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无法改变的刑罚

老念力师隆恩无奈之下,也只能登上教廷的石阶,缓慢的走向门萨教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念力师并没有使用飞行,那四千八百级台阶是他自己慢慢的走上去的,而随着他的跨近,他的眼神就变得更加苍然几分眼中带着几分伤感,好像是故地重游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站立在了高高耸立的立柱旁,用手轻轻抚摸着,老念力师似乎又想起什么,停止在那里很久,都是纹丝不动的样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请出示任何可以表明你拥有进入教廷的权力的物件。”守候在教廷硕大的凯旋门前的神职护卫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守护教廷凯旋门的神职者可并不是普通的神职战士,这支教廷护卫队伍可是绝对拥有和审判团不相上下的实力,只要有这些神职护卫在,任何一个有企图的人都休想潜入到教廷之中。 稻草人书屋

“哦……已经换人了,这个可以吧,但愿教廷还承认……”老隆恩这才回过神来,从自己的兜里取出了一个勋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勋章非常的小,显得有些陈旧,那名神职护卫将这个勋章接过来仔细检查的时候,脸上却表露出了几分惊骇和疑惑的神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罚副教主?”这名神职护卫自然会感到惊讶,因为天罚战团在教廷是一个非常神秘的机构,其中的制度这些神职者们也不是很了解,唯独知道这个天罚战团的领袖天罚教主是厄尔高,可是却从没有听说过天罚战团拥有副教主。

daocaorenshuwu.com

神职教廷中代表身份的一般是勋章和头盔,勋章的话,不同的教廷机构拥有不同的样式的勋章,而不同的彩绘或颜色则代表着其职位,这名神职护卫者会认为他是天罚副主教,是因为这是一个特殊的天罚勋章,而勋章内描绘的彩绘,完全是和其他副教主类似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就知道……没人记得了……”老隆恩无奈的摇了摇头,从这名神职守卫者的手上拿回了自己的勋章,也没有征得这些守卫者的同意,大步跨进了凯旋门之内,似乎神职守卫者的排查被他当做了一个对自己身份的考证,而自己是否要进入教廷,根本不需要这些人的同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名神职守卫者都是面面相觑,可是又不知道该不该拦下这个身份非常莫名其妙的人,最后只好派了一名神职守卫者跟在这个老者后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念力师隆恩似乎对这个复杂的教廷宫阙非常的熟悉,不需要刻意去寻找自己要走的路,每到一个地方都能找到一个偏门,甚至走得这条路线通往异端教所之后的那些需要权限才能够进入的宫殿时,连跟着他的神职守卫者都有些惊讶,原来还可以从这条路走,而且节省很多的时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请出示你的任何可以表明你拥有进入这里权限的物件。”依然是神职守卫者,与守在教廷大凯旋门前的有所不同,这里的神职守卫者的实力更强,因为这里是只有教廷真正核心人物才有资格进入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哦,又换人了……”老念力师隆恩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仔细撇了一眼左边的那个神职守卫者的时候,脸上忽然带起了笑容道:“哦,是德林吗,我是隆恩。”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名中年的神职守卫者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特意打量了一眼老念力师,表情有些疑惑,但是渐渐的露出惊讶的神色:“您……您是隆恩教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来你是我到教廷后第一个认出我的人,哈哈,你已经从一个羞涩的大小伙变成了一个成熟男人……”老隆恩忽然笑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被称之为德林的神职守卫者面露几分尴尬,开口说道:“您已经很久没有回到教廷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呵呵,若不是闵亚城让我孙女作为这次出席者,我恐怕也不会再到教廷来。德林,厄尔高在不在?”老隆恩问道。 稻草人书屋

“在,不过老人家最近脾气不太好……呃,如果您不知道的话,我可以小声的告诉您,天罚战团这次损失了有二十名,这二十名很可能是被那个大异端传送到了其他位面……”德林小声的说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哦?”老隆恩挑起了眉毛,他只听说是天罚战团将伊森凡给降服的,却不知道那个小吸血鬼竟然能耐达到让天罚战团的成员损失了五分之一。 www.daocaorenshuwu.com

说完这句话之后老隆恩便也跨进了那个后殿之中。这个后殿比起其他教所要明显冷清很多,甚至连几个打理宫殿日常杂物的信女都很少见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径直走到了后殿左侧的一个寝室,没有找到人后,又到后面的庭院看了看,而进入到庭院的时候,一眼便看见一个老者闷闷不乐的坐在安乐椅上,正在闭目养神的样子,在老者旁边还有几名穿着乳白色长袍的天罚成员,他们一丝不苟的站在旁边练习着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隆恩,你跨进教廷那一刻,我就闻到了你满身的闵亚城特有的臭气,顽固、傲慢、自负,睚眦必报……”厄尔高背着老隆恩,用一句奇怪的话语说道,说完之后这位天罚领袖便对周围的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