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小恶鬼

“呃!!!呜呃!!!!呜呃!!!!!”幽冷的月光照在这个本该是祥和的村庄中,但是那些因为没有分到血肉而行动迟缓的丧尸们却发出了一声声被卡着喉咙的叫声,它们不停的在村庄附近游荡,试图寻找一些可能路过这里的人类,使得这个村庄更加阴森恐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的饥饿感越来越强了,不过他知道,如果今晚不离开这里的话,从僵尸村子里逃出去的黛馨儿和那几个扈从肯定会禀报相应城镇之中的神职者教堂,第二天这些那些神职者就会用来净化这个已经被巫师下了诅咒的村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必须离开这里,否则必死无疑。”沦为丧尸的伊森凡还很有头脑,他绝不会再这里等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伊森凡是由巫术复活过来的,他现在也是非常畏惧神职的净化之术,那些神职者也会将他这种非正常生命体给铲除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部分黑暗生物是畏惧阳光的,拥有热量的光芒会将它们那带有诅咒的身体给腐蚀。而现在,沦落的伊森凡也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伊森凡连夜脱离了群尸后,朝着村外走去,他记得和黛馨儿走进村子的时候,半山路上还有一个废弃的房屋,躲进那里的话或许能够逃过一劫。

稻草人书屋

伊森凡现在身体非常的沉重,跑步这种运动他是办不到了,只能艰难的迈着沉重的步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终于,在曙光来临之前他到达了那个破损的房子之中,特意寻找有没有阴暗的地下室,所幸在屋子倒塌的左下角发现了一个地下拉环,于是费力的将门给拉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死后又重新复活后,伊森凡的身体变得很僵硬,要想重新想以前那么灵活,恐怕还需要经过巫术对自己身体进行多次淬炼。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伊森凡关上了地下门,费劲的躲到酒窖中,正在他松一口气的时候,耳边就传来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甚至还有一种冷风从他身边划过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伊森凡是普通的人类的话,肯定会吓了个半死。但是他可是自学了十年的巫术的巫师,甚至还阅读过整个国都的庞大书库,各种知识可是相当丰富。

稻草人书屋

现在这些时不时在他耳边叽里咕噜说话,总是在酒窖里发出一些奇怪的小声音的东西,正是那些阴魂不散的鬼魂。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种鬼魂在黑暗族中被称之为小鬼,是一种除了只能吓唬人和搞小破坏的事之外,不会对生命造成任何伤害的最低级亡魂生物,甚至比亡灵骷髅还要卑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小鬼的地方就说明这里阴气很重,伊森凡即使在为人类的时候,修炼了十年的巫术也使得他渐渐的习惯了这股阴冷的、寂静的阴冷气息。变成复活尸体之后,他对这股浓浓的阴气就更加狂热,好像闻着一位让人蠢蠢欲动的女子的芬芳! 稻草人书屋

“给我听着,不想在今天白天被净化掉的话,就给我立刻停止你们的恶搞,只要引来一个神职者或者牧师,我们就都得完蛋!”伊森凡知道这些低智商的小鬼们是最容易惹是生非的,为了自己的性命,伊森凡特意用自己高等黑暗生物的威严震慑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东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些小鬼们都是鬼魂,和伊森凡有所不同,它们没有肉体,虽然同样会被牧师和神职者净化掉,但是却根本不畏惧一个连摸都摸不到它们的黑暗生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咧着青绿色鬼脸的小鬼们并没有停止恶搞,依然不停的在这个废弃的房屋中飘荡着,发出叽里咕噜的声音,甚至有几个还想乘着天没亮的时候再去外面溜达一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哼哼,我可不想被你们这些蠢货害死。”伊森凡本来还想留下这些小东西的,毕竟是自己侵占了别人的地盘,不过它们根本没有危险的觉悟,为了不让这些蠢货将神职者引来,他打算消灭这些惹是生非的东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个地下酒窖因为长时间没有人打开,再加上在这里曾经发生了谋杀,所以阴气变得非常重,伊森凡现在只要使用巫术将这些阴气全部抽掉,那些需要靠这些这种阴暗气息呼吸的小鬼们就会顷刻间烟消云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淬炼死气就是将阴气的浓度提高,而反过来就是将这里阴气弄得稀薄,伊森凡是巫师,能够自己淬炼死气提供自己呼吸,而小鬼们却做不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特意爬出了地下室,将周围阴气全部驱散掉,很快,这里的阴气浓度就不足以让这些魂魄生存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些依依呀呀乱叫的小鬼们犹如无法呼吸的人类,到处乱撞着,没过多久就全部变成了一律残魂,然后被伊森凡吸进了身体里。 www.daocaorenshuwu.com

将这个废宅的所有小鬼都解决后,伊森凡就回到了那个地下酒窖之中,正想要打开地下室的拉门,忽然感觉有东西飘过,紧接着一滴血液滴在他脚下,可是当伊森凡四处观望的时候却什么也没发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眼看天边已经肚白,伊森凡以为是自己肩膀上的血液没有凝固滴落到地上,没有再多想,便打开了拉门顺着楼梯爬到了酒窖中,躲到了最阴凉的地方,忍着因为那种强烈的饥饿感觉,等待着难熬的白昼快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