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拒绝威廉的女子

伊森凡可不管仆人的心情怎么忐忑,反正从今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伊森凡就觉得一阵莫名的畅快,甚至一醒来就给了小婀莉雅一个湿漉漉的恶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种场合很显然那是不适合带着小婀莉雅的,所以伊森凡将这个小家伙留在房间里,让她看好那些宝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也有自己的马车,在以前的时候,这辆马车比较陈旧罢了,不过现在斐艾家族的那几个老家伙也不能亏待了伊森凡这位第一学士,得知伊森凡的马车陈旧后,立刻就让人给伊森凡换了辆崭新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坐上新的马车,伊森凡反而感觉还没有原先那个马车坐得舒服。不过,驾车的阿拉丁却显出了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似乎觉得自己驾驭这样一辆马车,就变得更加神气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车驶过了热闹无比的贵族街区,穿过了特别装饰过的皇城大门,进入到了皇城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城内除非一些特定人物,都是不允许骑马或乘坐马车的,所以每个贵族的马车都停在了指定的地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下马车的时候,周围已经停放了许多华丽的马车了,不少王孙贵族也从马车上走下来,这些人们若是看见自己熟识的人,就会立刻带上那种优雅的笑容,然后结伴而行,继续往皇城深处走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原来是我们第一学士啊,哈哈,承恩仪式上可有你的名字啊。”伊森凡刚下马车,就有人笑着和他打招呼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伊森凡回过头去,很快就看见了一对穿着鲜艳的年轻男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拉利和璐卡,你们好啊,好久不见了。”伊森凡也笑着回应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对年轻男女是伊森凡早期认识的,男的拉力是年轻的子爵,刚刚代替了自己父亲的位置,出席这次的庆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叫璐卡的是这位子爵的女伴,同时也是一个和黛馨儿一样的术士。不同的是璐卡学习的是风术,而去年的风术表演,也是她作为主角。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伊森凡和拉利比较熟悉,以前斐艾家族那一片同龄人了虽然很多,但是这些小贵族们之间很容易就会形成自己的圈子。 稻草人书屋

拉利在小的时候比较孤僻,而地位尴尬的伊森凡同样,不是非常喜欢与那些人厮混,所以这两个独行孩子也算是犀心相应。 稻草人书屋

璐卡是伊森凡通过黛馨儿结实的,其实也不能算是结实,只不过是见过几次面,打了几个招呼罢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伊森凡虽然不经常出门,但是小八卦也知道一些,据说璐卡的世家是不太看好拉利这个子爵的,也不知拉利使得什么招数,就是让璐卡这位风术士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乎,拉利成为了落魄贵族们经常会提到的赞颂的典型有手段的男人,毕竟俘获了璐卡的芳心,他的地位就不再会仅停留在子爵这一层次上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说你们什么时候成婚呢,拖太久了,容易夜长梦多的。”伊森凡玩笑性质的和拉利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拉利也是哈哈一笑,目光有意的扫了一眼挽着他手臂的璐卡,然后对伊森凡说道:“还说我呢,以你的英俊潇洒……咦,怎么好像你一个人来的啊,你的女伴呢。” 稻草人书屋

拉利本来想夸赞一下伊森凡这个内敛的泡妞高手的,但是却发现这个家伙的女伴半天没有出现,这才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和西尔家族小姐有婚约的事是内幕消息,知道的人其实并不多,所以拉利觉得伊森凡没有带女伴很奇怪,毕竟在这种场合,十六岁以上的年轻男女们要是没有异伴的话,总是有些薄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说着话的时候,又有几辆马车停在了旁边,并且从马车内走出了几对年轻的男女。

www.daocaorenshuwu.com

而这几对年轻的男女之中,还有个是伊森凡的老相识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人看见伊森凡之后,眉头立刻皱起来,好像看见一只死苍蝇在自己头上飞来飞去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这个家伙目光掠过伊森凡腰上别的一把装饰佩剑的时候,脸上露出来一个玩味的笑容,于是迈开了步子朝着这里走了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你的夺冠可为我们学士府争光啊。”罗斯一副假惺惺的样子,先用这种看似友好的方式和伊森凡打招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看见罗斯,可未必就像看见苍蝇一样难受,而是感觉一个非常欠揍的家伙正在把自己的脸往自己臭哄哄的鞋底下挤。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哦?”伊森凡挑眉毛,然后很淡然的说道,“原来我还是学士府的人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句话没别的意思,就是讽刺那群无聊的学士府的家伙,伊森凡早已经打算单干了,也根本不在乎学士府现在究竟是乌烟瘴气还是已经整顿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说,伊森凡,听说你在术士学院的时候经常去训练室练剑,今天又特意佩戴上了一柄剑,难不成就是要洗刷去年的耻辱的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伊森凡那句话的意思后,罗斯就知道这个家伙压根就没把学士府放在眼里了,于是也不再假惺惺的说无用的话,直接进入讽刺和耻笑这个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