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火葬

“燃烧吧,净化心灵,净化灵魂的火焰!”异端教主平升起自己的双手,宽大的袖子随着吹拂而来的乱风瑟瑟作响着。

稻草人书屋

异端教主话音未落的时候,所有处在信仰广场的神职者们也同时用一种庄严的强调,高高的呼起:“燃烧吧,净化心灵,净化灵魂的火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神职者们话音落下的时候,所有的信徒们也发出了这个教义的声音,他们的目光凝视着那个被封印的大异端,高呼烧死那个恶魔的名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民心所向的声音仿佛拥有感染力一般,从门萨教所这高高的圣山席卷而下,蔓延到了门萨圣城内那些尊尊竖立的信仰居民们,随后又翻腾起了门萨圣城之外的那些无法进入圣城的信仰者,一时间,“净化恶魔,焚烧他的灵魂!”的声音传遍了整个门萨平原,轰隆之声传到了很远很远,似乎可以充斥整个大陆的上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见了吗,恶魔,你来到这快人类生存的大陆上,就是罪过,你应该永远呆在地狱里,人间不欢迎你。”异端教主高举的双手缓缓的放下,说出了这火葬前的最后一句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异端教主放下双手的时候,那些被扣留在门萨圣城的圣火术士们缓缓的从邢台之下走上,他们每个人穿着火红色的着装,头被帽子遮掩着,整个人就像一团火苗一般正在向伊森凡移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百名火术士,他们迈着轻缓的步伐,在两尊巨大的刑罚天使的雕像旁将伊森凡围成一个大圈,不需要任何的印染物质,这些火术士可以轻易的制造出持续一整天的火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与平常的火术士不同,这些尊受了教廷之命的圣火使者们,他们的火焰都将带有一些神圣的气息,这种火焰不仅会焚烧肉体,甚至还会对灵魂进行焚烧,是真正的灵魂火焰的酷刑,任何一个大恶魔都无法承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道炫丽的火焰猛然的窜上长空,在这旭日升起的时候显得更加耀眼夺目,瞬间点燃了那片青色的长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仿佛是魔法信号一般,这火焰点燃的那一刻,五百名火焰长袍的火术士高声吟唱了教廷要求他们吟唱的教义歌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些从火术士口中吟唱出的歌声仿佛拥有奇特的魔力,在声音缭绕在信仰广场上空的时候,人们渐渐的感觉到一股热浪正在缓缓的袭来,随着那些疯狂的信仰者不断的呐喊烧死那个恶魔,气氛变得越来越紧迫和躁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色的高台之上,白色胡须的穿着教皇大神袍的教皇眯着那小小的眼睛,迎着那晨光和渐渐升起的通红的火焰,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置身事外一般,一切都与这位地位超然的老者毫无关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主教是站在与教皇同一个位置的,这位门萨大主教看到那十字架下方圆百米的平坦的邢台石上渐渐铺满了炽热的红色火焰,嘴角只是微微扯动着,脸上的表情依然那样冷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迎着旭日的升起,处在最中央的神女守望台,身为门萨神女,妾丝丝在这个祈祷日,本应该像往年一样迎着日出在牧师们的歌颂之下跳一段唯美的舞蹈,但是,取而代之的是一场残酷的火焰的葬礼,身躯正在渐渐的被火焰吞噬的那个人,却是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关系的人。 稻草人书屋

依然是一袭面纱,遮挡住了她的模样,也遮住了她的表情,但是那双印着红色火焰的美丽的眸子,却渐渐的露出了几分不忍的神色,没有像往常那样心如止水的站在金色花瓣铺满的守望台,却不得不站在石阶下,以免自己的情绪波动被他人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簇簇嫣红的火焰燃烧在了邢台之上,不断的向上翻滚着,就像一大群龇牙咧嘴的红色的野兽,正在仰着头颅,试图一跃而起,一口将被悬锁在十字架上的伊森凡吞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此熊熊的烈火渐渐的将周围照得通红,高温度的热浪在从东面吹来的狂风之中开始扑向了信仰广场上的那些出席者和信仰者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信仰者们看来,这些火焰就像热情一样,他们呼起烧死那个恶魔的声音变得更加高涨,甚至渐渐的变得整齐,变得渐渐的有了节奏,就像高呼赞美门萨神女一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站在离伊森凡仅仅只有几十米的距离,披着同样红色长袍的黛馨儿却怔怔的站在那里,其他圣火术士已经不断的使用自己的精神力来焚烧这个恶魔,似乎越卖力,教廷就会越觉得他们与纵火攻击门萨神女的异端无关。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仰着头,黛馨儿透过那赤红色的火浪,能够清楚的看到伊森凡的那张脸庞,而双腿已经被火舌舔着的伊森凡,同样在注视着她,脸上露出的表情好像在宽慰她一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黛馨儿的睫毛是湿的,泪水刚刚滑落就会被那熊熊的火焰给蒸干,她不明白为什么伊森凡到了这个时候还用这种眼神这种表情注视着自己,难道不知道受火刑的是他自己,该得到宽慰的应该是他……