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我说得算

“整个芬之国,除了黛馨儿,应该没有哪个女人眼光会那么好吧,而且从这订婚的问题来看,这西尔小姐似乎比小馨儿还更有先见之明。”伊森凡摸了摸自己下巴,一边向西尔家族的那群人走去,一边思考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伊森凡……”人群之中,忽然响起了某个男子的高呼。而在这种场合之中敢高呼的人,要么就是举重若轻,不羁于世俗的大人物,要么就是不懂规矩的没见过世面的傻小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过高呼伊森凡的人却不属于前两者,而是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抓着伊森凡的列格。 daocaorenshuwu.com

列格穿过了人群一把就逮住了伊森凡,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道:“我妻子……我妻子忽然失踪了,今天一大早就没有见到我的妻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哦?”伊森凡挑起了眉毛,却没有表现出一副惊讶的样子,而是平缓的对列格说道:“没事,你妻子应该是最近收到诅咒的折磨,心中压抑,独自散心去了,相信很快她就会回到你身边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啊,你到底有没有找到多琦啊,我现在每天都担惊受怕的。”列格说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多琦我见到了,哦,她长漂亮了许多,我把她抓住后,你要是不介意她在安乐林的事,倒可以娶做你的妻子,好好照顾照顾,算是做做补偿。”伊森凡有口无心的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都……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她现在恨不得杀光我家所有的人……”列格一脸紧张的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尽管放心好了,今天你只要安安心心的做你的宫廷调酒师,至于你妻子的事,在晚宴之后你就会看见她安静的躺在房间的床铺上。”伊森凡拍了拍列格肩膀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没有骗我?”列格还是有些不放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伊森凡肯定的回答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列格现在着急其实也没什么用,早上的时候他已经听仆人说过,他的妻子一大早自己离开的,也正如伊森凡所说的,她自称是出去散散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你是去找星娅的吧。”列格似乎看出了伊森凡的意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恩,你的这个妹妹好像不简单啊。”伊森凡含蓄的说道。

稻草人书屋

列格扯了扯嘴角,然后小声的对伊森凡说道:“岂止是不简单,你知道吗,我父亲要进入她的院子,都还要事先通报一声,而且还可能被拒绝不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那要是我和她成婚了,我要上她的床,那是不是也要事先通报一声,然后再看她心情,决定我是睡走廊还是睡床铺。”伊森凡调侃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列格的表情有些怪异,心中暗骂伊森凡,举什么例子不好,举一个这样猥亵的例子,要是被星娅的那些女仆听到,估计会当着所有贵族的面把伊森凡给揍一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星娅不是你想的那样,总之你见了就知道了,她选中你,是你几世修来的福分。”列格带着伊森凡往前走。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选中我……好吧,我承认她的眼光独具,但是却不是我几世修来的福分,而是她几世积累下来的恶果。”伊森凡玩味的笑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眼光独具,选中一个吸血鬼。用这位血族的话来说就算:你再有魄力,只要是个女人,皮鞭、蜡烛、麻绳、镣铐等各种增进感情的必备道具辅助下,还不是照样驯得服服帖帖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列格若是知道伊森凡脑袋里那龌龊无比的念头,估计会一头撞死在墙上,因为在列格看来,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有人对星娅有这种想法。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咦,人好像不少啊。”带着伊森凡往西尔家族这个圈子走的时候,列格忽然发现周围人多了不少,而这些人列格也认识,好像都是学士府的那些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列格知道伊森凡和学士府的那些人有矛盾,特意看了一眼伊森凡,然后低声骂道:“这群愚蠢的家伙,难道他们的长辈没有警告过他们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倒也想看看我的未婚妻如何摆脱眼前这种情况的。”伊森凡停住了步伐,目光掠过了人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学士府的那些女子们早已经到星娅那里,非常含蓄的表达了挑衅之意了,而这些女人的男伴们似乎正好也在不远处聊天,此时都已经聚集到这里来,听说了那位西尔家族的奇女子在这里后,纷纷也凑过来,一睹芳容。

稻草人书屋

“这个气味有点熟悉啊?”伊森凡在人群中捕捉到了那独特的芬芳,当他稍稍靠近那里的时候,这股熟悉的气味更加强烈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让别人觉得自己聪明其实很简单,只要对他人所说的总是持否定态度,然后将属于自己杜撰的理论说出来,只要这个杜撰不是太荒唐,别人就会认为你有自己的思想,而所谓的有思想,是很容易与聪明混为一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位女子的叙述在人群中响起,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每个人都听得很清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是吗,那么这套聪明理论是不是属于你自己杜撰的呢?”茉蕾的声音也响起了,她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想让对方作茧自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