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替身情人白月光

把时间线往前拨一拨,在寒千岭向洛九江表明心意的当天下午,洛九江曾经赠给寒千岭一个小巧的优盘。

通体银色,毫无花纹,极简风,不累赘。系统出品,人人看了都说好。

优盘不值什么钱,也不起眼,丢到地上恐怕都没人特意弯腰捡。然而里面的内容可是价值千金——就邵阑公司股份蒸发的结果来看,恐怕邵阑宁可用真的一千金来买这只优盘,也绝不想让它流传出去。

此前系统已经把邵阑公司的数据打包完毕,洛九江不太会看那些数据,但系统是会的。在洛九江查阅数据的时候,系统甚至还贴心地加以解释。

于是洛九江就知道,邵阑公司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旗下艺人的阴阳合同早就是娱乐圈里玩遍的手段,这没什么好说,偷税漏税当然也无可避免。但最致命的一个问题在于……

邵阑在借公司洗钱。

据系统的数据显示,邵阑最开始先是为别人洗账,后来自己就和另一边接上了头,自告奋勇地来做这笔生意。

难怪他前世囚禁沈清江有恃无恐,生生把一个大活人扣在别墅里关到死。这可不是单纯金钱能做到的,还跟他的生意类型有点关系。

洛九江朝系统要来了几份致命的数据,然后当着寒千岭的面,手往兜里一插,再拿出来时已经捏了个小小的优盘。

他要做事,系统是拦不住他的,洛九江一句话交代下来,系统就只能无力地如同被蹂躏的少女一样交出优盘。

但5555还是忍不住劝他:[宿主,以你的身份,要拿到这个东西不容易的。]

[我被关押在别墅期间拿到的。]洛九江漫不经心地编理由。

系统:[宿主觉得白月光是傻吗?]

[他不傻,可他永远不会怀疑我。]洛九江笃定地说,[我和你赌,这份数据的来历,他甚至都不会过问。]

系统:[……]

系统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自己宿主的这一份蜜汁自信。

然而让它数据流都有点紊乱的是,白月光同志竟然确实表现的和洛九江预料的一样。

寒千岭感觉指尖碰到了一份硬物,低头去看时,优盘已经落到他的掌心。洛九江对他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轻声说:“回去打开看。”

于是寒千岭便心领神会,心照不宣,把优盘随手放进自己的口袋,然后二话不说继续按着洛九江的手嘘寒问暖。

他真的一句都没有问。

系统:[……]

系统见了这一幕有点傻眼,它小声嘟囔:[宿主您还是太乐观了吧,里面的数据还是太惊人了,白月光在看到具体内容时必然会问啊。]

要不然,拿着这份数据去搞邵阑,却打了一个空。别说能不能弄死邵阑的问题,寒千岭自己面子上也不好看啊。

然而寒千岭真的从始到终都没有过问。

而据系统监控的动态表明,寒千岭已经拿着那个优盘开始用了。

系统:[……]

服了服了,不懂你们修仙大佬谈恋爱。

然后,那只小巧低调的优盘,终于成了今天邵阑被当众查账的根源。

他脸色严肃地站在财务室外,装修高端大气又舒适的财务室再也不是公司里秘密的乐土。

那扇厚重的红木房门被外人打开,然后穿着制服的官方人员打开了电脑。

公司里的财务强撑着不露出异样,把账目一个个调动出来,并且打开档案柜取出他们点名要的合同。

在查账的人里,为首的中年人喜怒不显于色。他生了一双弯弯的眯眯眼,两颊削薄,显得格外不近人情而精明。

在看到邵阑堂堂老总都在财务室外晾着,他甚至还笑着打了一句圆场,让人拿凳子来给邵阑坐,还让邵阑的秘书有点眼色,自己端茶给老板喝。

他反客为主的态度看得邵阑一阵心凉。

邵阑不想坐,他不但不想坐,而且也不想喝茶。一看到对方那不动声色的微笑,他嘴角的燎泡就火辣辣地疼。

秘书给邵阑拖来了一张滑轮椅。就在邵阑即将落座的那一刻,中年人突然问了一个问题:“12月24日下午5点的这笔账是怎么回事?”

此时距离他摸到账本时间还不够五分钟。

神仙都不可能这么快地从一堆错综复杂,精心制作掩盖过的账目上一眼看到最精准的死穴。他能说出这句话,只意味着提前得到了消息。

这几乎就是把“我有备而来,特意过来搞你”几个字写在了脸上。

邵阑的屁股刚刚落到一半,两个膝盖还滑稽地弯着,臀部的布料才碰到滑轮椅的边儿。然而在听到这句话后,他整个人都保持着这个高难度地动作,彻底地僵住了。

财务的表情已经非常精彩。

事到如今,虽然中年人还没有继续往下排查,挨个地挑出邵阑的假账,但所有人都知道,结果已经注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