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替身情人白月光(第2/3页)

只是没能像许凉安的如意算盘那样,这一回,打脸声是响起在他的脸皮上。

他唱的不能说不好,然而由于之前的紧张和慌乱,只能算是中规中矩的发挥。

其实他这个水平放在众多选手中算是中等,也挑不出什么格外大的错误来。

只是大家之前听过洛九江的口技表演,对于下一个节目的期待自然而然地就会加深。观众们对节目感受的爽感阈值已经变大,所以许凉安的表演就已经无法满足大家的需要。

在刚刚被宴请过一餐色香味俱全的满汉全席后,你硬逼着人家啃馒头咸菜,这滋味哪个受得了啊。

弹幕一连划过一串的失望。

-“真的,平淡,没劲儿,我要睡着了,真催眠。”

-“我记得这个主播之前水军疯狂发动,那架势简直比节目组水军都疯狂。结果现在看看呢?”

-“呵呵这个主播,天才唱作人,天籁之音小哥哥,一堆脑残粉丝捧臭脚。这次上节目前矫揉造作宣传的那个劲儿啊,刷的我都恶心了。”

-“我现在有什么感觉呢,就是吃完东坡肉以后,有人捏着我的鼻子,硬把涮碗水往我嘴里灌。”

许凉安额头上的汗没有褪下去,很快就又涨了一层。

他唱到歌曲高潮处时,发现观众依然没有被热情调动,只有自己的粉丝在尽力地加油——那场面格外突兀显眼,甚至比不加油还丢人。

心一慌之下,他不但整首歌曲感情都没有带入进去,而且还唱错了一个音。

虽然他很快就弥补了这个错误,观众们大多数也没有这么敏锐的鉴赏能力,然而许凉安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自己完了。

这可不是他平时在屏幕前主播。唱错了什么,可以用状态不好、嗓子疼、对不起走神了等理由糊弄过去。现在四位导师可都在那儿看着呢!

这种错误造成的不良后果,是短时间之内无法弥补的。

该死的,见鬼!他明明是期盼前面的14号高潮处唱错音,可为什么最后唱错的人会是自己?

果不其然,在歌唱结束后,suesue直接指出了这个问题:“你知不知道你唱错了一个地方。”

许凉安硬着头皮说:“是,我知道。”

“这个地方在歌曲最高潮的部分,这可是一个非常致命的错误,同时也说明你全程感情都没有投入进去,所以你完全没有融进你的歌里。”

suesue一点情面都没有给他留:“我感觉这首歌你不太熟悉,你练习过很多次吗?”

“练习过很多次,今天就是太紧张……”许凉安低声解释道。

自从出名之后,他一直坐拥几十万的粉丝,有点什么事都有粉丝嘘寒问暖,始终被人哄着捧着,没事围脖上发个早安,都会迅速得到几百条留言的回应。

假如有什么事他看不顺眼,发表意见后还会得到许多人的声援。

曾经有个小主播跟他不太对付,对方也是华夏风歌圈里的人,他随随便便把对方拎出来掐了一下,粉丝就在评论区中留言、骂人、刷表情包,一直骂到那人退圈。

在他自己的领域里,许凉安始终被众星捧月,简直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

所以这种难堪的场面,他真的是很久没有遇到过了。

他赶上网络时代的浪潮,年少成名,早已经忘了如何应对这种场面。

许凉安失去了面对批评的平常心,因此听到这样毫不遮掩的评价,一时之间连眼圈都泛起了一点激动的红。

suesue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看了许凉安这个样子,也就皱眉不再说话了。

她只是立场鲜明地说:“我这里可能没有(这个选手的)位置。”

她不愿意给许凉安发导师券,剩下的几位导师显然也有类似的顾虑。寒千岭第二个表明了立场。

他客气地说:“我可能需要一个,更愿意虚心接受批评的追梦人。”

程立轩打圆场说:“我认为选手的嗓音条件还是很优秀的,这个选手穿着汉服,那应该是有心向宋老师的……”

越剧大家宋文鹤无奈地一笑,温声细语地说:“我是唱剧的,对于这种现代流行音乐,也说不上非常了解。”

弹幕已经哈哈哈哈一片。

-“实力嫌弃!”

-“震惊!四位大佬竟然在线踢皮球,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在线围观四人轮流推锅:这是你的锅!不,是你的!”

导师们下发邀请导师券的过程,也是节目组制作的看点之一。所以这种“嫌弃”和“推锅”,自然也是趣味中的一部分。

然而对于许凉安来说,那就完全没有趣味可言了。

最终几轮推锅之后,许凉安接到了宋文鹤下发的导师券。他紧紧地握着那张纸,沙哑着声音说:“谢谢老师。”

而在回到后台,节目结束之后,许凉安就第一时间去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