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黛馨儿的梦魇

心事重重的黛馨儿乘着马车回到了术士学院,此时,她感觉到自己的心笼罩上了一层无法挥去的阴影,因为今天的所见所闻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姐,阿塔还是没有找到伊森凡少爷的遗体……”坐在马车内,右骑士用一种低沉的语气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黛馨儿有些迟钝的点了点头,但是忽然她的身体又轻轻的颤抖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占据了她的心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斐艾家族的丫头,愁眉苦脸的样子,莫不是遇到了什么灵异的事情?”守门的那个猥琐老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黛馨儿的马车外,正探着身子透过小窗子盯着黛馨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右骑士苦笑了起来,因为他这个天空骑士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个老者是什么时候接近马车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黛馨儿被那张老脸吓了一跳,急急忙忙的拉上了帘子,不想和那个老色鬼多说半句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丫头,你好像被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缠着了……”老色鬼的声音再次马车后面响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黛馨儿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了:伊森凡的尸体消失,在附近又出现了一个和他长得几乎完全一样的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用理会他!”黛馨儿忽然感到有些烦躁,催促车夫加速,希望快点回到自己房间,让自己冷静下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回到舒适的房间后,黛馨儿特意冲了个热水澡,没有半点心情练习自己的精神力,便躺在床上,早早的睡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牵梦索魂,挥之不去,如梦魇般,无限的恐惧,令人无法呼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阴森的夜晚,朦胧的冷月,嫣红的血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就算离开了他的鲜红的唇边,气息依然缭绕在身旁,低沉的音符在耳边呢喃,深邃的眼睛,总是出现在阴影的角落,犹如暗伏猎物一般,冷静的凝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粉色的蝙蝠从黑暗中划过,像一抹血迹溅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姐……小姐……”

稻草人书屋

“小姐,您怎么了,小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佣焦急的推着沉睡的黛馨儿。

daocaorenshuwu.com

黛馨儿脸色苍白,冷汗顺着她嫩嫩的脸颊滑落,沾湿了显得凌乱的头发,她的眉头紧缩,也在颤动,似乎正承受着最深的恐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终于,女佣的声音唤醒了处在梦魇状态的黛馨儿,黛馨儿重重的娇喘着,感觉到心脏剧烈的跳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姐,您没事吧?”女佣急忙拿来手绢,小心的为黛馨儿擦拭额头上的冷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黛馨儿从梦魇中醒来,已经是早上了,但是回想起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些诡秘画面,心中又升起一阵后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让车夫带我去神职教堂那里。”黛馨儿在女佣的服侍下穿上了精致的衣裳,似乎为了排解心中的那种莫名的恐惧,她打算到牧师教堂那里听一听圣颂祷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恢弘的充满着浓浓的神圣气息的神职教廷内,黛馨儿感觉到浑身舒畅,那些阴霾一扫而空,莫名的恐惧也完全消失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默默的祈祷了一个上午,黛馨儿才离开了神职教堂,回到了术士学院后,她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往小公主的住所走去,希望和她谈谈自己的心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你的女佣说,你昨晚做噩梦了?”小公主轻声询问道。此时这位少女的手掌上凝聚着许多晶莹的水珠,这些水珠上上下下,非常听话的缭绕在小公主白嫩嫩的手指间。

daocaorenshuwu.com

“嗯,睡姿的关系吧……你这里来客人了吗?”黛馨儿问道,会这样问是因为看到了公主的侍女正在收拾用过茶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早上的时候皇狮国的威廉来过。”小公主一边说话,一边专注的控制水珠运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难不成他对你有想法?”黛馨儿半开玩笑的说道,去了一趟神职教廷,黛馨儿也感觉轻松了许多,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心事重重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闲聊了几句而已,话说,他的条件也正好符合你心目中那个神秘人的标准,二十岁上下,学士身份,长相俊美。”小公主也和黛馨儿说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韵兰,你说世界上真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说道这个问题,黛馨儿心有沉了下去,用一种忧郁的语气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指得是那个救下你的人和伊森凡吗?”小公主问道。

稻草人书屋

黛馨儿点了点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为什么你不认为他们是同个人?”小公主又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黛馨儿迟疑了,好一会才带着几分忧伤的说道,“因为那个家伙已经死了,是我亲眼看着他下葬的,除非他复活过来,否则又怎么可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公主手上的水珠忽然掉落了下来,化成了一趟水,掉到了地板上…… 稻草人书屋

“看着他下葬?”小公主感到一阵莫名其妙,前阵子她还跟伊森凡交谈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黛馨儿点了点头,容易伤感的她眼眶很快湿润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公主更加疑惑了,看黛馨儿的样子,不像是因为赌气才说那个家伙死了,分明是真的为一个死去的人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