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假菲琳

扭动着身躯,巨大的阴影在这片渐渐染红的大地上空游动着,这只庞然大物可以说几乎成为了每个黑暗生物和神职者的噩梦,许多正在激战的生命,都是被这个猛然坠落的庞大身躯给砸成肉酱,两大军团,除却那些领袖级别,一旦被暗蜈神盯上,那么他必死无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暗蜈神也是一个无比狡猾的生物,他能够感知到哪些实力强劲,而他偏偏就躲开这些强者,专门找那些实力在七级上下的下手,盯上一个就死一个,有时候甚至一口气杀死好几个,把这种杀戮当做了一种有趣的游戏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魂剑士一共一千名,不管如何气势如何,黑暗军团和神职教廷的实力也的确不容小觑,这追杀审判团的一千名龙魂剑士们在进入下半夜的杀戮的时候,数量已经减少到了一两百名了。 稻草人书屋

伊森凡对龙魂剑士的命令就是杀光所有审判团的神官,此时这片黑暗笼罩的平原上,已经很少能看到神职者了,同样的,龙魂剑士也接近全军覆没,可以说是两败俱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虎氏族的勇士们秉承了他们骁勇善战的特性,孤军深入到黑暗大军之中,破坏力惊人的他们,导致黑暗军团的巫师有一半以上都是他们杀死的,巫师殿的殿主早就对这些白虎族的战士们咬牙切齿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黑玄氏族的勇士和白虎族的骑士同样,已经散乱的在混乱的战场之中,很难确定他们的数量,但是放眼望去,这黑白分明的两大亡灵战士明显变得稀疏了很多,很显然这场从正午一直血杀到午夜的战斗也让他们不少同胞重新回归了大地,永远的沉睡下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深呼吸一口气,注视着城楼之下,这场战火已经从残骸之城南面的平原蔓延到了残害之城内,除却伊森凡所在的城楼和两边沾满了太阳鸟射手的城墙,已经化为了一片毁灭后的狼藉之地,众多尸体和亡灵倒在了面目全非的战场之中,血腥的味道弥漫了整块大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站立在城墙之上,目睹着两千名所向披靡的神职大军绝大部分倒在血泊之中,唯有一些实力强劲的神职者还在疲惫的做着抗争之外,整个残骸之城包括残骸之城南面的战场已经变为了一块人间地狱,不灭焚烧尸体的火焰,不断被冻结的土地,莫名喷起的血雾,如同鬼嚎一般的带着刺鼻腥味的呼啸狂风…… 稻草人书屋

一条橘红色的蛇头猛然的从空中掉落下来,美杜莎女王的身躯在地面上连续变化了好几次位置,顿时七八柄堪比巨岩一般的巨大的被光芒包裹的光剑从她之前移动的轨迹位置扎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轰轰~~~~~~~”七八柄巨大的从天空中坠落的光剑几乎都是贴着美杜莎女王的身体刺下,险些就直接将她的身躯给扎中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躲开了这恐怖的攻击后,美杜莎女王大口大口的喘气,此时的她头发橘红色满是蛇头的头发已经掉落了一般,原本女性的面孔此时却完全展露出了狰狞的蛇形,三角眼,蛇信子,两颗白色的毒牙暴露在空气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与审判长战斗,从天空打到地底,美杜莎女王体力已经消耗殆尽了,但是那个老家伙的神术仿佛施展不完一般,到了现在,她无比被动的闪躲审判长的攻击,就连想要脱身都有戏困难了,因为审判长也已经完全发疯了,誓要杀掉美杜莎女王,带着这个大魔头的头颅回去挽回一点自己的颜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目光注视着依然在与美杜莎女王厮杀的审判长,伊森凡眼神变得更加冰冷了,这个审判长的实力也的确是这里最强的,伊森凡已经多次让一些湛之国的高手偷袭这个老家伙,但是都没有成功,看来即使是暗蜈神也未必能够杀了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以收回你的那些亡灵了吧,你的杀戮之心应该已经得到满足了。”放眼望去,除却城楼这附近的不死鸟射手、通灵者以及神女守护者,其他地方已经没有多少活物了,狂风扑面而来的时候都可以闻到浓浓的血腥之味,而妾丝丝就这样站在这个恶魔的旁边,无数次劝阻伊森凡,但是伊森凡都无视了她的任何话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三百名神职者和一百多名黑暗世界的生物……”伊森凡漠然的说道。现在湛龙剑士、白虎骑士、黑玄勇士两千亡灵军也差不多全部丧生了,而当黎明渐渐到来之时,伊森凡已经感觉到自己身边的这些亡灵的气息越来越弱了,很显然即使众多力量叠加在一起维持的这个亡灵天下,也已经接近尾声了。

daocaorenshuwu.com

“你非要赶尽杀绝不成,那你为什么不连我也一起杀了,你的亡灵已经所剩无几,我的那些守护者却还有全部的战斗力,非要我命令他们冲上城楼吗!”妾丝丝胸脯起伏着,美丽的脸颊涨得通红,无比的愤怒。 daocaorenshuwu.com

伊森凡看了一眼恼羞成怒的妾丝丝,淡淡的说道:“你应该庆幸我的实力仅限于呼唤湛之国的亡灵,也仅仅只让这两千神职者陪葬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