,杨冬青才转身往家走。在回身的刹那,他的脸上充满了怒火……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回到家,杨冬青第一件事儿就是拿出池水喝了下去。今天他战胜雕塑,终于把池水装入了瓶子。现在正好用来恢复体力和治疗伤势。 稻草人书屋

喝完池水,杨冬青感觉全身舒畅,这才坐在写字台前思考今晚发生的事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武馆关门,借钱是不可能了,而且馆主还住着院,他都不好意思要这个月的工资。至于今天那三个人,他现在到想开了,警察找来也不怕,自己属于正当防卫,再说他们八成也不会报警。最后就是哈德森带来的消息,何军挤掉了自己的特训名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拿走属于我的东西,没那么容易!”杨冬青猛地攥了攥拳头,然后精神集中,进入了种子空间……

稻草人书屋

与此同时,在昆特兰西区的一家小医院内,身高接近两米的大彪沉着脸坐在走廊的凳子上,他身边还坐着一个二十多岁,长相斯文,带着金丝眼镜的青年。这两人周围站着二十多个小弟,一个个神情肃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谁都知道老大的心情非常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