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斐艾家族的老祖宗

“他没有涉入到斐艾家族之中,而直知道他存在的人,其实也只有老斐艾。记得我跟你说过,老斐艾曾经离开过暮色十国吗?”菲琳继续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僵硬的点了点头,整个人还处在那种震撼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时候斐艾家族得罪了一个大人物,已经算是灭顶之灾了,斐艾的妻子也是在那时候离开人世的。当时老斐艾还年轻,老族长派他到我们湛之国来找格撒,希望这位老祖宗能够帮他们渡过难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斐艾到了湛之国之后,见到了我和格撒,格撒答应了老斐艾,帮他解决了斐艾家族的危机,老斐艾这才肯定了他们斐艾家族有这样这样一个保护神。”菲琳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么我们这么十年的时间,其实都是在这个四五百年的吸血鬼的庇佑下生活的?”伊森凡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菲琳摇了摇头,对伊森凡说道:“他只是帮助我逃脱,提供了一个让我可以安生的地方。我住进斐艾家族之后,只有老斐艾知道我的身份,当时还是敏感时期,我行动不方便只能呆在斐艾家族里,那四年时间是老斐艾在帮我寻找你的下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的确没有料到斐艾家族的老祖宗竟然是一个血族,如此的话,斐艾家族的确是可以在芬之国长存,别说其他家族撼动不了斐艾家族的地位,恐怕就连芬之国也办不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接近五百年的血族,或许只是听听这个时间倒不觉得什么,但一旦和一个国家的历史对比起来,的的确确非常恐怖,那可是看着一个国家兴衰灭亡的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而更恐怖的是,这么漫长的时间累加起来,那么那个血族的实力,很可能到达了一种人类根本无法到达的极限了,这种黑暗生物若是出现在人类世界,又有谁阻拦得了他的任何的行为,也难怪会成为黑暗世界的黑暗议员!

daocaorenshuwu.com

“那么姑姑,你和他之间……”伊森凡还是忍不住询问菲琳和这个黑暗大魔王的关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还在作为公主的时候,他和你父亲走得比较近,也结识了我,后来也通过你父亲,经常出现在我所在的场合,当时的他的确很有魅力,年轻,实力无人匹及,博学,无所不知,风趣,也很懂得女人的心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追求我,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我同意了。那时候我还是公主,和他的关系也都只停留在通过一些如寄信,带话,公众场合相见等渠道相接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起初我并不知道他的血族身份,直到我们第一次单独约会那次,他试图吸我的血,我才发现了他的真面目……”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菲琳淡淡的同伊森凡讲述过去的事情,这些事早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也是属于菲琳曾经的记忆,提及起来淡然的语气中还带了几分伤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么,他吸了你的血吗?”伊森凡问道。不知为何,血族似乎有一个小小的毛病,被别的血族吸过血的人,自己很难产生兴趣,就好像是一个已经有夫之妇的女人一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伊森凡不吸食菲琳的血液,但这不代表他不想尝一尝,若是菲琳的血液被其他血族尝过,血族的那种怪毛病会导致伊森凡非常生气,这种情绪是无法控制的,就好像无法控制对亲人的吸血欲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当时很紧张,你也知道血族有很多地方是可以让人迷失自我的……”说到这里的时候,菲琳忽然顿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怔了怔,菲琳不是故意吊自己胃口吧,这么关键的时候居然不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见伊森凡紧张的样子,菲琳忽然轻笑了起来,似乎已经知道血族这个怪毛病。 daocaorenshuwu.com

“姑姑不是故意停住不说,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而是因为让我们两都有些疑惑不解的人出现了。”菲琳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让我们两都疑惑不解的人?”伊森凡一阵莫名其妙,不过听菲琳这么说,估计那个五百年怪物没有得逞。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嗯,你的母亲,梦辰娜。”菲琳点了点头,美眸注视着伊森凡,继续说道,“我们单独见面是湛龙皇城后面的河边,他想要吸我血的时候,你的母亲好像散步一样从旁边走过,看见了我们,不过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那样走过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的出现也让我清醒了很多,为了摆脱那种奇怪的感觉,我特意追上了你的母亲,和她一起回到了皇城内。”

www.daocaorenshuwu.com

“刚才我就在想,当时我的听力就很好,更何况格撒也不可能警觉性那么差,你的母亲怎么可能在我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那里,那时候我感觉自己忽然解脱了一般,所以并没有多想,现在联想起来,的确有些蹊跷。”菲琳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人啊,高人!亏我小时候还经常把这位高人给惹哭了,罪孽深重,罪孽深重了。”伊森凡感叹了起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六岁以前的事伊森凡记忆再好也模糊了很多,不过听菲琳和他讲述过去的事情的时候,似乎自己小时候因为调皮捣蛋,不知道惹哭了梦辰娜多少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