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倒塌一大笔钱

就在电话挂断后不久,警察进入了珍馐食府,当着众人把何家父子带走。 www.daocaorenshuwu.com

珍馐食府的工作人员一片哗然,纷纷打听出了什么事,再也没有人能安心工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久之后,消息传出,何家父子买凶杀人。整个珍馐食府都乱套了,有心人立刻着手,为自己将来准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夜之间何家颠覆,何运通花钱找关系都没有时间。其实就算找了也没用,那个电话就是最有利的证据,再加上汇款,以及鬼眼被催眠后的证词,可谓铁证如山。甚至连他多年前起家时用过的黑手段都被翻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些在公职部门工作多年的人一看就明白,这是有人铁了心要办何家呢。那些何运通多年维持下来的关系一看这种情形,谁也不敢伸手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何运通也感觉到了问题,知道有人借着杨冬青的事儿要搞死自己,否则不可能把以前的事儿都翻出来。为了保住儿子,他揽下了所有罪名,毕竟儿子还有考上军校的希望。

稻草人书屋

但令他想不到的是,当何军回到家的时候,等着何军的是一堆烂摊子。珍馐食府的高级人员走的走,散的散,已经没什么人了。

daocaorenshuwu.com

他就是一个富二代,虽然平日里耳听目染懂得一些,但遇到这种情况也彻底懵圈,束手无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时候,蓝飞这个债主上门,还带着沐欣然和周子落老爹,一下子把何军逼上了绝路。他手里根本就没有五千万,怎么还赌债。

稻草人书屋

最后沐欣然告诉他,可以把珍馐食府的总店和分店变卖,他们可以五千万收购。 daocaorenshuwu.com

何军当然不愿意,珍馐食府几家店加在一起价值一个亿,花五千万就想收购,简直就是抢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蓝飞三人也不着急,开始给何军仔细分析。以前的珍馐食府是价值一个亿,但现在呢。你们还有高级厨师吗,还有高级管理人才吗,就连珍馐食府这块牌子也不值钱了,所剩的就是几栋空楼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军扯着脖子大喊:“就算是空楼,价值也不止五千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三人也没逼他,让他冷静一下想想清楚,如果欠账不还,一周之内蓝家是可以申请拍卖何家资产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人走了以后,何军开始四处找人,准备出售珍馐食府。他不可能五千万卖掉,那样的话他手里一联邦币也剩不下。他服用了禁药,身体虚弱,没有钱购买中级基因药剂,根本考不上联邦十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接下来的现实社会又兜头给了何军一盆冷水,没有人愿意出高于五千万的价格。那怕他最后找到黑龙,说只要六千万就卖,黑龙也没帮他。 稻草人书屋

深更半夜,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何军濒临崩溃,坐在屋中嚎啕大哭,心中第一次生出了悔意。当初要是没有与杨冬青的冲突,何至落到如此地步。但紧跟着,那股悔意就被滔天的恨所取代。沐欣然,蓝家,周家,杨冬青,黑龙,腾飞高中,十大院校,甚至整个联邦……他恨所有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终,珍馐食府还是被三家瓜分了。而何军再也没有出现过,连学校也再没去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昆特兰市警察局内,何运通仿佛苍老了几十岁,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都被抽走了似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刘长生,嘶哑着声音问道:“刘局长,我已经没有出去的希望了。你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到底是谁要对付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刘长生沉吟了一下,淡淡道:“你得罪的人,只有一个杨冬青……他比你们何家有价值多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着,刘长生起身,拍了拍何运通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

稻草人书屋

何运通僵坐在椅上,喃喃自语:“他身后的超级高手,果然还是因为他身后的超级高手……”

www.daocaorenshuwu.com

何家破产,珍馐食府轰然倒塌,在昆特兰市并没有引起太多影响,大多数市民对高档饭店并不关注,知道了也是惊讶一下,当做茶余饭后的话题,一两天就淡忘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冬青是在三天后知道的,不是莫小宁没通知他。而是他一直在空间练功,刚刚感受到了震动频率,他得推敲揣摩,如何简化动作,好做到行走坐卧都能养气。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三天成效斐然,在刻意的锻炼下,他的意念控制成熟了不少。根据他的估计,什么时候能够做到意念松紧由心,他就能时时刻刻养气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离开空间,杨冬青第一时间就给莫小宁回了电话,手机上有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她的。然后他就知道了何家的事儿。 daocaorenshuwu.com

“谢谢,麻烦你和刘局长了!”听莫小宁说完之后,杨冬青诚心道谢。如果没有刘局长出手,即便他有何家刺杀他的证据,也无法搬到对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客气,这三天你干什么去了,一直都没接电话?”莫小宁问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在练功,手机一直静音,不好意思!”杨冬青回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可真行,练功三天连饭都不吃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冬青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总不能说我有池水扛着吧。稍微一顿,杨冬青赶忙扯开话题,问道:“对了,那天的杀手很奇怪,他盯着我,喊我的名字时,我竟然有些迷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