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替身情人白月光

时间回到洛九江表演的现场。

四位导师都对洛九江的表演赞不绝口。

一般来说,普通选手表演完毕后,导师总是会对于其中的弱项和缺点给予中肯的点评指导,帮助选手们更进一步。

然而即使节目组请来了著名的越剧大家宋文鹤来负责华夏风这一块,但洛九江表演出的口技内容也依旧有些超纲。

——这也是华夏风的综艺选拔难做的原因。毕竟普通的练习生选拔,或者歌曲综艺,导师分成跳舞、唱歌、rap几个部分就行了。

然而华夏风不行。

毕竟,华夏是个特别古老,特别宏大,特别精深的文化宝库。

节目组或许能请来古琴大家、越剧大家、文玩大家……可他们照样没法从专业角度来点评耍傀儡戏的。

但即使如此,真正出神入化的技艺,就是能让外行也为之折服。

四位导师都对洛九江下发了导师券。

他们在这件事上异口同声地一致:我或许不能在这方面给出你专业的指导,但我被你的表演征服了,导师券是给你的认可。

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所有人都认为,洛九江名副其实。

…………

而在同一时间,位于现场后台,正在备场的许凉安侧耳倾听一墙之隔透过来的重重声浪,硬是把自己紧张的双手发凉。

那个沈清江,他究竟表演了什么啊?

许凉安此时满腹疑惑,心里飞快地温习了自己之前拿到的资料一遍,却始终百思不得其解,反而让迷惑滋生得更大了些。

沈清江,中影音乐系,专业是笛子……一个学笛子的人能搞出什么花样,笛子还是用嘴吹的,也不能一边吹笛子一边唱歌,武打的话可能只能踢踢腿,所以应该是个很乏味的表演啊。

可为什么外面的观众都在尖叫?!

许凉安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只吃到了满嘴唇膏的化学用品甜味。他更烦躁了,用力攥了攥自己的衣领,第一次觉得这身汉服层层叠叠,真得是太厚了。

把他生生闷出了一头的热汗。

洛九江在场上逗留的时间,明显比前面的人停留的时间都要长。当表演结束,洛九江终于下台,催台妹子过来嘱咐许凉安时,纠正看到对方紧抿着嘴唇,额头上是粉都盖不住的一粒粒热汗。

催台妹子愣了一下。

“选手准备上台……不用太紧张啊。”后面那句话明显是后来新加上的。

许凉安勉强冲她笑了一下。他曾经咬着铅笔练习过最完美的笑容,然而这回却笑得不好,脸上分明露出了一点焦虑的苦相。

对于15号的上场,主持就像是之前商量的那样,如许凉安所知的一般,给出了“华夏风第一人”,“当红网络歌手”,“华夏风唱作人”等美称。

根据许凉安的预料,自己的粉丝这回到场的不少。而且网站一哥景洲洲洲的粉丝也有人到场,他们两个互相暖场给过广告,所以按理来说,应该有些同舟共济的情分才是。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主持人报幕之后,观众的鼓掌声就偏于客套礼貌,仿佛很敷衍地拍了两三下手。

只有许凉安的粉丝在观众中举起了一个小小的牌子,那一角格外热烈的掌声,此时反而显得特别突兀。

倘若他这时候能看到直播间的弹幕,想必心里就会有个清晰的判断了。

-“刚刚那个报幕……我没听错吧?”

-“华夏风第一人,我觉得你是没听错。”

-“哇塞,你们看这个面又长又宽,就像这个脸它又大又圆”

-“我记得这个主播,还是唱见,华夏风圈的歌手来着?可歌手里他也不是第一位的啊,他直播间关注粉丝多少?就八十多万吧。”

许凉安的粉丝当然也在同时刷着这个直播,其中一部分理智的,在听到报幕后也不由得感到惭愧。

有人硬着头皮打圆场:-“许凉安是被节目组设计的报幕台词给坑了”

-“做过这行的告诉你们,一般这个报幕都是选手那边自己提交的,节目组就改改而已。”很快就有人现场追着回复。

无论如何,对于直播的弹幕评价,许凉安是没有办法立刻得知,只能在这期节目后再补了。

他现在已经开始表演他的节目,歌曲《难念的经》。

这本来是一首流传度非常高的老歌,知名度不亚于前面选手的《沧海一声笑》,而且技巧和难度方面也值得点评,同时作为电视剧片尾曲,更蕴含着些不一样的意义。

要是之前上场的人不是洛九江,只需要和弹古琴的选手比较,许凉安一定能从这一回的“华夏风选手”中脱颖而出,如他所愿鹤立鸡群。

然而他碰上了洛九江,他的位置还紧挨着洛九江。

就像他之前了解的那样,节目组把两个类型相同的人放得一前一后,如果差距太大,一个就势必给另一个垫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