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止血散,初次炼药

“小妤,怎么了?”许阳奇怪地问妹妹,“你盯着哥看了半个时辰,难道不累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许妤保持着双手托腮的姿势,仔仔细细地盯着许阳看个不停,让后者心里发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在好奇,哥哥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许妤终于开口了,她站起来,蹦蹦跳跳地来到许阳身旁,“小妤好高兴,这样的话,一个月之后,哥哥参加家族大比,一定能震惊全场,回归家族指日可待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阳微微一笑,摇头不说话。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对于那个没有一丝人情味,排挤他的许氏,抵触感觉非常强烈,根本就不想回归许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不过许妤的殷切期盼,和死去许阳的执念,让他决定参加一月之后的家族大比。就当是完成死去许阳的遗愿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而且,许阳也很想看看,在家族大比中技压全场,最后飘然而去宣布脱离许氏,那时候许家上上下下所有人的表情,会是什么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惜,买回来的布匹成了破布条。”许妤想到这里就生气,“这下子就没办法给哥哥做衣裳了,只能等明天……”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小妤,我现在穿的衣服就很好。”许阳抚摸了一下略显破旧的衣衫,这一针一线都是妹妹许妤小手缝出来的,穿起来又一股别样的温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衣裳都穿了两年,早就不合身了。”许妤嘟着嘴说,“而且现在,又脏又破……哥哥你回头脱下来,小妤给你浆洗缝补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阳答应一声,心中涌起一股暖流。 www.daocaorenshuwu.com

“哥哥,你准备那么多柴禾做什么?”看到许阳堆在院子里,小山一般的柴薪,许妤睁大乌溜溜的眼珠,好奇问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炼药。”许阳一边忙碌地将柴禾堆积在药鼎底座下,一边简洁地回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炼药!哥哥你是丹师吗?”许妤惊讶地说道,在她的心目中,丹师那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和自己没有半分交集的。 daocaorenshuwu.com

“我现在只能炼制一些凡药,准备拿去出售,也算是一条生财之道。”许阳解释道,“至于炼制真正的灵丹,我至少要突破玄士的境界才有把握。” daocaorenshuwu.com

许妤愣了一会,消化掉这个惊人的讯息之后,连忙跑过来帮忙。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许阳迅速生火,然后开启鼎盖。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可惜我现在还没有火极玄力,靠着凡火炼药,火候很难掌握,也就能制作凡药罢了。”许阳心里有些惋惜,不过手脚动作丝毫不慢,待到鼎身热度足够,他轻轻将一株生长着枯萎白花的药材投入鼎中,然后加大柴火力度,合上鼎盖,熬炼其中的药力。

稻草人书屋

白蒲、首辛草、天麻草……一样样药材,被许阳从布药口投入鼎中,进行熬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哥哥,你这是炼制什么丹药啊?”许妤小脸被烟灰熏得微微发黑,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止血散,一种散药,可以快速止血。”在心里默数的许阳,分心回答道。来到这黄金时代,许阳曾经观察过,止血类的凡药很少见,而且效果不佳。后世对于凡药的开发,比这黄金时代要完善得多,这种止血散可以在两个呼吸的时间止血,一炷香结痂,效用堪称神妙,即使和一些入品灵丹相比,在止血疗伤方面都不遑多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阳默默数到一千,随即减小了火力,慢火熬炼。

daocaorenshuwu.com

“炼好了吗?”许妤已经按捺不出好奇,她想看看哥哥第一次炼的药是什么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阳微微一笑,将鼎盖开启。一股微微辛辣的味道随着蒸汽飘拂出来,扒拉着鼎身,探头探脑的许妤一下子被熏得连打好几个喷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么辣,是止血散吗?”许妤好容易停止打喷嚏,质疑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许阳低头看了看,药鼎底部,有一层细沙一般的红色药散,还有几茎药材残渣。他心中一定,这止血散已经炼制成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中加入了首辛草,是为了杀菌,免得伤口发炎溃烂。”许阳解释道,也不管许妤有没有听懂,便打开了鼎侧的布药口,用小勺将新炼成的止血散扒拉出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许妤在一旁,将许多张黄纸裁剪成块,一张张递了过来。许阳接过纸页,一副副地将止血散包起。 www.daocaorenshuwu.com

凡药不像灵丹那么珍稀,一炉只出几粒。许阳这次炼制的止血散,足足包了一百多副,按照每副药一枚苍狼币的价格,这些药能卖出一百多苍狼币,而本钱,也只是一些凡药罢了,连一枚苍狼币都不到。

daocaorenshuwu.com

“果真是生财之道,要再去千宝阁一趟了。”许阳吐了口气,用包袱将一百多副药装好,摸了摸一旁许妤的脑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天色不早,小妤睡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街之隔的许家本宅,其中一座偏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正飞一脸枯败地躺在床上,屋中有三人,分别是许正吒,以及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年男子一脸愤怒地盯着许正吒:“正吒,你说飞儿的伤,就是那个孽种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