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用他来顶替

断裂的大块的岗石和瓦砾凌乱的堆积在周围,半残的雕像依靠在这些石块之间,随时都会倒下的样子,不知名的爬虫在石缝和裂开的地板上钻来钻去,从某个已经被石块堆砌的角落内还发出一些奇怪难听的怪异的声音,又不知是什么生物将那里占据为自己的老窝,变成了这些荒野生物的乐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如此萧条凄冷,只是,伊森凡现在并没有多余的情绪去为这个湛龙大殿感慨什么,冷面男子可没有给伊森凡太多思考的时间,直接拽着他踏进了这个大殿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殿的外部一片荒凉,但是内部和显然是有人清理过了,地板还比较干净光滑,墙壁和立柱上都点燃了烛灯和魔法灯,能够大致的看清这个大殿的一个概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走进大殿之后,伊森凡就看到了很多身影在晃动了,当然大部分都是黑暗世界的人,不过伊森凡穿过这整个大殿的时候,看到的似乎只有血族和巫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伊森凡曾经听过婀莉雅对黑暗世界的大概描述。黑暗世界之中,由于巫师是堕落的人类,所以巫师殿在大部分情况下是独立与黑暗世界的,并且巫师殿的不少据点都设立在人类城市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血族在黑暗世界之中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种族,他们同样也经常会在人类社群中游走,毕竟不少血族都是人类演变的,对人类血液也有着很强的欲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巫师和血族是黑暗世界中,与人类联系比较紧密的两个种群,而这次所谓的黑暗世界与巫师殿的计划,似乎也仅仅只有这两个比较有代表性的种群出现。究竟这黑暗世界的策划仅仅是血族和巫师的阴谋,还是黑暗会议只派出这他们来完成,自己暗箱操控,就很难得知了。

daocaorenshuwu.com

殿内的血族和巫师都有来回走动的迹象,冷面男子并没有多做停留,径直走下君王与大臣商议国事的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座接近十米高的盘龙雕像相视着,中间被铺上了一块鲜红而巨大的地毯,地毯两边分别摆放着十把椅子,每把椅子后面都站着一个妖艳的年轻女子,手碰着一掌奇怪的魔法灯,完全相同的盘卷发,完全相同的裹胸和短裙的着装,十几个身材火辣的女子,尽管透着一股香艳气息,但是在这种庄严的场合之下,似乎很难对这些观赏品一般的女子升起什么太多的想法。

www.daocaorenshuwu.com

至少伊森凡看来是这样,此时他可没有心思去品位这十几位精挑细选过的黑暗女郎们,因为此时聚集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巨头级的人物,其中不少人的实力都很可能超过了婀莉雅,更是有可能出现黑暗议员的这种恐怖级别的魔头,而要在这样一个聚集场合中撒谎,伊森凡的确表示压力非常的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加普,你这是做什么?”两排座位已经出现了一共十人,巫师打扮的一共有四名,血族的话有四名,还有一些座椅是空着的,显然有些人并没有到场。

daocaorenshuwu.com

“这小子看到了傀儡被劫的过程,让他给你们这群蠢货们描述下来,看看是否能够判断出是谁劫持了傀儡。”冷面男子坐在了血族那排椅子的第三个位置,而这也表明,这个名叫加普的血族便是这次黑暗计划中血族的第三把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加普,傀儡被半路拦截下来,与我们巫师殿又有何干系,整个过程都是湛之国那些家伙在做的,他们没有保护好傀儡,又为什么要把事情推到我们的身上。”巫师第五个位置的中年巫师语气不善的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几个重要人物似乎都还不知道事情的发生,疑惑的看着加普,等待他的回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过加普冷冷的坐在那里,似乎并不想多说,只是指着伊森凡说道:“等所有人到齐了,那这个小子说一遍就知道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伊森凡只能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站在加普的身边,同时也从这些人的话中提取出有价值的信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但是,从这些家伙的话语来看,湛之国的人似乎也加入到了这场计划之中,并且他们似乎掌握了什么傀儡,傀儡是由他们护送到这里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围城市被巫师殿的人控制,地点选在了曾经的湛之国国土,又有湛之国的人与黑暗世界密谋,这个计划如此劳师动众,究竟是为了什么,这已经越来越让伊森凡摸不着头脑了,尤其是湛之国的人员的涉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言语冷淡的交谈过程中,又有一些人出现了,现象比较分明的是,巫师一般都是年纪比较大,并且披着一身颜色奇异的袍子的,而血族的位置大部分都是年轻的,最老的一个恐怕也不及那十名巫师中最年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表面上看,十名巫师很有长辈面对一群晚辈的样子,但事实上血族们的年龄要高于那一群老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巫师和血族的两位首要人物都已经出现了,巫师那边是一位带着奇怪的帽子的老者,整个人干瘦而又矮小,但是那张干枯的老脸的表情很淡然,眼神总是没有焦距一般,静静的坐在那里,甚至令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